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一章:好巧啊
    “啊——”

    冷幽幽的深夜,一声肝胆具丧的尖叫惊碎了这份艰难中困苦的休眠。

    “鬼,鬼啊!真的有鬼!”

    “走开,走开,快走开,滚开啊!”

    “鬼,鬼,鬼,鬼啊——”

    “不,我不想死,不要杀我,不要!”

    恐惧之下,人生百态在此上演,不知多少后悔,多少恐慌,多少疯癫。

    慌乱像潮水在蔓延,小小的火堆顷刻就被慌不择路的脚步踢散,踩灭。

    没有光明,失去了温暖,惊慌在泛滥。

    “跑,跑,快跑,跑……”

    最后一个还能行动的人慌忙中跌跌撞撞离开,偌大的空间完全陷入了黑暗。

    小南带着一身冷气,面无表情的从黑暗深处步出。

    看着慌乱中碰撞踩踏而死的尸体,小南无喜无悲。

    这样的场景,她这几年早已经司空见惯,心态只剩麻木。

    “嗯……”

    冷漠的将地面尸体扔出外间的时候,忽然有两个无意识的呻吟声响起,让小南的动作迟钝了一下。

    旋即,卷起尸体的纸张继续向外飞,那两个还能发出呻吟的人,却被小南留了下来。

    雨之国这样的天气,重伤被扔出去,这般恶劣的环境里,没有人能活过半天。

    从小就流浪在这个国家的小南,到底还没有心冷如铁。

    虽然没有办法挽回彻底转变的长门,尽管只能选择默默陪伴,即便助纣为虐也在所不惜,可小南到底还是保留了几分善良。

    她选择将这两个垂死挣扎,逃过一劫的流民暂时留下。

    “小南,你不应该带他们回来。”

    白纸托着两个伤员回来,长门用冷漠无情的双眼扫过,语气听不出教训还是教诲。

    “只是简单的治疗伤势,很快就会送走。”

    托着伤员的白纸分开,小南解释着,自顾自带着人走向里间。

    “善良总是得不到回报。应该接受教训的,弥彦他……”

    “我说了,很快就送走!”

    小南猛然回头,用平静的冷喝打断了长门喋喋不休的教训,固执的像个闹别扭的孩子。

    你有你的转变,我有我的坚持。

    小南态度鲜明,长门便闭嘴不再说话,只是目光,深深的看了一眼两个重伤员中那个面相普通又苍老的一个。

    昔日亲密无间的同伴,此刻的交流却似针锋相对。

    弥彦的死亡,是难以弥合的裂痕,就插在还活着的两人之间。

    “小南,成为新世界的神,是我自己的选择,这并不是你的错。弥彦的仇,我总会报的。”

    小南已经离开,长门孤独一人,目光遥望着雨天水幕,呢喃自语,仿佛迷失。

    “所以要跟我们合作吗?”

    兀然的,有个轻佻又阴郁的声音在这高楼的顶端空间响起。

    “咻”

    长门的眼神骤然一利,身后一个**上身的彪形大汉已经虎扑而出。

    “轰”

    一声巨响,虎扑而出的大汉穿过了一个人影,将钢铁的墙壁砸出一个大坑。

    “噗噗”

    无数惨白的藤蔓冒出,将撞在墙上的大汉捆绑起来,让他秤砣一样跌落在地,无法动弹。

    “真是不友好的态度。绝,我想我们应该先让这位知道,什么叫做宇智波不容冒犯的荣光。”

    被穿过的人影,带着螺旋般的面具,只漏出了一个的眼睛中腥红一片,隐约可以透过面具,看到眼睛里面正在转动的勾玉。

    他的声音因为长门的悍然攻击,变得阴沉下来。

    若有若无的杀机在渗漏。

    “斑大人,我觉得,还是轮回眼的主人更重要。所以,请先息怒,暂时按耐一下吧。”

    吊死鬼一样从天花上漏出半个身子,用藤蔓把彪形大汉捆绑成一坨的黑白猪笼草,说着似命令,似劝解的话。

    两人之间的相处关系,一样并不单纯。

    “在神的面前,一而再的冒犯神的威严。你们,选好怎么死了吗?”

    长门冷漠,长门无情,长门的身后再次走出了两个人影,他们同样冷漠又麻木,身上插着大大小小好似行为艺术般装饰的黑铁棍,身手灵敏。

    “哈?神?那就看看是你这个所谓的神,能奈我这个修罗如何!”

    螺旋面具并不是个好脾气,面具下的独眼中,勾玉开始旋转,向着瞳孔中心汇聚而去。

    犹如洪荒巨兽的气息从他身上发散出来。

    “斑大人,请不要冲动。长门,我们这里有半藏的确切消息,你真的一点也不想知道吗?”

    眼看两个人就跟炮仗一样,一点就要着,绝也是无奈,不得不两头用力,又是安抚又是威胁。

    所以说,斑你找来的这个家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啊!

    典型的大宇智波主义者啊,容不得任何人对宇智波有丝毫不敬,否则就是不顾一切厮杀再说。

    可实际上,丫根本就不是宇智波一族好不好!真不知道,他的信念到底是哪来的!

    把后续的事情都托付给这样一个家伙,真特么靠谱吗?

    尽管心里的吐槽就要翻天,但好在绝的话让双方又暂时冷静了下来。

    长门沉默,沉吟,犹豫。

    半藏是他的心结。虽然知道对面的家伙并非好意,却也难以即刻决断。

    螺旋面具跟绝同样沉默,他们在等待,耐心等长门给出一个回答。

    好难得有机会,长门身边那个讨人厌,彻底拒绝合作的女人不在,正是最好的机会,不能够就这么错过。

    “不要答应他,长门!”

    想什么来什么,却不全都是好事。正想着趁虚而入说动长门,小南断然的声音就响起。

    “不可能,我明明布下了……”

    螺旋面具惊愕出声,却被一个冷厉的声音打断。

    “明明布下了结界,没有人可以进来是不是?”

    面相普通的老人,手中的苦无抵着小南的脖子,一步一步,从房屋的黑暗中踱步而来,一双清澄明亮的目光,鹰隼般盯住了螺旋面具。

    “可惜,结界类的忍术,我比你更擅长呢。还有啊,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找你很久了,戴面具的。”

    “刚刚才利用这个女孩进来,你就跳出来了,真的是,好巧啊。也是,好极了。”

    长门恨不能碎尸万段的目光射在身上,风烛残年般的老人却视而不见,他胁迫着小南步步逼近。

    “你是谁?”

    “放开小南!”

    面具人的喝问与长门的呵斥同时响起。

    “对不起了姑娘,利用了你的善良。希望你不会遇到下一次。”

    一把将小南扔向长门,老人无视长门,直接冲向面具人。

    “我是谁?当然是干死你的人!拿你的狗命来吧!”

    雷霆奔腾闪耀,咆哮如虎啸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