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七章:是谁?
    如今的木叶,已经又来到了一个顶峰时期。

    不同于初代时双雄吊打世界的威霸,也不同于二代跟三代时期通过制度与调节,粘合内部力量,以绝强资源跟积累会战群雄。

    如今三忍如日中天,正是一生最为巅峰的时刻,老一辈的三代跟团藏咬咬牙也还能赤膊上阵,巅峰将过未落。

    下一代的接班中人有四代波风水门这种惊才绝艳,正式接过旗帜,大权在握的后起之秀。

    然后以犬冢獠为首的新生代也在战争中崭露头角,并且急速成长。

    虽没有初代那般威震八荒,霸绝当代,但如今的木叶,却全面超越了二代跟三代时期,正式进入了群英荟萃的阶段。

    木叶正处于一种熠熠生辉的时间段里,老中青少代代人才可谓井喷。

    无论是兵对兵还是将对将,木叶都不怵任何人。

    人才鼎盛的木叶,如今哪怕自缚双手,也能把对手吊起来打。

    如此这般犹如史前怪兽的木叶,躲都来不及,只要不是脑袋长了蘑菇或者种了草,没有谁会平白无故的招惹。

    然而两代影的讨论,却拿不出一个能让彼此信服的推论来。

    从最有可能的敌人入手,一个一个假定抛出来,思考之后又一个一个的否决。

    应该无人敢于冒犯的木叶,一个中队全军覆没,却找不到半点凶手存在的头绪。

    这情况就有些诡异了。

    “到底是谁?”

    听了半晌的犬冢爪恶狠狠的插话进来。

    到底是父女连心,老爹正在里面生死未卜,这边两代火影讨论凶手却互相否决,迟迟找不到头绪,犬冢爪终于是按耐不住。

    “小獠正在里面,等他出来,就能够知道的很清楚了。”

    两代火影对视了一眼,默契的选择让三代出面回答情绪激动的犬冢爪问题。

    果不其然,看在三代多年积威的份上,犬冢爪没敢继续造次,只是那股憋闷,让她看去愈发阴沉的好像阴雷将要炸响,让怀里的犬冢花想哭不敢哭。

    有犬冢爪这么一插嘴,两位火影也不好再继续探讨下去,于是本来就僻静的走廊越发寂寥,只有几人交织在一起的呼吸声起伏着。

    在犬冢爪越来越粗重的喘息声中,她怀里的小萝莉越发可怜起来。

    “叮~”

    忽然,不详的红色灯光一变,随后熄灭。

    门外的几个大人瞬间把心提了起来。

    “咔嚓~”

    紧闭的急救室门内响起开关声。

    “怎么样?老爹怎么样了?獠,老爹他……”

    不等里面的人打开门,急不可耐的犬冢爪已经抢上一步,一把将门推开,叫嚷起来。

    “您是犬冢爪女士,对吗?”

    门后出现的脸庞并不是犬冢獠,这让犬冢爪的问话难以为继。她是个脸上还挂满汗珠的女性医疗忍者,面目疲惫而平静。

    她看着犬冢爪,语气并不失礼,可整个人却没有半分喜气。

    犬冢爪的心不住的开始往下沉。

    “是……”

    嘴巴忽然变得好干涩,仿佛刚从沙漠之中千里跋涉,犬冢爪无意识的用力,将怀里的孩子抱紧,却依旧没有从往日炙热的小身躯上感觉到丝毫温暖。

    “妈妈,疼~疼……呜…呜……哇哇哇……”

    已经饱受惊吓的小姑娘犬冢花,再被妈妈这么突然用力抱死在怀里,终于在挣扎无果之后,一瘪嘴放声大哭。

    “请让孩子保持安……算了,您还是进来吧,犬冢琢磨大人的时间并不多了。”

    开门的女医疗忍者依然是麻木这脸,侧身让开了道路。

    并非她毫无人性,不知道表达悲痛,只是因为工作关系,见惯了生离死别,已经疼到麻木,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安慰。

    不再以医院的条条框框来约束犬冢爪,已经是她能够给的最大安慰。

    “四代大人,拜托了,还请帮我照顾一下这孩子。”

    噩耗来临之前,犬冢爪各种暴躁难耐,真的事到临头,她反倒骤然紧绷之后没有崩溃,反倒忽然变得有条理了起来。

    突然的就从蠢蠢欲动,将要喷发的火山变成了千年森冷的寒潭深水,犬冢爪将哭泣的犬冢花交给四代,也不管他是否同意,一转身便进了监护室。

    “哎~水门,把孩子给我吧。你也进去看看。”

    目送神态气度极端转变的犬冢爪步入急救室,三代叹息了一声,将波风水门怀里挣扎哭泣的厉害的犬冢花抱了过去。

    “好孩子不哭,爷爷一会带你去吃果果好不好?来,现在跟爷爷一起去晒晒太阳吧,哦哦乖啦,乖啦!”

    到底是人老精的三代,哪怕是哄孩子也有一手,在波风水门手忙脚乱的笨拙中哭闹的犬冢花,一到三代的怀里,被抱着还没走出走廊,哭声便渐消了下去。

    不过波风水门已经没有心情去关心这些无足轻重的事情,他几个健步追进了急救室。

    “老爹,你现在这个样子,可真是太凄惨了,一点黑炭的样子都看不到了啊。”

    “这会你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吧,逼我说出花的父亲。”

    “还说打死我这个不孝女什么的,老爹你果然只不过是会说谎话罢了。”

    “现在你就完全没办法还手了吧,如我我要打你的话!”

    正看到红着眼圈的犬冢爪努力不让自己的泪水流出来。

    她别扭的摆着一副不孝又挑衅的嘴脸,冲着手术台上,已经进入弥留之际的父亲胡言乱语,不成条例做出刺激。

    刚才门前突如其来的坚强,这一刻已经在犬冢爪的身上崩溃的点滴不剩。

    她只是一个笨拙的用毫无作用的办法,想要救助自己父亲的女儿罢了。

    心脏大破,五脏全损,脸都不见了半个。

    犬冢琢磨本是铁塔一样的黑汉子,这会躺在手术台上,孱弱的却像条草履虫,全靠各种器械和药物,以及化腐朽为神奇的医疗忍术维持着最后的时刻。

    “告……诉我,是……谁?”

    惨白如霜的唇翕动,犬冢琢磨艰难测过了头,用朦胧的眼睛看着女儿,用生命的力量泵压出声音。

    生命的最后时刻里,犬冢琢磨没有说出什么凶手何在,没有提供什么有用的情报,而是用尽了最后的力量,向自己的女儿发出执念般的询问。

    那个小畜生……到底是谁!

    “老爹……你是八嘎吗?”

    犬冢琢磨的执着,让犬冢爪真正的震惊了。

    到底是怎样一种精神,支撑着你到这种境地了,居然还滋滋不忘探询女儿的奸夫?

    “老爹,你安心的去吧,我会给你报仇的!”

    嗫喏了许久,最后的最后,犬冢爪还是没有满足老爹临死的最后愿望。

    她用一个大包大揽,作为最后承诺。

    “你这……个不……孝女……”

    瞪大眼睛的犬冢琢磨,最后的话已经很吃力很模糊,艰难的说完,眼睑一闭,便再没有睁开。

    只是最后一刻,哪怕女儿依旧那般固执,没有达成他的死前愿望,可偏偏他长眠的最后一个表情却是欣慰的微笑。

    哪怕面对弥留将死的老爹,依旧固执着不肯将秘密相告的女儿,说不孝是不孝,但却真的很坚定呢。

    女子本弱,为母则强。

    自己的女儿从小就很好强,也很坚强,现在,哪怕是他死了,相信女儿依旧会很好的生存下去。

    然后刚巧跟进来的波风水门直接就惊了。

    你们犬冢一族……这么粗野的吗?

    “老爹——”

    终于还是看到老爹咽下了最后一口气,终于不用再强自维持一份坚强的外表给老爹看,犬冢爪的泪水似决堤而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