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五章:最后准备
    背山浴阳的火影大楼,修建的时候很是熬过能工巧匠的灵巧心思,所以无论是春夏秋冬,这里都是个叫人心旷神怡的地方。

    当然,如果没有被用来当做火影的办公地点,没有成为木叶的机关大楼,这里应该会成为木叶人人追捧的顶级居所。

    可惜,天下事大抵上都是好女配残郎。

    波风水门坐在火影专用的办公桌后面,桌子左右堆得高高的文件,看上去像天朝高考生的书桌。

    桌子中间勉强保持着前后通透,让人不至于站在桌子前面看不到后面的火影。

    一张明显被撕过的纸条摆在桌上不大的通透空间,让犬冢獠可以清楚的看到上面的字迹。

    我去找老师了!

    细细的纸条上,白纸黑字,没头没尾的写着这么几个字。

    “这是什么?”

    波风水门看着这张小小的,撕扯痕迹明显,残缺不全的纸条,不明所以。

    “这是红豆。”

    站在桌前的犬冢獠面无表情。

    “什么?”

    透窗而入的阳光正好,照在波风水门身上,让他那一头黄发变得金灿灿的闪光,然而人却更茫然了。

    你说的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红豆的遗书。”

    因为站立的高度原因,透窗的阳光只能照在靠窗的那条腿上,犬冢獠看着半脑袋油光闪亮的波风水门,明显有些小情绪。

    明明早就传信息回来说让准备人,现在却告诉我有困难!你早干什么去了?

    火影了不起啊,还不让人有情绪吗?

    知不知道因为琢磨大叔的事情,我现在情绪很不稳定啊!

    “獠,好好说话。”

    看上去像个监工的太上皇,实际上不过是个闷葫芦,多数时候都不插手的指导员的三代,磕了一下烟锅,制止了越来越不像话的犬冢獠。

    “红豆不回来了,她就留给我这个,然后跑了。至于跑去哪,纸上写着呢。”

    犬冢獠撇了撇嘴,但老人家发话了,多少要给点面子。

    “去找老师了吗。回头我给她补上个流程吧。獠,关于琢磨族长的事情,你有新进展了吧。”

    阳光如小太阳,当然不会在意同门师弟的小小性子,很是大气的当着老火影的面徇私舞弊,一挥手就把红豆擅离职守的事情抹了过去。

    红豆虽好,也不过是个中忍,木叶还不缺。

    嗯严格意义上来说,还未成年的十四岁萝莉红豆,跟在场的三个人都关系匪浅。三代的徒孙,四代跟犬冢獠的同门。

    红豆别看是了然一身小姑娘一枚,可人家师门背景可是通天的,旷工而已,多大点事。

    抹过了红豆无故旷工,话锋一转,波风水门言归正传。

    “基本上吧。我还得走一趟雨之国。”

    波风水门大度,犬冢獠也就恢复了公事公办的样子,不过却没有说实话。

    理由还是老生常谈,说不得。

    因为有很多直至问题核心的细枝末节组成部分,只有犬冢獠知道,根本无法透露。

    索性就借机生事到底好了。

    你让我办事,却没按我的要求配好人手,我负责的事情你就别多管了,等结束了看我的任务报告就好了。

    身为犬冢一族,出事的又是犬冢琢磨这个族长,而且跟他关系匪浅,事情由他来全权负责于情于理都合适。

    而且火影也有放权的传统,不然事必躬亲的话,三代早就英年早逝了,何谈前后两度大权在握,秉政一辈子啊。

    完美继承了三代的执政策略,并且大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波风水门,见犬冢獠是这么个态度,也只当他因为犬冢琢磨的事情心情不好,便没有强问。

    “去雨之国的话,计划什么时候出发?不需要再分派些人手吗?”

    心里打算放权到底的波风水门,娴熟的运用一个火影应该有的方式关怀。

    波风水门话里话外,面面俱到。既通过轻轻点水的询问计划时间表达了火影的关注,又说再分派人手,表示了担忧跟关怀。

    毕竟雨之国可是有那个享誉多年的半神在的。

    让犬冢獠就这么一头扎进去,波风水门无论以火影的身份,还是同门的身份,都不可能不闻不问。

    “一会就走。让那个迟到的家伙我到达雨之国之前来汇合就可以了。不需要更多人手了,我只是去查事情。”

    犬冢獠继续睁着眼睛说瞎话。

    不需要更多人手到是真的,被团藏跟半藏闹过一次,现在的雨之国根本就是龙潭虎穴,深不见底的天坑,不到屋子里在列的三人水平,去再多人也是送菜的杂鱼。

    如此这般,何必徒增伤亡。人命又不是泥巴捏的,有他准备充分去走一趟就够了。

    “那獠你就去准备一下吧,我会用最快的飞鹰传讯,人一定会赶过来跟你汇合。”

    犬冢獠不像想细谈下去的样子,波风水门也就适时放人。

    火影的工作也是很忙的。虽然不用事必躬亲,但也有看不完的文件要处理啊。

    何况看上去适应的很好,但波风水门这个火影,现在毕竟还是在新手期呢。

    没看到老火影一直在旁边担任新手指导员呢吗。

    “水门,也不要太累了。多抽点时间陪陪玖辛奈。”

    “没事的三代目,玖辛奈会理解的。”

    “理解归理解,但女人怀孕了,心里还是喜欢有丈夫陪着的。现在战争已经彻底结束了,火影的工作也不用那么刻苦的。”

    “是,我知道了三代目。”

    犬冢獠尚在门口,就听到办公室里三代目一副过来人的口吻给波风水门传授经验。

    只是貌似三代传授的经验细细品味来,好像有毒。

    火影这么重要的职位,不是天生就该当牛做马,呕心沥血吗?你一个前辈火影,跟新手火影灌输偷懒的经验真的合适吗?

    怪不得说三代是个好老师,原来人家深得同流合污之道啊。

    默默吐槽了一下里面年轻的徇私舞弊,年老的灌输歪理假正经的两位木叶大佬,犬冢獠一路回家,准备叫上白丸出发。

    “獠大人又要出去了啊!”

    带了白丸,再出门的时候,正好撞见了提着大扫帚的千葵,犬冢獠的脚步停下。

    “嗯,家里就拜托给你了千葵,我很快就回来的。”

    对千葵这个免费又养眼的萝莉家政,犬冢獠还是很和蔼的。

    “獠大人不去看看爪姐姐吗?吉祥丸也死了。”

    看着简单的打个招呼,又迈步要走的犬冢獠,千葵攥着大扫帚,脸带悲戚。

    犬冢琢磨的死去,对犬冢一族来说就像一块难以消散的乌云盖在了心头。

    身为一族之长,在犬冢一族,犬冢琢磨受到的爱戴,还胜过犬冢獠。

    如果不是火影将追凶的任务交给了犬冢獠,这会犬冢一族早就暴走了。

    “吉祥丸……他怎么了?”

    犬冢獠记得,吉祥丸好像只是重伤,并没有危及性命,怎么会忽然就死了呢。

    “吉祥丸他……绝食了。”

    千葵的声音隐隐带着痛心的颤抖。

    犬冢獠凝立,沉默。

    居然是绝食了啊。是为了避免犬冢爪睹物思人沉迷悲痛,还是心念主人,生不离死不弃?

    嘛,这些都不重要了。既然是从小一起成长的伴当,感情深厚一些也能够理解。去了净土还能互相做伴也好。

    “真的不去看看爪姐姐吗,她最近很不好。”

    千葵颤抖的声音弱弱的再起,带着一丝丝祈求。

    “不了,没有抓到真凶之前,去见爪除了徒增伤悲烦恼,没有意义的。我走了,千葵放心吧。”

    摆了摆手,犬冢獠还是冷酷的拒绝,头也不回,大步流星而去。

    只是,说是让千葵放心,犬冢獠却并没有说放心什么。

    “汪~”

    白丸回头,对守在门前目送的千葵留下告别的叫声。

    白云苍苍在天,犬冢獠飒沓如流星。

    雨之国,我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