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八章:好吧,你厉害。
    雨之国的情况很不好。

    得出这样的结论,是最近几天一直早出晚归,天天动用分身四下搜集信息的犬冢獠。

    但这对他来说反倒是个好消息。

    雨忍村到处都在传半藏破灭了晓这个反动组织,众说纷纭中也不乏添油加醋,满是私货的猜测。

    有人说晓彻底完蛋了,以后都没希望了。

    有人说半藏跟晓两败俱伤,这会都在默默躲起来舔伤口,只等好了就再一决雌雄,彻底奠定雨之国的归属。

    还有人说,这是半藏的阴谋,故意让人们以为晓还有死灰复燃的可能,就是要揪出所有支持叛党的附逆,来个赶尽杀绝。

    当然,也有聪明人把关于半藏阴谋论的说法反过来扣到了晓头上,说是为了甄别忠臣良将什么的吧啦吧啦。

    反正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脑洞一开,什么样的版本都给你整出来。

    少说多看多听,志在打探消息的犬冢獠这几天,也算是开了一番眼界。

    群众的智慧果然是无穷的啊。

    “就是没用到正道上。有时间瞎猜,不如好好想想在军阀混战中生存下去,不是更好也更迫切吗?”

    背靠白丸,今天没有出门的犬冢獠在整合近几天搜集到的信息。

    犬冢獠意在指责的言语间,带点怒其不争的意思。

    半藏到是没有谁说他已经身死,只是隐藏不出。晓也同样没有个明确的消息。

    作为雨之国新老两大势力,几年前半藏联合了团藏,双藏天王跟晓大战一场后,拥有绝对上风的半藏战后没了消息,晓也在秋风扫落叶般的打击下,看似破败消散。

    于是没了强权跟强大势力镇压的雨之国,各种牛鬼蛇神一下子都冒了出来,各种山头,各样势力,短短几年时间就多的数不过来了。

    简直跟打了激素的肥猪似的,雨之国在半藏跟晓双双隐身之后,短短几年时间就演变成了混乱不堪的军阀乱世。

    本来在半藏统制下,艰难存活,也享受过昙花一现的晓组织庇护美好日子,但总体上还是困苦的雨之国民众,这下子真是遭殃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整个国家都打成一锅粥了,全忙着东风压倒西风呢,谁特么还有心思管你们这些屁民的死活。

    趁早哪凉快哪捂着嘴呆着去,不然一刀送你去净土,彻底解决一辈子困苦。

    雨忍村作为先后存在过半藏跟晓这两个大势力,因为眼下半藏跟晓的情况都不明,于是大王旗飘扬,势力比整个雨之国的草都多的军阀,全都投鼠忌器,秉着小心无大错的默契选择了无视这里。

    先从周边开始,小鱼吃虾米,等发育成大鲨鱼了,再来雨忍村一探究竟,浪到飞起。

    基本上,军阀的这份默契心思,已经算是举国皆知了。

    “从得到的消息来看,半藏目前应该还活着。长门应该还没有跟斑爷那边达成合作,不然雨之国不可能乱成这种浆糊模样。”

    别看现在雨之国是草头王林立,大王旗卷天,一副已经病入膏肓,完全没救的景象。

    真正的强力人物,无论是半藏还是长门,只要有一个站出来,都有绝对能力净平雨之国目前的民不聊生,混乱不堪,快成一桶浆糊的局势。

    但雨之国这种局势已经持续了几年,还有越来越乱的苗头,生民望眼欲穿,净平之日却遥不可见。

    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不是半藏不要这块地盘,也不是晓彻底放弃了雨之国,而是双方之间都相互提防,追躲追藏,没有闲暇功夫理会糜烂的局势。

    如此这般,对犬冢獠来说,正是难得的好机会,容他可以火中取栗。

    半藏转性学他的通灵兽娃娃鱼挖洞躲起来了,一心要报仇雪恨的长门忙着穷搜天下。

    找了好几年也没有找到半藏的下落,可见长门还没有得到斑爷一方的帮助,也就是还未达成合作协议。

    否则以黑绝的神出鬼没,想找个半藏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雨之国又不是多大块地方,只要被黑绝抓到了蛛丝马迹,半藏就是再能躲,也一样是原著里的结局。

    “现在,就等月光疾风回来再确认一下。要是能带来好消息就更好了。”

    忙碌好几天,总算收获不菲,犬冢獠心里有了底,人也就轻松了不少。

    月光疾风在三天后回来,身上带着伤。

    “怎么受伤了?什么情况?”

    看着嘴角挂血,脸色苍白,黑眼圈愈发显著的月光疾风,犬冢獠有点诧异。

    讲道理,有透遁这种最适合偷窥……不对,是情报侦查的血继限界,月光疾风就算是个病秧子,也不该在这时候受伤才对。

    半藏匿了,长门穷搜天下,只要不遇上闲的蛋疼的精英上忍,就雨忍这种小村子的上忍成色,还伤不到月光疾风这个木叶的精英中忍。

    “旧病复发。”

    捂着胸口坐下,月光疾风到是浑不在意,还有点习以为常的见怪不怪。

    “哈”

    犬冢獠也是没话说了。

    我能怎么办呢?也只能承认你厉害咯。

    雨之国的环境是对你不友好,可你也不用出去跑了几天,就吐着血回来吧。

    你一个忍者,脆成这样也是空前绝后了。

    “要不要……”

    “不需要。我把具体的情报都写下来了,你自己看吧,我先走了。”

    非常干脆的打断犬冢獠的话,屁股还没坐热的月光疾风摸出个卷轴胡乱仍在桌上,二话不说,推门就走。

    雨之国他是一分一秒都不想再继续待下去了。

    “好吧,你厉害。”

    旧伤复发的月光疾风走路都带风,犬冢獠也只能默默收回了手上转化出来的医疗忍术查克拉,目送他一去不回。

    “不愧是偷窥专家,这才几天就有结果了,可比长门这几年都强多了。”

    倒不是说月光疾风真就强过长门,不过是术业有专攻。

    透遁血继限界用在侦查方面再专业对口不过,比长门缺乏专业技能,还是那么大一个活人目标,能隐形的月光疾风可是方便多了。

    拿过卷轴,犬冢獠将之打开。

    卷轴上只有很简单的一行字。

    犬冢獠翻来翻去,左看右看,恨不得把这句话看出花来。

    “好吧,你厉害。”

    瞎折腾了半晌,也没见有更多收获,月光疾风浪费了一大卷纸,真的就写了一句话,犬冢獠也是醉了。

    但犬冢獠并非醉给了月光疾风一个小纸条就能写完,偏偏很郑重的用了个卷轴的奢侈,而是醉给半藏的艺高人大胆。

    随手把看不出花的卷轴一折,犬冢獠回头,目光穿过了透风的窗户,看向雨幕下的远方。

    那里,正是雨忍村最高的一栋建筑,算是个地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