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章:伪装
    确认了半藏的藏身之处,亲眼判断了半藏的状态,犬冢獠继续紧锣密鼓的干自己的事情。

    “半藏目前还活的好好的,看来长门还没有跟斑爷那边合作。那么,要不要冒险跟踪一下长门?”

    宇智波信具备空间忍术,来无影去无踪,对目前的形势做了充分了解的犬冢獠正式开始着手思考,怎么干死他。

    跟着长门无疑是最好最快的方式,因为斑爷或者黑绝这两个幕后,早就限定了,无论是带土还是宇智波信,他们都必须跟长门合作。

    谁让轮回眼就放在长门身上养着呢。无论是斑爷被忽悠的世界大河蟹计划,还是黑绝的千年救母大计,核心关键离不开轮回眼。

    “雨虎自在术真是麻烦,鬼知道长门的忍术笼罩范围现在到底多大。雨之国的天气也是讨厌,到处都是雨,根本没办法试探笼罩范围。”

    想干事情的时候,总是困难重重,刚解决一个,迎头又撞上来一个更大的麻烦。

    想要跟踪长门,至少得确认长门雨虎自在术的侦查范围,但雨之国的环境却鱼目混珠,泥沙聚下,让犬冢獠无以为继。

    到处都是雨水的环境,雨虎自在术的雨水跟普通雨水没有什么不同。

    长门混在雨水中的忍术,只有通过查克拉试探才能摸透,可雨之国整个国家都在下雨,一不小心,试探中就会适得其反,反而让长门先发现问题,随之警惕。

    如此一来的话,本就艰难的环境恐怕会变得更加困顿。

    这是犬冢獠不希望发生的事情。

    长门可不是已经堕落的半藏,用土遁跟踪,犬冢獠半点不被发现的信心也没有。

    论属性忍术,拥有轮回眼的长门直接从天赋上碾压他。

    人家天生就是阴阳五行俱全的可好,而且还是轮回眼自带的技能资源包。

    想想,已经没有外挂的犬冢獠也是无奈。

    太子,二柱子,长门,有一个算一个,都特么是挂逼,区别无非是外挂大小而已。

    “不行的话,把跟踪目标换成小南……”

    转换思维,转换目标,犬冢獠却忽然想掀桌。

    长门是个瘸子,小南可是一直跟在他身边照顾着呢,根本不会离开,换小南和跟踪长门根本没有区别。

    “白丸,你来说说,该怎么办?”

    左思右想,坐困愁城,犬冢獠万般无奈。

    “汪……”

    白丸无精打采的拨拉着的狗蛋,一副恹恹欲睡的样子。

    天性活泼的白丸,被困在这个小小的房子里好多天了,已经快要跟燃烧殆尽的风中残烛一样了。

    “好吧,就不该问你,还是我自己想办法吧。”

    看着装死的白丸,犬冢獠决定还是别自找麻烦了。

    把白丸惹爆了,可就一切玩完了。

    虽然大家等级一样了,但犬冢獠还是没信心打得过白丸。

    所以还是少惹为妙,这会可是紧要时刻。

    “咄咄咄……”

    猛地传来敲门声。

    犬冢獠神情一阵,暗中戒备,面上不动声色的将房门打开。

    “先生,我是外来的流民,已经好多天没有吃过一顿热饭了,请帮帮我吧!谢谢你,求求你!”

    门外是个落魄的老年人,佝偻着背,紧张的搓着手,脸色涨红,看上去很羞耻,却一口气将求人的话说了下去,好似怕一停顿的话,就在无法继续述说完毕。

    他用忐忑又企望的眼神望着犬冢獠,羞耻又小心翼翼的,生怕下个瞬间就得到否定的回答,让他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烟消云散。

    犬冢獠沉默的打量着他,一时间没有回应。

    “对不起,打扰了,我……”

    乞讨老人的眼神迅速暗淡了下去,他有些了无生机,麻木的说着话,准备离开。

    “等等。”

    一把钱币递到了老人面前。

    “老人家,拿着这些钱离开这里,很快就不安全了。”

    “我……这,太多了,我只是……”

    “快走吧老人家。”

    不由分说的将钱塞进老人怀里,犬冢獠把门关上。

    “谢谢,谢谢你!你是个好人!”

    门外传来老人带着哽咽的道谢。

    “好人吗?呵呵,我可不是的啊。之后还不知道有多少人要恨死我呢。”

    犬冢獠自嘲一笑,然后将这插曲泛起的浪花抛弃,精神奕奕的开始做准备。

    “我还得谢谢你啊,老人家。”

    变身术,封印术,加上伪装,片刻之后,在白丸好奇的注视下,犬冢獠就变成了一个颤巍巍的老头。

    一看就是个老无所依,孤苦伶仃的流民。

    “不错不错,三山岩前辈这张脸就是好用的很啊。”

    瞅着镜子里,愁苦麻木,毫无特色的脸庞,犬冢獠非常满意。

    “白丸,再有几天就结束了,再坚持一下。回头给你做大餐哦!”

    心情愉悦的安慰了白丸,犬冢獠像个逃荒的流民,挪动着步伐,水滴般融入了雨忍村。

    无法试探雨虎自在术笼罩范围,那就索性不去管它。

    一个针对忍者布下的感知忍术,只要不是忍者,那它就对人毫无威胁。

    一叶障目的犬冢獠,从乞讨老人的身上得到了灵感,跟踪长门守株待兔的困难顿时迎刃而解。

    伪装加上自我封印,犬冢獠现在就是一个地道的老流民。

    “长门,最近涌入雨忍村的流民越来越多了。又有一批流民进入我们这里安家了。”

    蒸汽朋克的冰冷金属空间,到处都是冷意,在淅淅沥沥永不停歇的雨水声中,冷的愈发刺骨。小南面无表情的跟长门说着话。

    “等干掉半藏,我就是新世界的神,会给所有庇护于我的人们幸福。在此之前,牺牲是必须的小南。还是老办法,你去用幻术把他们赶出去吧。”

    长门出乎意料的说了一大串,却出了自负自大跟无情,小南看不到半点曾今那个沉默寡言,一心向往光明的伙伴影子。

    你变了,长门。

    小南深深的看了一眼重新闭上眼睛开始操纵六道的长门,最终还是默默的转身离开,三五步后,没入金属空间深处的黑暗中。

    “牺牲,总是无法避免的啊小南,你迟早会明白的。”

    小南的脚步声彻底消失不可闻的时候,长门倏然睁开了眼睛,目光炽热的如同有火焰人其中燃烧。

    “没有纷争的新世界,就由我这个启迪时代的破晓之神来引领吧。”

    长门的目光望向外间靡靡雨幕,仿佛穿透了阴雨,看破了阳光,投注到了无限光明的未来。

    “我是神,新世界的卡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