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九章:拒绝
    火影办公室,窗外阳光正好,透过了玻璃的暖阳是透明的黄。

    室内充满了阳光的味道还有书卷的气息,两者交织在一起,形成别样好闻又舒坦的味道。

    暖阳里书香四溢,不能再心旷神怡。

    设计大楼,安置火影办公室的那个大匠,是个了不得的人才。

    只是简单的利用自然环境,再结合了火影办公室内会出现的情况,就营造出了绝好的办公环境。

    当然,让纲手把这里当成睡觉的地方,也是绝好的。

    “獠,你太冲动了。”

    坐在堆满了文件的办公桌后面,波风水门有些头疼的看着闭口低头,垂着眼睑,看似虚心受教,实则油盐不进的犬冢獠。

    怎么就跟暗部的人直接动手了呢?虽然是根部,可那也一样是木叶在职在编的同僚啊。

    小太阳上台之后,千头万绪,渐渐也感受到了火影这个看似荣耀,实则责任重大的负担。

    他并非变的迂腐,而是有自己的行事准则,用沟通与和善来感化反对派。

    犬冢獠这种不服就干的做派,十分不符合小太阳完美继承了三代目风格,并且想要继续发扬光大的准则。

    “师兄,斗而不破吗,竞争才是成长,一家独大不是长久之计。而且根部的行事手段,非黑即白,太过于武断了。长此以往不是好事来的。我这给他们个警醒,也好让他们收敛一下。”

    犬冢獠的解释看上去很像那么回事。

    但话里话外,叫一声师兄,还是在避重就轻。

    “而且现在是师兄主政了,有些无法无天的人,也该警告一下了。”

    古井无波的眼神看向一旁安坐抽烟的三代,犬冢獠意有所指。

    三代主政的时候,念及旧情,不好收拾团藏,以免有人寒心,现在木叶已经改天换代了,团藏还不知收敛,果断是欠收拾。

    “吧嗒~吧嗒~”

    三代似老僧入定,只一味的抽自己的烟,对犬冢獠视而不见,一副近距离看客的样子。

    卸任之后,按照惯例成为长老的三代,越发老奸巨猾了。

    犬冢獠在跟波风水门拉关系,讲道理,有意无意将矛头指向他,而我们的猿飞日斩长老不置可否,就像个行将就木,毫无朝气的老头子。

    清楚原著的犬冢獠可不认为这一切表象就是真实,我们的猿飞长老可是在四代战死之后,又重新出山,挑起火影重担继续奋斗了十几年,越老越辣的老狐狸啊。

    “哎~说说,你有什么线索了吗?”

    看着插科打诨,说着完全能联通的歪理的犬冢獠,波风水门越发的头疼起来。

    但也知道犬冢獠看似平静甚至寂静的外表下,掩藏着随时都可能爆发的火山。

    于是也就水顺推舟,暂时按下了处理犬冢獠跟根部动手的事情,将话题转移到当务之急。

    “有点眉目了。不过还需要再求证一番才能确定,目前只是猜测,不能详说。”

    回到正题的犬冢獠恢复了严肃。

    “那么这件事情就由你来负责吧。毕竟琢磨前辈是犬冢一族的族长。”

    波风水门的吩咐没有任何问题,恰到好处。

    既然你是第一个知道消息,第一个赶到现场,第一个有了眉目,且又是犬种族人,还跟犬冢琢磨这个前族长关系匪浅,那当然是恰到其份了。

    “关于犬冢一族的新任族长,獠你有没有什么建议。”

    这边两师兄弟交流完毕,三代放下了烟锅,有些不近人情的插了一句话。

    犬冢琢磨尸骨未寒,三代这边却已经开始着手准备新任族长的事宜了。

    但对此,犬冢獠没有做多余的表示。犬冢琢磨的死,固然伤悲,可蛇无头不行,新组长的遴选是必须启动的环节,而且越快越好,这有便于安抚犬冢一族的人心。

    旧的主心骨倒下,新的主心骨竖起来,才能形成力量,才不会产生不必要的混乱,才能更好的给犬冢琢磨报仇雪恨。

    “獠,你来担任新的族长怎么样?”

    波风水门接过了三代抛出的议题,提出了一个可行的方案。

    论实力,论职位,论亲疏,犬冢獠虽然年轻,但绝对是目前犬冢一族最理想的族长接班人。

    实力足以对抗影级高手,职位也高居木叶一部之长,亲疏关系上,蛇叔的弟子,三代的徒孙,四代的师弟,如果这些还不足够的话,那么加上犬冢獠在犬冢一族的声望,那就真是手心手背都是自己人。

    所以关于犬冢一族新组长怎么选择,对在座的两位火影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

    最合适的那个人选,一直就在眼前。

    犬冢獠自然也明白,而且看两位火影的配合,恐怕他们对这个安排也都早有定计在心了。

    他成为犬冢一族的新组长,无论是对火影,还是对村子,都是再好不过。

    对上能够依赖火影系出身,跟新晋上位,需要支持的波风水门直接沟通,对下仰仗族内的声望跟支持,完美传达意见。

    而且犬冢琢磨在世的时候,虽然从来没有明说,甚至都没有透露过一点意思,但他的所做作为,都是在位犬冢獠成为族长铺路。

    只为了对抗团藏当初的舆论攻势,犬冢琢磨完全没有必要搞那么大声势,玩命的在族内提高犬冢獠的声望。

    只要简简单单通过人透露出一个支持的意思,就够了。

    如今旗至中盘,犬冢獠上位是最两全其美的事情。

    不过犬冢獠现在却并不想接过两位火影递过来的梯子。

    “还是让爪来吧。现在她才是最合适的。”

    沉吟了一阵,犬冢獠选择拒绝提议。

    “犬冢爪吗?也好。”

    有些意外犬冢獠别出机杼的提议,不过波风水门略作思考便点头同意,同时看向犬冢獠的目光就柔和了起来。

    别看犬冢爪跟自己父亲闹得不可开交,但到底是相依为命多年,父女连心,猛然之间失去了自己跟自己闹腾的父亲,还有个小女儿需要拉扯。

    天崩地裂的变故来的太突然,整个世界都好像一念之间将犬冢爪这个大咧咧没心没肺的姑娘抛弃了。

    这是个时候,让她成为族长,给她在带孩子之外再找些事情做,让她没时间胡思乱想,才是最重要的。

    当然,这只是犬冢獠妇人之仁的小家观念,但耐不住哪怕失之偏颇,有置大事不顾的嫌疑,可这就是亲情。

    而且这很符合三代跟四代的执政理念。于是稍作权衡之后,波风水门的首肯就很自然了。

    “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告辞了,师兄。”

    大事小事商议敲定,犬冢獠还要继续去求证自己的猜测,于是干脆的告辞。

    “獠已经成长起来了。”

    等犬冢獠关门离开,波风水门这才向着三代感慨了一句,开始了两人之间的交流。

    “能够照顾到他人的心情,虽然还有些冲动,不过獠一直是个好孩子。”

    重新吧嗒了口烟锅,三代目看上去也发慈祥。

    没有什么比一个老人,看着自己数十年孜孜不倦,辛劳打理的理念在木叶申根发芽更欣慰的事情了。

    犬冢獠虽然跟团藏一直很不对路,行事手段也偏于暴烈,但在老人家的眼里,一白遮百丑,只要合了心意,那些都不是事,全当小孩子脾性,瑕不掩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