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六章:阴雨潜伏
    越往前走,天色越是阴沉。

    快接近雨之国的时候,天上已经到处都是铅灰的阴云。

    厚厚一层堆叠在高空上,阴云延绵开来,像不详的盖子,将阳光隔绝,把大地笼罩。

    地面看是变得泥泞,植被也在减少。

    犬冢獠又前行半晌,地面的植物,除了顽强挺过来,适应了多水环境跟水生植被意外,脚下就只有沼泽般泥泞的浑浊土地。

    远远能够遥望雨天水幕的时候,犬冢獠看到有个人在等他。

    “咳咳咳~”

    见面还没来得及打招呼,迎来的就是一串抓心挠肺的咳嗽声,听上去感觉恨不得给胸口来上两锤才好。

    “疾风,你行不行啊!”

    赶上两步,来到月光疾风身边,犬冢獠手上亮起了医疗忍术的查克拉,一脸关切。

    别人好不容易来了,还没发挥作用呢,就先把自己咳嗽废了,那可就搞笑了。

    当着新老两位火影的面说过不需要更多人手的,月光疾风要是紧赶慢赶跑来,啥也没干就成病号了,那多尴尬。

    “怎么不行了!不过是气候问题,水汽太大,有点没适应。再过一阵就咳咳咳……”

    男人怎么能被说不行,尽管犬冢獠没别的意思,但病人么,就烦被人踩痛脚,月光疾风当下就不开心了,可惜挺胸抬头的表态,话还没说完,又是一串抓心挠肺的咳嗽。

    “我看我还是给你治一下吧。”

    看着咳嗽到脸红脖子粗的月光疾风,犬冢獠选择不由分说的霸王硬上弓。

    你这咳嗽,听着人肝都替你颤了,就别死鸭子嘴硬了。

    “呼~该死的雨之国天气,咳~”

    治疗的效果立竿见影,月光疾风却还在死撑。

    犬冢獠也是莞尔了。

    雨之国的天气怎么了?不就是水汽大了点吗,之前我可是听说,你一直都在河之国跟止水一起,在对付雾忍的战场。

    那里可是河流纵横,水网密布,还靠近海边,水汽难道就比雨之国小了?

    身体弱的又不是只有你一个,身体这么弱还成为忍者的,你算独一份。

    不过拉不出屎赖茅坑,你也算典型了。

    有着田之国一起并肩作战的经历,两人之间也算熟悉。

    不过也仅限于熟悉罢了,只是相互认识的同僚关系,算是熟人,并没有多么亲密。

    对于月光疾风来说,犬冢獠是年龄相仿的天之骄子,即便心有少年傲气,不会让自己抬头仰望,但也不可能有多么亲近的心思。

    也是到了人言可畏的年级,太过亲近的话,会不会被说成是巴结人啊?

    对于犬冢獠来说,除了最开始的同班小伙伴,以及通过阿斯玛的关系认识的静音等人之外,其他人都差不多,关系处在能交流的熟人就好。

    至于发福利什么的,那是阿斯玛他们的先发福利,后来者是没有的,犬冢獠又不是兼济天下的博爱圣人。

    修炼秘籍这种东西,迫于形势送送人还可以,干的多了必遭诟病,严重的还会被猜忌。

    你丫邀买人心想干什么?造反吗?

    “还咳啊,要不要再给你治治?放心,木叶医疗部长亲自动手,有保障的,绝对不会药到病除。”

    嘴上说着要再接再厉,犬冢獠却半点也没继续动手的意思。

    没听说不会药到病除么?月光疾风这是遗传病,治标不治本就已经算本事了,还药到病除?

    我们还没熟到下死力气,帮你研究根治方法的那份上好吗。

    “老毛病了,任务要紧,赶快走吧。”

    对犬冢獠大喘气的调侃,月光疾风翻了个白眼,扭脸就走。

    对于犬冢獠,在田之国接触过的月光疾风算是有几分了解的,那张嘴真的是……破嘴。

    当初应止水邀请参加的聚会,第一次接触犬冢獠,月光疾风可是印象深刻。

    就没见过这么能嘚吧的人,愣是跟阿斯玛他们连侃带气,唇枪舌剑怼了大半天。

    这种论嘴皮子利索的事情,月光疾风是不擅长,惹不起就躲吧。

    雨之国的天气永远是那么糟糕。

    明明是个内陆腹地的国家,偏偏常年阴雨连绵,终年难见天日。

    满地的流水泥泞,让这个国家的房屋总是特别高大,而且充满了好似蒸汽朋克的现代化机械感。

    为了防潮防水,居住在雨之国的人,但凡有点条件,总会把房屋建设的铜皮铁骨高高挺立。

    在木叶随处可见的木质建筑,放到雨之国,那是只有不上不下的贫民才会采用的建筑方式。

    为什么说贫民是不上不下?因为他们下面还有无立锥之地的流民。

    雨之国一年连天降雨,城市聚集区外动不动就水涝,木质建筑根本就耐用不了三五年就得发霉散架,或者枯木逢春。

    说来也是怪,沙忍都快被风沙掩埋了,偏偏边上就有个水资源泛滥的雨之国。

    连国家命名都是个雨字,由此可见这块土地上的雨水丰沛到了什么地步。

    月光疾风扮作落魄的流浪武士,先行潜入。

    犬冢獠安顿好了白丸,混进了个小商队,优哉游哉的也晃悠着进入了雨忍村。

    没事总是带条狗上路,而且这里又是不适合动物野外生存的雨之国,有白丸在身边过于显眼。

    于是也只能等先安顿下来再说白丸。

    毕竟这次任务初期的宗旨是悄悄地进村,打枪滴不要。要求就是低调才是真。

    不引人注意就最好了。

    “话说,月光疾风那副一步三咳嗽的病痨鬼的样子,到真是把家道中落,人生不幸的流浪武士落魄劲演绎的入木三分。”

    随便找了家旅店住下,洗掉了一身雨水带来的落魄风寒,犬冢獠到是轻松,不禁又调侃起了月光疾风。

    “稀稀拉拉的快下了一天了,这雨感觉很邪性啊。”

    打开来透风的窗户外,雨水靡靡,淅淅沥沥,在这白天都需要点灯的阴沉环境里,雨下的好像是没有尽头了。

    犬冢獠不得不多想一些。

    如果只是单纯的雨水,月光疾风的透遁虽然也受限制,但还可以克服。

    白天隐身雨水会淋出身体轮廓,月光疾风大可晚上行动,减少被人发现的几率。

    就雨之国这鬼天气,黑的早亮的晚,见天的风来雨至,大晚上出门又湿又冷,除非必要,谁闲的发慌了,不吹灯玩造孩子游戏,要往外面跑?

    “就怕撞到正,晚上出去月光疾风一不小心跑到长门的雨虎自在术里面去,那就好玩了。”

    雨虎自在术这种忍术,凭借长门的才情要开发出来不难,犬冢獠唯一能指望的,就是长门现在还在成长期,并非完全体,借助雨水侦查的长门,还没有那份笼罩雨忍村的能耐。

    这样,叫来月光疾风配合,就不算臭棋一步。

    “希望这次运气好。等月光疾风确认了半藏的生死,就不用管什么雨虎自在术了,直接打上门去就行。”

    窗外雨声沥沥在耳,天地一片阴沉,屋子里通着暖气,温暖宜人中灯火明亮。

    犬冢獠的目光穿过了窗户,投向了雨忍村最高大的那栋钢铁建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