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九章:失望
    在高楼对面。

    五个字,很短的一句话,横平竖直,干净整洁的落在卷轴上,怎么看都是奢华。

    这就是月光疾风拼到旧伤复发得到的劳动成果。

    那栋透过窗户,就能看到的雨忍村第一高楼,犬冢獠这些天也是听到不少传说。

    最早它属于谁不知道,只知道前任是半藏,不过半藏一直不怎么在乎,也没启用过,就是建起来,放在那当地标跟灯塔使用。

    后来被晓组织不知道通过什么手段得到,在晓组织最鼎盛的时候就被当成了总部所在。

    再后来,晓组织破败,总部被攻破,半藏在里面杀的血流成河,事后就有了冤魂不散闹鬼的传闻。

    在死掉跟疯掉几个不信邪的人之后,那里就成了雨忍村选择遗忘的鬼屋。

    不过犬冢獠却觉得自己胆子,肯定要比疯掉跟死掉的那几个不信邪的还要大那么一点,所以根本就不相信什么鬼屋的传言。

    自称为新世界之神的某个中二病,可是一直都住在那里的。

    对于半藏躲在长门眼皮子底下的这份大胆,犬冢獠真不好多说。

    长门的据点无疑就是那栋有闹鬼传闻的大楼,而长门穷搜山水都找了几年都找不到的半藏,就躲在他居所对面的楼里。

    半藏这份灯下黑的策略,生生折磨了长门跟小南这么几年,他也是厉害的不要不要的了。

    “玩灯下黑的话,为什么不直接就躲在长门据点下面呢?这不是更彻底吗?”

    吐槽也好,疑问也罢,这个念头才转了起来,犬冢獠就自我否决了。

    长门就是再啥再没经验,不还有小南这个美貌与智慧并重的姑娘在呢嘛。

    她总不会想不到把自家据点搜一遍吧。

    “所以半藏真是厉害了。故布疑阵,不藏在长门的据点里,偏偏藏在据点对面,灯下黑中的灯下黑,果然不亏是享有半神称号。”

    老奸巨猾的半藏这是在欺负小孩子没经验。量长门他们聪慧,能想到灯下黑的问题,搜查自己的据点,但搜查没有收获,据点周边又有雨虎自在术笼罩,就不会再仔细搜索附近。

    惯性思维,最危险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没搜到,次级安全的地方估计也就成了有枣没枣懒散打三竿了。

    正好让半藏得逞。

    “吃好喝好,每天没事就喜滋滋的欣赏长门跟小南的气急败坏,顺便监察,寻找趁虚而入的机会,真是一举多得,艺高人胆大呢,半藏。”

    想明白了半藏看似简单,实则算计人心的策略,犬冢獠很有一番感慨在心。

    忍界的老狐狸,没有几个简单的。

    哪怕是已经失去了二战时为民请命,不惜生死一搏之心,选择跟团藏合作,对外妥协,准备对内毒菜,没了信念,彻底堕落的半藏,也不简单。

    光那份见惯了大场面,经历过大风浪的心态跟经历,就足够半藏耍的吊打天下的长门团团转。

    小南就是聪明,现在也还是稚嫩,鬼蜮伎俩上完全不是半藏对手。

    “生死大敌就在眼皮子底下躲着,天天看你们气急败坏忙到飞起。呵呵,恐怕不答应跟黑绝合作,长门小南,你们还得再找几年啊。”

    想想原著里长门找到半藏时的情形,半藏明显措手不及的错愕,里面肯定有黑绝一份功劳。

    “这里面,有没有我可以利用的地方呢?”

    情报收集的事宜至此已经完毕,犬冢獠开始思考,眼下这般情形下,有什么地方可以加以利用。

    毕竟找到了半藏,也确认了长门的动态,这些都只是辅助作用,犬冢獠的目标从开始就不是冲这这个来的。

    他要找的是杀害犬冢琢磨的凶手,那个替代带土上位的宇智波信。

    “白丸,别玩了,这几天随时准备着,大战要来了。”

    沉思了半晌,没有找到太好的方法,犬冢獠却不会坐以待毙,拍了一把懒洋洋趴在地板上拨拉这狗蛋的白丸,开门离开。

    他要去确认一下,之前根据情报做出的推断是否还有水分。

    “土遁——土中央鱼之术。”

    直接从旅店的仓库中用土遁潜入地下,准备充分的犬冢獠才不会在乎长门的雨虎自在术。

    长门因地制宜,创造出了利用雨水感知的雨虎自在术,五属性忍术早就学有所成的犬冢獠便见招拆招。

    不占含有长门查克拉的雨水,自然能够有效防止被发现。

    火影的世界,不开挂可没有无敌的忍术。

    就是六道级的斑爷也会被纯体术的凯皇吊打,无敌之姿的辉夜姬也有仙术可以造成伤害。

    区区雨虎自在术,对别人是个麻烦,对犬冢獠来说,不过开个脑洞的事。

    “半藏大人,最近我们的人手又出现损失了。”

    点着灯火,依旧显得阴暗的房间里,带着特制面具的半藏端坐,隔着桌案,有人半跪在地,向他禀报。

    禀报消息的雨忍,语气听上去有些憋屈,有点不甘。

    “牺牲是正常的。只要等我解决了那个小鬼,一切都会恢复的。你下去吧,一切照旧,继续监视,决不能放松。”

    半藏的话既淡且冷,安慰人的话都很无情。

    “是,大人。”

    跪地的雨忍沉默了片刻,还是恭敬领命退了下去。

    “嘭”

    “可恶的小鬼!可恶!”

    确认属下已经远去,半藏猛把桌上的茶具摔了个粉碎。

    此刻目光狰狞的半藏,哪里还有半点之前的冷酷无情,看上去就像个气急败坏,输急眼的赌徒。

    别看刚才说的挺好,实际上经过长门通灵外道魔像的一役,半藏早就被大杀四方,拖着一双废腿依旧是无敌之姿的长门吓破了胆。

    联合了团藏,算计那么多还设下了陷阱,以为一举干掉了晓的首领就能天下大吉,重新将雨之国统治,却在眼看重回巅峰的时刻,被长门虐了一脸血。

    半藏的苦,合着心绞痛。

    躲在长门的眼皮子底下,说什么干掉人家,都不过是半藏用来勉强维持自己威严,掌控江河日下势力的不甘罢了。

    都躲在这好几年了,要什么机会找不到?光说不练,就是个假把式。

    不过是维护自身利益,死撑下去的借口。

    这个借口,既是给属下的,也是给他自己的。

    “为民请命,民心所向,带领雨之国举国奋战的半藏,那才是享誉忍界的半神。”

    躲在地下来确认情报的犬冢獠,将半藏的举动都看在眼里,又悄无声息的离开,对于色厉内荏,靠着自我蒙蔽才不至于崩溃的半藏,他很失望。

    对外强硬抗争的半藏是半神,是艺高人胆大,如今这个对外妥协,联合团藏这个外人对付长门的半藏,已经沦落成一个空有力量的丧家犬。

    除了不甘心的死撑,半藏已经堕落成了一个色厉而胆薄的废物。跟先前那个被白丸戏弄的家伙,本质上并没有太多区别。

    “不过,必要的时候,还是可以废物利用一下。”

    失望归失望,但犬冢獠可没打算就这么放过半藏。

    蚊子腿再小也是肉,来雨之国火中取栗的犬冢獠,可不会对半藏视而不见。

    哪怕他现在早就已经废了。

    居然连他的窥探都没有发现,犬冢獠怀疑半藏还剩下几分半神风采,却并不妨碍顺手拨拉成以备万一的闲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