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八章:诡异情况
    树影斑驳,枝叶婆娑。

    犬冢獠带着白丸急奔。

    风驰电掣中,丛林绿影如梭而过,被抛在身后。

    忽然他的身影一顿,猛地停了下来。

    前方是一条窄小的潺潺溪流,就夹在铺地的花草之间。

    这是一块丛林中的小小草地,偶尔枯黄焦黑的花草显示出之前这片环境秀美,适合扎营修整的地方曾今有过一场并不激烈的战斗。

    不,或许并不该说是不激烈的战斗,而是一场毫无抵抗之力,简直摧枯拉朽的战斗。

    而且敌人还有余力,在战斗之后卷走了所有人的尸体。

    除了犬冢琢磨拼死逃了出来,现场再不见任何一个他的伙伴遗体。

    “白丸,来找找看,是什么人。”

    站在草地边缘的树木上,犬冢獠并没有踏进还有稀疏战斗残迹的战场。

    “呜呜~”

    白丸低头,左右嗅了嗅气味,扭头对犬冢獠发出叫声,带着不解的疑惑。

    她的鼻子,并没有闻到什么可疑的味道。

    犬冢獠的眉头颦蹙了起来。

    “连白丸也闻不出来吗?”

    犬冢獠自己分辨不出来,可现在连比他强大数倍的白丸也难以分辨,这就有些出乎意料的复杂了。

    犬冢一族的鼻子,通过秘术修炼之后本来就不比普通的犬类差,犬冢獠就是其中的佼佼者。而只论嗅觉,白丸更是有史以来无出其右。

    毕竟白丸现在已经是影级,恐怕已经是世界上最厉害的狗了。

    但就是白丸,也没有找到预想中的敌人气息。

    “但这里绝对就是琢磨大叔说的地方了,不会错的。”

    皱着眉头自言自语,犬冢獠从树上跳进了草地,细细观察起来。

    左右东西,不成连续的枯黄焦黑,偶尔有那么一两处翻飞了草皮,裸露出黄色泥土的残破。

    这些无不表示当初这里确实有过一场战斗。

    踱步到了娟娟溪流傍边,犬冢獠看到了几丛被压倒的花草,看形状应该是有人当时正坐在这里饮水或者梳洗休息。

    看痕迹,当时的人一定很放松。

    这样的放松,不符合一个忍者的自我要求。

    但也可以理解,毕竟这里距离木叶已经不远了,属于木叶直接防御可以辐射的范围之内,在这里修整,放松一些无可厚非。

    毕竟忍者也是人,并不是冷酷无情,没有思想,不会疲惫的机器。

    草地上残留的血迹并不多,而且已经被路过的野兽破坏过,变得凌乱且模糊,无法再通过血迹泼洒的痕迹推断当时交战的情形。

    唯一能够看出来的,就只有稀少血迹所透露出来的一点信息。

    敌人来的很突然,属于毫无防备的偷袭,而且实力非常强大,以至于犬冢琢磨为首的一个中队都毫无抗拒之力,短时间就被摧毁杀戮。

    “白丸,去周围找一找,有没有什么线索,重点搜集陌生气息。”

    仔细观察推到过后,所得信息寥寥,犬冢獠不得不吩咐白丸。

    “汪~”

    如白光窜出,一阵之后白丸遍寻周边返回,却也没有带来任何收获。

    “比想象中的复杂。从琢磨大叔那里得到消息,已经第一时间赶到,而且看现场的迹象,除了被血腥味吸引的野兽,我应该是第一个。”

    但却真的没有什么收获,除了确认了一遍从犬冢琢磨那里得来的寥寥信息之外,全无收获。

    敌人好像根本就不是人,来无影去无踪,连一点气味都没有留下。

    就连犬冢琢磨这个当事人,自始至终也没有看到敌人的面目。

    救治过后,在能够开口的犬冢琢磨口中,敌人就是一道无可抵御的鬼魅黑影。

    如果不是他在第一时间当机立断拼命逃跑,恐怕就连被袭击的信息也带不回去。只能等任务时间过去,木叶察觉不对才会追踪搜索过来。

    犬冢獠的眉头皱的更深。

    情况不应该是这样的。如果是敌人,再怎么样都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

    可现场却偏偏什么都没有。

    而且看现场的迹象,并非敌人最后抹除了出现过的痕迹,而是从开始就没有留下任何可寻的迹象。

    情况变得有些诡异起来。

    火影这个世界,有什么样的人,或者什么样的能力,才能办到这种杀人不留痕,神出鬼没的事情?

    “事出反常必有妖。如果连我也找不出线索,恐怕整个世界都不可能有第二个人来破开这个无头秘案了。”

    脑子里存储着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的秘密还有咨询,犬冢獠已经是最能抽丝剥茧的一个。

    心中的火在燃烧,他却越发平静。

    遇大事,需静气。

    犬冢獠不会让焦躁跟怒火迷了自己的神智,让自己无法清醒的思考。

    不管敌人是有心还是无意造成了现在的局面,只要他一失去理智怒火中烧,那正好,就着了敌人的道,给了人家方便。

    眼下的情况虽难,但犬冢獠没有想过作罢。

    犬冢琢磨不仅仅是犬冢一族的族长那么简单,对犬冢獠来说,虽然从来没有承认过,也绝对不会承认,但犬冢琢磨确实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第一个走入心里的人。

    这个长相粗狂,看似粗豪,却粗中有细,被女儿叫做黑炭的男人,在他彷徨中用冷漠坚冰包裹自己以防御,将自己努力的从世界割裂的时候,接纳了他,几近完美的尽到了一个父亲的职责。

    不管当初是出于一个族长的责任还是其他什么因由,犬冢琢磨都代替了亲人的职责,安抚了他犬冢獠当初骤然降临,那一颗警惕又忐忑,对万事都拒绝与防备的冷漠之心。

    犬冢琢磨对犬冢獠来说,是替他拨开迷雾的人,是引导他融入世界的人。

    在心中一直有着无可取代的地位。

    现在犬冢琢磨莫名其妙就死了,犬冢獠绝对不可能什么都不管,就像陌生人般无视。

    他不但要管,而且还要管到底。

    “咻咻~”

    几道破空声姗姗来迟。

    “前面的人,暗部办事,你破坏了第一现场,快举手投降!”

    左右两拨泾渭分明的暗部出现,气息更加冷酷的那一拨暗部,毫不客气的警告着,拿出了兵器。

    没有从犬冢琢磨这个唯一的幸存者那里得到信息,能够在这个时间赶到,已经很能够说明木叶暗部的能力。

    但这并不能成为他们要挟犬冢獠的筹码。

    “这种语气,这种非黑即白,杀伐果断的行止,你们是团藏的人,根部出来的吧?”

    犬冢獠回头,目光冷漠。

    “对长老大人不敬!拿……”

    奉团藏如神魔真理的根部,直接炸毛,可惜他找错了对象。

    “滚!”

    舌绽春雷一声爆喝,正在是心里怒火难平,犬冢獠挥手之间,雷光轰然卷空而出,将扑上来的根部忍者轰飞。

    不管是不是借题发挥,根部这般的行事风格,正好撞到了铁板,他们的威风,对着犬冢獠耍,可是找错了对象。

    这世上,犬冢獠怕的东西不少,唯独不怕团藏,更何况是他属下这些被洗脑了的老鼠崽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