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三章:蛇叔,你变了
    “请把这份信息传回去,这很重要,用最快捷的通讯系统。”

    一家不起眼,门可罗雀的偏僻小店里,犬冢獠将一个中指大小的纸卷交给了柜台。

    “好的大人,一定会用最快的飞鹰来传递。”

    柜台后的伙计是个沧桑的中年人,只看面相就是个再普通不过,为生活奔波,为家庭操劳的普通人,这会确认了犬冢獠给的暗号,很恭敬的回话。

    这里是木叶的一处情报点,职责中有负责传递信息这么一环。

    决定要走一趟雨之国,犬冢獠就开始为此准备。

    传递一部分信息回去,只是犬冢獠万全准备中的一环。

    他需要找个人来协助,在赶回去之前,让消息先到一步,以确保回去之后,能够第一时间行动。

    而在此之前,他需要再去找一次蛇叔。

    一方面是确认红豆的动向,毕竟人是他带出来的,带不回去也得亲眼见一下是不是安全。

    才十四岁的小姑娘,哪怕经历过战争,犬冢獠也怕红豆那种性子,不小心就被人给拐了。

    世界可是很复杂的。

    另一方面则是,犬冢獠想在蛇叔这里再下一个保险。

    再怎么说,蛇叔也是他的老师吗,弟子有事,怎么能不去麻烦一下老师呢。

    何况蛇叔好久都没跟他说说血继限界的事情了,有点按耐不住心里的好奇呢。

    眼看白丸恢复的七七八八,自个的外挂就要走到头了,适时的关心一下未来前景不过分吧。

    因为蛇叔就在附近,哪怕没有红豆帮忙,犬冢獠花了点功夫还是找到了地方。

    并没有叛逃,也未曾被通缉,还是木叶在编忍者身份,蛇叔就不用东躲西藏。

    虽然没改得了喜欢挖地打洞的习惯,但蛇叔的秘密基地并不十分隐蔽。

    至于说为什么又是秘密基地,蛇叔有秘密基地这不是世界意志赋予的标配吗?

    不好奇蛇叔又挖了个秘密基地,而是进来之后,犬冢獠见到的第一个人却是个熟人。

    “前辈,你……”

    看着眼前这张普通大众老脸,犬冢獠多少有些好奇。

    “我本来就是大蛇丸大人的部下,离开了一线,来服侍大人并不奇怪吧?”

    负责接引带路的三山岩笑的好开心,很满足犬冢獠现在这幅好奇又惊讶的表情。

    好吧,三山岩的理由很成立,犬冢獠无法反驳。

    只能说,蛇叔的魅力无人能敌,下到未成年的萝莉,上到已经退居二线的老头,都拜倒在脚下。

    想想原来的蛇叔,用自己人做试验品,搞得天怒人怨,被木叶通缉,木叶都还有人愿意给蛇叔卖命,三山岩退休了跑来继续当狗腿子也就很说得过去了。

    现在蛇叔只是离家出走而已,干下了攻破岩忍村,奠定三战胜利这般将声望推向巅峰的大事,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那魅力可不正是如渊如海么。

    因为犬冢獠的教唆,三战之中,天下公认最耀眼出彩的那个,就是三忍冷君大蛇丸呐!

    于天下战局僵持之中,以若是兵力首开省局,横扫了沙忍。

    当战局来到最后巅峰时,又是蛇叔一己之力打破岩忍村,让胜负倾斜。

    最后更是一锤定音,让木叶横推了岩忍的云忍,彻底奠定木叶三战最大胜者的局面。

    一桩一件事情数过来,虽然并不太多,但也不需要更多,就这几件事情,已经足够蛇叔享誉天下了。

    遍数三战,出彩的人物各有风光,可有哪一个能跟蛇叔一较高低?

    何况四代上位,多少人都觉得蛇叔委屈了。

    蛇叔现在简直就是人心所向啊。

    这么一看的话,犬冢獠忽然发现,哎哟我去,蛇叔这已经是走上了逆天之路了啊。已经背负天下期望了。

    “师酱,可真是厉害,不声不响的,大事就干成了。”

    满心的都是感慨,自叹弗如。想他犬冢獠各种作死各种冒险,还有原著打底,上蹿下跳的折腾,可一对比,在蛇叔面前就什么也不是了。

    真是好惨好凄凉,很残念啊。

    “小红豆,给你师兄倒茶。他不喝水。”

    端坐的蛇叔清淡的扫了一眼感慨又残念的犬冢獠,不打算理会他莫名其妙的称赞。

    “咚~”

    茶杯被重重的顿在面前的桌上,红豆脸红的像烧,恶狠狠的瞪着犬冢獠,胡乱的添上了一杯茶水。

    明明我才是老师的第一个弟子,凭什么这个后来的白毛是师兄?

    小红豆心里不忿,不敢对老师有意见,但对犬冢獠就不会有好脸色。

    “我不会跟你回去的!”

    天差地别的态度,恭敬的给蛇叔添上茶水,红豆临走之前,恶狠狠,带点咬牙切齿味道给犬冢獠留下了一句话,还有一个气冲冲的背影。

    “啧~龙血骑士变身还没完啊。”

    对红豆的心思心知肚明,犬冢獠淡定的吐槽一声便作罢。

    都已经是师兄了,就得有师兄的气度,跟未成年的小孩子就不要置气了。

    “有头绪了吗?需要我帮助?”

    蛇叔没动桌上的茶水,反倒是在红豆离开之后,率先出声。

    “有头绪了。”

    犬冢獠给出了肯定的回答,同时也有点小诧异。

    并不是诧异蛇叔的话没头没尾,现在蛇叔可是身负天下众望呢,多得是像卖好的人,什么消息蛇叔想知道还能有障碍不成?

    犬冢琢磨的事情,蛇叔恐怕早就知道了。

    人虽然不在木叶,但蛇叔毕竟还是木叶一份子,只是离家出走,又不是破门而去,关心关心木叶的情况也是理所应当。

    犬冢獠诧异的是,蛇叔居然会主动提出需不需要帮助。

    早就已经习惯了蛇叔日常坑弟子的犬冢獠,还是第一次从蛇叔嘴巴里听到要帮忙的意思。

    妈个鸡,好特么感动有木有!

    蛇叔虐我千百遍,忽然变得有爱心了,一时间我有点恍惚啊,肿么办!

    “这个给你,需要的时候打开。”

    蛇叔惯例取出个卷轴放在了桌上,然后开始喝茶。

    有些凉了的茶水,还有冒着淡淡的雾气,端坐捧杯的蛇叔看着淡定的一副八风不动的宗师气度。

    这份做派,看的犬冢獠再度怔了一下。

    蛇叔……怎么变化这么大?

    虽然还是爱打洞,虽然还是那副纵欲过度小白脸的面容,虽然一双蛇瞳依旧明黄的渗人,虽然声音还是那么暗哑奇异,虽然……

    总之蛇叔看上去就不想个好人,但现在意外的居然变成了个好人。

    犬冢獠都感觉他面对的可能是个假的蛇叔了。

    不过,对蛇叔一心一意的红豆,是不会认错人的。

    讲真,蛇叔现在这幅万事成竹在胸,风轻云淡,红尘不萦在心的做派,看的犬冢獠真的有点慌了。

    我该不会……彻底把蛇叔引导到歪路上去了吧!

    明明蛇叔身上的变化应该是喜人的,可犬冢獠真的有点方。

    相比现在这个感觉陌生的蛇叔,还是觉得以前那个让人提心吊胆,随时都有可能一言不合暴起杀人的蛇叔更叫人安心呐。

    求豆麻袋……

    我怎么会觉得以前那个危险的蛇叔更好呢……我是不是把自己玩坏了?

    大爷绝不可能是抖m啊,我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