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二章:去还是不去?
    信,一个谜一样的人物,原著中属于编外增加设定添上的一个角色。

    有着迷一般的自信,还有迷一般对宇智波鼬的崇拜。

    是个十足的沉迷宇智波鼬无法自拔,甚至因此认为自己一个移植了写轮眼的外人,是个坚守宇智波纯洁与真理的神,计划干掉二柱子这个叛徒。

    能够被宇智波鼬的魅力感染,深陷其中不可自拔,相信比鼬更出色的斑爷,宇智波信一样抗拒不能。

    失去了带土这个最好的人选,那宇智波信来代替,想来斑爷也是愿意的。

    至于蛇叔说的,宇智波信死了的话,犬冢獠就当没听到。

    显然蛇叔是叫人蒙了,宇智波信出场的时候四战都结束了,人家还跳出来演了一次丑角。怎么可能现在就死了呢。

    明显这里面有人做了手脚,从风格上判断,斑爷应该还是不会的,有可能的应该是黑绝。

    制造假死的事故掩人耳目,营造一个机缘巧合把信送到斑爷手上。

    黑绝干这事又不是一次两次了,早就烂熟于心。

    从宇智波家出来,犬冢獠隐隐就有这样的猜测,等跟蛇叔亲口确认过之后,就坐实了这种猜测。

    宇智波信,姑且就叫他宇智波信,也只有这个有着蜜汁自信的男人,才会干下那种顾头不顾腚,画蛇添足的事情。

    明明没有那份金刚钻,却非要去揽瓷器活。

    信心满满的以为能够将犬冢琢磨他们一网打尽,可回头才发现,哎呀我去,居然跑了一个,不行我的回去把尸体收了,不然蛛丝马迹就多了。

    这就是宇智波信,总体来说,是个心比天高,可惜命比纸厚不了多少的悲剧,唯一值得称道的是他的野心,而最可笑的也恰恰是他是野心。

    “但是为什么呢?”

    已经从最初的愤怒中冷静下来,犬冢獠找到了真凶,却发现搞不清楚他的意图。

    人干一件事情,总会有所图的,可宇智波信袭击犬冢琢磨他们这么一个中队的木叶忍者为的是什么?

    挑衅木叶?斑爷的计划里似乎没有这些。

    打击报复?木叶跟他好像没什么冤仇,根据蛇叔透露,实验完全是他自愿的,所以打击报复,不存在的。

    “总不能是为了给斑爷出口气吧?真这样也太特么不着调了啊。”

    犬冢獠百撕不得骑姐。

    “好吧,精神病人思维广,我的脑洞比不上人家,还是不猜了。先想想,到哪去把他抓出来吧。”

    宇智波信这个人,犬冢獠也是仅限于知道,具体性格一知半解,毕竟是龙套角色,还是后期追定的人物,能够知道已经很了得了,再细致深入的认知是没有的。

    至于说去哪里抓人,实际上根本不用想,往雨之国去肯定是对的。

    毕竟宇智波信现在代替的是原来带土的工作,照葫芦抓嫖就是。

    只是这其中的难点可真把犬冢獠给弄住了。

    “雨之国也不是不能去,就是不知道现在佩恩把轮回眼开发到什么地步了。如果是六道俱全的话,我这一去,根本就是肉包子打狗,自寻死路啊。”

    根据原著,这里面有个时间落差,对犬冢獠来说很模糊。

    所谓的半神半藏,到底是什么时候被干掉的?

    在半藏被干掉之前,佩恩还没有强到离谱的地步,只是勉强能用外道魔像挣脱威胁,就走小南。

    如果正处于这个时期,犬冢獠咬牙还是敢去雨之国走一趟。

    但干掉半藏之后,佩恩的六道就已经完成了。到了这个时间节点,斑爷不出,佩恩已经是毋庸置疑的天下第一,单人能够吊打木叶的神人。

    万一跑去雨之国抓人,碰到这样一个无敌的佩恩,犬冢獠觉得他可以洗洗睡了。

    六道在手,吊打天下,面对这样的敌人,别说抓拥有空间能力的宇智波信,犬冢獠连自己都不能保证活下来。

    犬冢獠在思考,权衡。

    这一蹉跎,就是好几天时间溜了过去。

    直到某天,犬冢獠连续一日三餐都没有见到红豆,这才发觉好像有哪里不对。

    “笨蛋,白痴,大傻子,我去找老师了!”

    手上捏着红豆留下的纸条,犬冢獠站在红豆的房间里,整个人都有些茫然。

    “我这是,把人丢了?”

    找红豆来当个带路党而已,一不留神居然把人弄丢了。

    “你可是在职的忍者啊,带你出来我也是借调的啊,你这么跑了,我回去怎么交代?光这张纸不够啊妹子!”

    想想回去将要面对的问题,犬冢獠忽然有种作茧自缚的感觉。

    明明因为自己的刺激,红豆那么渴望跟在乎蛇叔,怎么就没注意到眼下对她来说,就是个绝好的机会呢?

    就说一直看他不顺眼的红豆,怎么那么痛快就答应帮忙当带路党了。

    原来是在这里等着他呢。终日打雁,今天这是叫雁啄瞎眼了。

    “麻蛋,一个两个都不消停。都给我找麻烦。”

    嘟囔的骂了一声,把纸条往怀里一塞,犬冢獠也是没办法了。

    追是追不上的,人早就走了一天了,红豆也是再怎么不争气,那也是中忍,有一个白天时间,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犬冢獠这会就是把鼻子换成白丸的,估计也是追不上了。

    而且红豆了解他,绝不会给他留下太多追中的痕迹。

    指不定跑到荒山野岭通灵一跳蛇来,藏到蛇嘴里继续跑路,这么一屁的气息都留不下了。

    以红豆的秉性,丫绝对不排除这么干的可能。

    “算了,我还是继续想想,到底要不要往雨之国走一趟。”

    事情已经发生,大意之下太过后知后觉,这会再想亡羊补牢彻底没戏,犬冢獠索性把无可挽回的既成事实抛开,继续琢磨自己的事情。

    “决定了,雨之国一定要走一趟。小红豆都敢冒着被定义成叛逃的风险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凭什么我不敢走一趟雨之国?”

    终于做了决定,不要怂,正面刚,犬冢獠立马雷厉风行起来。

    犬冢琢磨到底是在心里又一块非常重要的地位,不往雨之国走一趟,犬冢獠念头不通达。

    “不过在这之前,还需要再做一些准备已备万全才行。”

    明确了心意,犬冢獠念头顿时就是清爽,事情也分明起来,没有冲动的坐起而行。反倒开始仔细谨慎的做起了准备。

    不管佩恩现在到底成长到什么地步,雨之国只要还有小南跟长门两个在,就是忍界数一数二的龙潭虎穴。

    你根本不知道已经通灵了外道魔像的长门,到底什么时候就会爆发。

    面对这样可能的敌人,犬冢獠认为,做再谨慎的万全准备都不为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