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七章:天降系
    领导动动嘴,属下跑断腿。

    山长水远的把月光疾风从河之国沿海叫过来,犬冢獠就简单吩咐了一个调查雨忍首领山椒鱼半藏存身之处的任务,月光疾风拖着病体,顶风冒雨,一去不回。

    也不知道这凄风苦雨的,本就是个病痨鬼的月光疾风能顶几天。

    好在犬冢獠并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官僚上司。

    在旅店安顿下来之后,悄悄用通灵术把等的不耐烦的白丸叫过来,达成协议让她老实在房间呆着,犬冢獠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也开始活动起来。

    “那么首先是影分身。”

    结印,分身,一口气放出来十好几个分身,犬冢獠还没停下,手上结印继续。

    “好了,给分身套上一张不惹人注意的大众脸,这才方便搜集信息吗。”

    用完变身术,犬冢獠满意的看着眼前一流水的三山岩,当真不能再满意。

    只见一字排开,老年版的三山岩,现实版的三山岩,中年版的三山岩,青年版的三山岩,少年般的三山岩,还有幼年版的三山岩。

    翻过水来,女版的三山岩再依次复制一遍。

    熙熙攘攘,十几个分身在狭小阴暗的楼梯间里排成两排,十几张男女版,除了光滑度,基本上一毛一样的脸庞,看上去感觉整个就一阴阳回旋的年轮。

    从幼到老,男女各成一整套的脸,放一块除了赏心悦目,互相之间心照不宣,相逢一笑的时候,在昏暗的楼道里,格外的诡异。

    三山岩确实是犬冢獠见过的人里面,长相最普通最大众的一个,但你耐不住这会男女各一版,各个年龄段的三山岩前辈挤一块出现。

    “好在选的旅店够偏,没什么人。这会要是突然有个人进来,还不得吓疯咯。行了都特么别笑了,我看着都有点渗人了。赶紧的干正事去。”

    对于自己有点过犹不及的杰作,犬冢獠也是受到了些冲击,于是手一挥开始撵人。

    众多分身相视一笑,留下毛骨悚然的氛围,轰然散去。

    “又到雨季了,不知道今年的粮食能收多少,哎……”

    “屁的粮食啊!我们雨之国除了雨就是风,稀泥烂地水洼积流,种什么地!要我说,赶紧跑商队去找个活干才是正经。”

    “哎~谁说不是啊,除了雨还是雨,下了几十年了也不见哪天停。风之国种地一年还能温饱,我们这简直是不让人活啊。”

    “去商队干活原来是个出路,但那时前几年。自从半藏大人打掉了那个晓组织,除了雨忍村,整个雨之国都乱成麻了。往年来来往往的商队早就不见了好吧!”

    “虽然商队是少了,但不是有几家还在呢吗。去找找,总能找到活干的,就是辛苦一点。”

    “辛苦一点?嘁,说的轻巧。那是辛苦一点能说过去的?现在一个人干的活顶的上以前十个人了,钱反倒给的更少了。你倒是别在这浪费时间,出去跑商队去啊。”

    “我这不是感慨现实艰难,正给大家找个安慰吗。”

    “感慨现实艰难?我看你根本就是白日做梦呢,你特么连现实是啥都认不清楚,别瞎几把胡说祸害人!”

    “嘿,你还骂人!”

    “骂你怎么了,脑袋不清醒的玩意,我还打你呢!”

    三言不过两语,一场讨论就变成了噼里啪啦的王八拳互怼。

    在偏僻旅馆大厅避雨歇脚的几个人,你抱着我,我搂着你,转眼就厮打的不可开交,一个个面目狰狞,面目怨怼,一点不像普通的扭打,简直恨不得怼死对方。

    正巧准备出门路过的犬冢獠,站在楼梯上将眼下的这场闹剧统统看在眼里。

    看着他们厮打,看着他们满心满腹怨气化的戾气散播。

    就像久在困苦,一朝被人揭破了心底痛脚伤疤,一顿讨论引起的口角罢了,眼见着猛然就成了相互夺命的死掐。

    像徘徊在绝望边缘的干柴,稍微有点火星就轰然爆燃起来。

    昨天来的匆忙,又是安顿白丸,又是休息一夜养精蓄锐,犬冢獠一路都是匆匆忙忙,这会才有心思行动,正好就撞见一出原味大戏。

    “打打打,打什么打!不避雨就全部滚!打坏了东西你们赔得起啊!再打老子削死你们!”

    接到消息的旅店老板从后厨冲了出来,红着眼睛就像气急了的公牛,一双还带着肉末跟血迹的菜刀挥的呼呼生风。

    看老板暴虐的架势,大有一言不合就一刀招呼过去的心思。

    这下当即就镇住了场子。

    厮打落幕,已经鼻青脸肿,甚至脖子还有紫青掐痕的几个人,互相怒目而视,爬起来一瘸一拐的冒雨往外走。

    “艹,狗屎的雨之国,狗屎的晓!”

    应该是之前骂人,挑起火星的那个人,拐着腿踏进风雨里,被冰雨兜头一浇,打了个机灵,怒从中来张嘴就骂,不分青红皂白。

    “明明说好了是黑暗迎来光明的晓,为什么一下子就被打散了!骗子,狗屎,狗屎,狗屎,统统都是臭狗屎!”

    心有怨气爆发,越发骂的肆无忌惮乃至凄厉起来。

    “汪~”

    指天骂地的声音里,犬冢獠敏锐的耳朵隐约听到了一声白丸的叫嚷。

    没等犬冢獠思考明白是因为骂声吵到了白丸,还是发生了其他什么事,就见一坨黑影从天而降,不偏不倚的落在了叫骂的那人头上。

    “吧唧~”

    黑影落下,在头上摔碎开来,一下就糊了大半张脸去。

    犬冢獠是忍者,眼明目锐,在黑影落下的瞬间就已经看清楚那是什么玩意。

    “噗~白丸你太恶心了。”

    看着糊了半张脸的,整个直愣愣僵在那的家伙,犬冢獠不厚道的嗤笑出声,同时感觉一阵反胃。

    好多年都没见过了,白丸的粑粑。

    “这是什……屎,是屎,屎啊!是狗屎啊!啊啊啊啊啊,谁干的,滚出来,我要宰了你!呕~”

    终于后知后觉,伸手摸了一把之后炸毛般跳脚叫嚣,却更后知后觉的吐了一地。

    一坨狗屎糊了大半张脸,犬冢獠看的很清楚,有不少都流到嘴里去了。

    那人也是厉害,摸一把分辨一下是狗屎还不够,非要跳脚叫嚣,都震嘴里去了。

    话说,你是怎么分辨出来,那是狗屎的?请说出你的故事!

    “呕~呕呕~可恶,是谁呕~到底是谁,出来呕呕呕……呜呜呜,呕,呜呜呕呕,谁都欺负我,欺负我啊呕~”

    吐着,骂着,然后嚎啕大哭,满心都是天大的委屈。

    周围的人早就躲得远远的,犬冢獠也是恶心了一阵,打定主意回头再收拾白丸,远远绕路离开。

    对于哭到上气不接下气,被白丸恶整的那个家伙,犬冢獠是不打算理会的。

    不说之前一言不合就动手,打起架来恨不能杀人,就他之后气急败坏的言语之间透露出来的色厉内荏,斗米恩升米仇的心性,犬冢獠不再上去踹两脚就算好的了。

    明知道半藏毁了晓,你没了托庇晓组织的好日子过,但你毕竟在晓组织下有过好日子不是。

    可你不谴责毁了你好生活的半藏,反倒怨天尤人,全怪晓不够强大。

    这种强盗逻辑,也就是犬冢獠看他被白丸整了,又哭的太惨才会视而不见。

    不然路见不平拿脚踩,早就收拾他一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