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二章:开战
    “万象……”

    再三被冒犯的长门忍不住就要出手,老头,面具人,猪笼草统统都是他攻击的目标。

    这几个家伙,在他的地盘,太过放肆了。

    “不要!”

    然而小南却出人意料的抓住了长门的手。

    她迎着长门怒火中带着不解质问的眼神,坚定的摇头。

    仿佛刚才被挟持的那个人,并不是她一样。

    “他有半藏的消息。”

    感知到宇智波信出现的那一刻,除了挟持小南,犬冢獠还在第一时间抛出了足够牵制长门的信息。

    现在这个时间段,没有什么对长门来说,比半藏更重要的了。

    作为最优先级的报仇,长门不得不听从小南的建议,停下了攻击的举动。

    相比于跟明显不怀好意的猪笼草他们合作,能从其他渠道获知半藏的消息,当然是首选。

    只是,这种受制于人,眼看外人在自己地盘撒野放肆,长门还是很不舒服。

    “可笑的小子,我可是……”

    雷霆炸裂,疾风贯到身前,面具人不闪不避,语带嘲讽。

    “有古怪,小心!”

    然则猪笼草迟来半步的警醒却让面具人的嘲讽无以为继。

    “嘭”

    绽放雷霆的拳头重重轰在了面具人的脸上。

    然后在下个瞬间,面具人身影一闪而逝,狼狈的再出现时,已经跟拉开了两人间的距离。

    “咔……”

    螺旋的面具碎裂开来,漏出了半张灰白还带着些许稚气的脸庞。

    漏出面具的半张脸上,最引人注意的,是那一颗缝合缝隙明显的眼睛,整个眼眶周围都是黑红,黑色的缝合缝隙在脸皮上尤为显眼。

    “你这个,该死的家伙!”

    嘴角挂着一缕血迹,宇智波信用饿狼一样的眼神盯着再度冲来的雷霆。

    刚才那一下,他吃到了一点小亏。

    只不过,自我催眠已经到了深信不疑地步的宇智波信,却将这点点无伤大雅的伤,看作是彻头彻尾的耻辱。

    堂堂忍界修罗,怎么可能被一个无名小卒伤到!

    这是耻辱,只能用敌人的鲜血洗刷!

    “小心一点,那家伙是木叶的雷霆犬冢獠!现在整个空间都充斥着一股奇异的力场,会对你的忍术形成干扰!”

    倒**在天花板上,没有半点出手援助意思的猪笼草,不但说破了犬冢獠的身份,还一口道破了先前宇智波信措手不及的根由。

    早在推断出凶手身份的时候,犬冢獠就已经有了应对的方法。

    否则他如何敢一个人独身闯入雨之国这个龙潭虎穴之中。

    空间忍术是厉害,但犬冢獠也不是吃素的。雷遁全开,电磁之力早已经充斥了这个金属的空间。

    到处都是钢铁建筑的雨忍村,某种意义上来说,同样也是犬冢獠的主场。

    只可惜,蓄谋已久的一击,只是让宇智波信受到了点轻伤,未能一击必杀,犬冢獠到底还是小觑了空间忍术的厉害。

    没有深入了解过空间忍术,不明其中道理,只凭猜测推演,犬冢獠没能做到一击夺命。

    然则这些现在都不重要了。

    干死宇智波信的方法还有很多,一次不行,继续就行了。

    “神罗天征!”

    突然爆发的斥力如同圆环,又似无形大手,悍然将所有人都罩了进去。

    阴暗昏沉的雨幕里,轰然一声巨响,作为雨忍村地标的高楼顶端忽然爆炸。

    突兀的声音引来无数目光齐齐注视,雨水浇灭不了的烟尘之中,有几道黑影从高楼中抛飞,向着大地坠落。

    还没等被巨大动静吸引了目光的人数清楚是几道黑影,半空中一道黑影亮起雷光,整个变成一团雷球,猛往另一团坠落的黑影撞了过去。

    下一刻,被雷霆作为目标的黑影凭空消失,再出现时已经到了远处,但还不等黑影停顿,凌空飞舞的雷霆已经再度冲了过来。

    黑影再度消失,雷霆复又再追。

    一时片刻之间,黑影连闪,雷霆盘旋,虽不见交手,却有窒息感从紧迫的追躲之间散发出来。

    闪烁的黑影,纵横的雷霆,牢牢吸引了目光。

    靡靡细雨如毛,串联成丝将天地之间切割。

    昏暗阴沉的云翳遮盖下,苍蓝的雷霆威武而暴虐,追着一道人影锲而不舍。

    然后,刚才爆发巨响的高楼顶端,又有三道人影一跃而下,化作弹丸冲了下来。

    继长门悍然出手之后,他的六道分身展开了追杀。

    “长门!”

    小南的语气带着焦急和责备。

    她不明白,明明已经说了,犬冢獠有关于半藏的消息,为什么长门还是会猝施辣手。

    “木叶的家伙,都该死!”

    咬牙切齿的声音带着无穷恨意,长门瞪大的眼睛泛起血丝。

    先有木叶忍者杀全家,后有团藏抓小南,坑弥彦。

    已经陷入中二偏激的长门,哪怕是自来也的弟子,可对于木叶的感官,现在仍旧是仇大于恩。

    自来也的教导,显然无法抹平长门心中,被木叶两度毁掉希望的仇恨。

    所以,半藏必须死,木叶的人也一样。

    看着长门逐渐狰狞起来的模样,小南沉默了。

    相比自来也的恩情,小南还是选择了重视伙伴。

    毕竟,弥彦已经不在了,她目前剩下的亲人,只有长门一个了。

    尽管因为弥彦的死,表面上两个人处于一种冷淡甚至对抗的情形,可实际上,内心里只剩下相依为命的彼此,小南比任何人都能体会长门的心情。

    恐怕这个时候,就算是自来也来了,长门也不会善罢甘休。

    而她,则会在关键时刻,选择帮亲不帮理。

    已经将半藏的信息作为筹码抛出,却还没能换来长门作壁上观,犬冢獠的计划又一次出现了意外的变故。

    可现在,他已经不想关心这些了。

    仇人就在眼前,当宇智波信用出空间忍术的那一刻,所有的推测都成为现实,害死犬冢琢磨的凶手已经确认,犬冢獠的血脉在喷张。

    就像汽油点着了火,除了干死宇智波信,其他事情都靠边站。

    如果长门一意孤行要插手,那就连他一起干。

    远没有成长到巅峰的长门,犬冢獠虽有几分忌惮,却还不到逼而退走的地步。

    他现在可是堂堂影级忍者!数遍天下,也不过双手之数罢了,又有什么好怕。

    意在寻仇的一战,因为长门的插手,很快演变成一场混斗。

    只有天道,修罗道,畜生道这三个分身的长门,对上雷遁大成,兼备速度与力量的犬冢獠,远远形不成压倒性的秒杀优势。

    中间还有宇智波信狂恼,无论是犬冢獠还是长门都疯狂攻击,一时间,靡靡雨幕彻底凌乱。

    犬冢獠的雷霆霸道,纵横天宇,扩散开来的磁力干扰着空间,所过之处,钢铁铸就的雨忍村房屋扭曲崩碎。

    天道操控引力与斥力,举手投足之间无人能够近身,大片大片建筑被连根拔起。

    相比霸道的犬冢獠,威风的六道分身,最不起眼的宇智波信也穿梭空间,所过之处犹如火神降临,将肆虐的火焰燃遍长空,连雨水都一起点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