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一章:求证
    透过树冠投下的阳光破碎成开来,在幽暗的丛林里形成道道光柱,透亮的能让目光看见空气中的浮尘。

    身边是一片葱郁,眼前阳光星碎,鸟语萦绕在耳边,呼吸时间都是清新,行走在这样的林木之间,有股别样的宁静与美丽。

    但犬冢獠并没有心情去感受这一切,也没有心思去享受自然丰美。

    没有从宇智波富岳那里得到想要的答案。把可能的目标越过了万花筒,直接向永恒万花筒预计,却发现根本就没有。

    没有得到宇智波带土,谋夺眼睛也失败。以斑爷的能耐来说,应该还有备用的方案,如果弄不到空间系的万花筒,那么弄一个更厉害的永恒万花筒来代替,应该是命不久矣的斑爷最可能采纳的方法。

    不过这个猜测在跟宇智波富岳沟通之后,被推翻了。

    不过犬冢獠还是不相信,斑爷就这么简单的放弃了。

    斑爷根本就不是那种怕困难的人。

    所以思路没错,只是找偏了方向,既然宇智波一族没有出问题,那就换一个思路好了。

    犬冢獠始终确信,斑爷是个迷恋自己血继的人,找一个冒名顶替的人来代他死后行走,必然还是要在写轮眼这个血继限界上做文章。

    那么宇智波一族一切正常的情况下,斑爷要怎么继续在写轮眼上做文章呢?

    这个问题,犬冢獠觉得应该去问问蛇叔,于是便找来了红豆。

    “还需要多久?你确定你确定了位置了吗?”

    跟在一脸严肃的红豆身后,犬冢獠看着她认真的模样,还是感觉有些不靠谱。

    毕竟这位同门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最近对他的态度越来越差了。不排除可能阳奉阴违的干活。

    “跟着走就对了,我的通灵术可是从老师那里继承来的,哼!”

    鄙视家嫌弃,不加掩饰,红豆越发对犬冢獠不假辞色。即使得意自己能得到蛇叔的通灵术,也还是忍不住对犬冢獠横眉。

    红豆看上去对犬冢獠很是苦大仇深。

    “所以,我最近又哪得罪你了?”

    犬冢獠也有些纳罕,很想问一问,红豆你最近是不是长大成人了,正式有了女人才有的专属红buff?

    今年都十四岁了,你的姨妈来的也够迟的哈。

    “又?你还知道用又啊?我还一直以为,是我多心了。不过现在看来,你至少还有点自知之明,哼哼!”

    皱着鼻子发出猪鼻子声,红豆斜着眼往犬冢獠脸上看,满眼的都是嫌弃。

    尚在保质期,发育良好的大萝莉御手洗红豆,犬冢獠一点也喜欢不起来。

    这个蹭的累,说了半天,你到是告诉我,哪得罪你了好吗?

    犬冢獠表示满头雾水,然后便不再说话,眼观鼻,鼻观心,一副不闻窗外事的专注,埋头赶路。

    要不是因为木叶只有红豆传自蛇叔的通灵术能够找到人,犬冢獠才不会去叫这个难搞的女人。

    红豆又丢过来一个嫌弃鄙视的眼神,结束了这次短暂的的交流。

    一番简短且并不友好的沟通,可能出现的信任危机消弭无形。

    日升月落,这一走就是匆匆数天。

    直到一天,在城镇落脚的时候,听到人们议论纷纷说附近村子来了一个变态和肥羊这样的消息,犬冢獠就松了口气,确认红豆并没有带错路。

    自来也当初追着蛇叔离开,两个可谓是痴男怨……焦不离孟。有变态偷窥狂在的地方,蛇叔一定不会离得太远。

    至于说那个肥羊,应该是个意外。

    “或许并非意外也说不定啊。”

    捏着下巴,犬冢獠对纲手出现在附近的传闻很感兴趣。

    说是三忍,可你们三个离开的时间可是错开的,这会又若即若离的聚到一起了。

    自来也还有基友做借口,那纲手的借口是什么呢?

    显然这里面的问题很耐人寻味啊。

    世界说大不大,偏巧你们三忍离家出走都能撞一块,说是无意巧合,谁信呐!

    安排好急公好义,感慨世风日下嚷嚷着要拔刀相助产出扰民变态的红豆,犬冢獠独自出了旅社,往城镇偏僻处走去。

    “急匆匆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刚来到镇子外的荒僻处,还待在往僻静深处再走一阵,蛇叔一如既往有特色的声音就在背后响起。

    犬冢獠脚步一顿,心里一动。

    他的感知完全没有发现蛇叔什么时候出现的。

    以触摸影级的准影之姿,居然让蛇叔到了身后,发声之后才恍然发觉,犬冢獠不禁要感慨,蛇叔越发深不可测了。

    没走上邪道的蛇叔,现今正是一生之中最好的时光,无论身体还是精神都是巅峰中的巅峰,每天都锐意精进,愈发向着如渊如海的方向狂奔而去了。

    就蛇叔现在这么简单的一声,犬冢獠就敢断定,蛇叔至少已经走到了影级之中的极高深处,说不定三代雷影复生,都能正面抗一波。

    “只是有个问题必须要跟师酱求证一下,并没有什么大事。”

    压下心中浮起的杂念,犬冢獠平静的回身,身后欣然而来的真是许久不见的蛇叔。

    夕阳西下,晚风微醺,随风而来,步履轻盈的蛇叔,已经没有了往日木叶上忍的制式打扮。

    摘掉了木叶的护额,一头垂肩的长发在晚风中轻飘,类似长褂的外衫罩在身上,衣袂下摆抚动着,除了腰上没有扎那根奇怪的紫色腰带,蛇叔愈加有了原著的风采。

    如果不是脸色太过苍白,任谁见了蛇叔,都要说上一声,好一个美男子。

    可惜,那双明黄蛇瞳跟一脸的不健康肤色,毁了蛇叔的美男称誉。

    “还有什么问题居然能够难倒我的弟子,真是有些不可思议,那就说来听听,是什么问题?”

    蛇叔有点讶异,犬冢獠这个弟子,给他的印象,向来都是能说会道,深谋远虑。永远都是胸有成竹的做派,好似天下就没什么事情能够难住他。

    这可是蛇叔亲自验证过的。

    忽然有一天,感觉无所不能的弟子,大费周章的跑来向他求证问题,可真是出乎意料。

    “师酱,团藏的手臂,已经不是他的了吧?”

    没有在意蛇叔惊异的调侃,犬冢獠心平气和的问出了个属于秘密的问题。

    关于跟团藏的合作,蛇叔可从来没有提过到底是什么。

    “你都知道了啊。老东西的胳膊,确实已经换过了。”

    面对犬冢獠揭破秘密的问题,蛇叔却表现的很淡然,大有理应如此的感觉。

    犬冢獠与蛇叔多次的交流跟沟通,所建立起来的形象,在这一刻起到了作用,让蛇叔根本没有心思去追究他为什么知道秘密的问题。

    “那么师酱,那个手臂的来源是谁?”

    得到蛇叔肯定的答案,犬冢獠的眼睛一亮,紧接着又提出问题。

    “是叫……信,一个非常不错的孩子。可惜后来死掉了,真是可惜了。”

    蛇叔迟疑的略微思考了一阵,才想起了一个名字,说到后来,到是真的感觉发自真心的感觉可惜。

    全无排斥的体制,多好的素材,真的是可惜了。

    晚风渐冷,师徒叙话,犬冢獠的眼神大亮。

    果然就是这样,事情串联起来,谜底揭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