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六章:推论
    急救室的大门紧闭,代表正在工作的灯光亮起,鲜红的颜色看上去像血一般不详。

    犬冢爪抱着小萝莉,眼睛红红,在门前团团转圈,焦急暴躁一眼可见,仿佛随时都有可能不顾一切撞开门冲进去一看究竟。

    然则四代与已经退休的三代都一脸严肃的站在门前,让犬冢爪不敢轻举妄动。

    木叶身份最高的两个人都在场,哪怕她犬冢爪是直系亲属,轻易也不敢造次,按耐不住也只能团团转。

    “唰~”

    一阵应该是瞬身术的响动,带着面具的白色刺猬头暗部再度出现。

    “卡卡西……”

    犬冢爪第一眼就看破了卡卡西那在熟人眼里根本就算不上伪装的遮掩,急不可耐的想要问话,却见波风水门已经抢先一步。

    “有什么消息吗?”

    小太阳的脸上没有笑容,肃然的波风水门看上去正在按耐心中蠢蠢欲动的杀伐之气。

    这次木叶的损失很大,正在急救室里面接受抢救的人是犬冢琢磨,犬冢一族的族长重伤垂死。

    哪怕是整个三战,木叶也没有出现一族之长被人打成濒死这样的事情。

    反倒是战争已经结束之后,却出现了这种恶**件。

    把这种事情放出来与之前的战争相比,无疑十分刺眼。

    无怪乎波风水门一脸肃然,隐有杀机。

    犬冢琢磨重伤濒死,是他这个四代火影上位以来发生的最大事件,容不得不严肃对待。

    “老师,完全没有消息。”

    然而顾不上按照暗部忍者条例隐藏自身的卡卡西,给出的回答叫人大失所望。

    木叶被人几乎杀死了一位族长,还连同一起执行任务的队员全军覆没,却在发动全力搜索后,连敌人到底是谁都搞不清楚。

    这简直就是对木叶挑衅完毕,再加了一巴掌抽过来。

    “你下去吧,吩咐机动部队继续搜索,不要放过任何可能的蛛丝马迹。”

    波风水门肃然的脸色一沉,却也没有发作,良好的涵养跟性格让他选择抹过属下的无能,将烦恼留给自己承担。

    “会是其他几个村子吗?岩忍?或者云忍?”

    卡卡西奉命离开,卸下重担禅位退休后愈见苍老的三代皱着眉头,道出了自己的猜测。

    只是提出这个假设的三代,眉头却不见一点松缓,反倒额头中的川子颦蹙的更紧了一些。

    显然连他自己也对这个猜测不那么肯定。

    “应该不会是他们两家,虽然战败跟我们木叶有直接关系,但他们已经不想再发动一场战争了。”

    果不其然,波风水门略作思考便否决了三代提出的假设。

    岩忍和云忍双双战败,跟木叶有最直接的关系,但那场巅峰之战中崩溃式的败退,注定了他们不会再轻启战端。

    岩忍跟云忍几乎竭尽全力,连压箱底的人柱力都统统拿出来了,可也没能打得过木叶并非全力的军团。

    如今人心思定,他们根本就不敢有什么过激行为。

    哪怕心里很憋屈,很不甘,但面对木叶这个庞然大物,他们就算是吃人的老虎,也只能趴着装猪。

    最后一战里,虽然有很多机缘巧合的部分,但木叶可是实打实的以少胜多,直接在正面硬悍中干翻了他们。

    这分基本不含水分的战绩就是威慑,就是实力,是质的差距。

    人柱力都全部压上去了,依旧被木叶打了个丢盔卸甲,而人家木叶还藏着掖着最强尾兽的人柱力没出动呢。

    五大国打了一场世界大战,风影战败,云忍甚至死了影,岩忍跟雾忍的影统统赤膊上阵,而唯一没有出动当家影的就只有木叶了。

    三代目从战争开始到结束,就没踏出过木叶一步,一直都是坐镇老巢。

    这份底蕴,到现在就是其他四大流氓投鼠忌器的根本所在。

    再继续打下去,咬咬牙四大流氓还可以继续撑着,毕竟是瓜分世界的几个流氓吗,体量在那里,现在结束的三战远未到他们难以忍受的极限。

    真的砸锅卖铁,背水一战,四大流氓个个都有信心把战争再继续延长个十来年。

    但大家也都清楚,以木叶目前的情况来看,人家指定比谁撑的时间都长。

    打不死不休的持久战,木叶有的是人、钱、粮。

    耗到最后,唯一得利,收拾战场的必定是木叶。

    所以,绝对不会是刚刚战败的云忍跟岩忍这两家在顶风作案。

    “也不可能是其他几个国家。沙忍已经战败投降,他们最早退出战争,到现在风之国民众已经回归了正常的生活节奏,而且战争结束了,他们更不敢胡来。”

    “唯一剩下可能的是雾忍,毕竟他们到现在还没有宣布战争结束,还在跟云忍战斗。”

    说是不可能的其他几个国家,波风水门却只说了同为五大国的沙忍跟雾忍,并没有再细说。

    实际上也没有必要再继续细致分说。

    一直想搞事情,能跟五大国掰手腕的也只有雨之国跟泷之国这两个国家罢了。

    二战过后雨之国基本就残了,三战还没打完,泷忍已经是群龙无首,如今还是一片混乱。

    他们是有能力来捋虎须,可现在也没那个胆量。

    所以不提也罢。

    “应该不是雾忍,沙忍一直谋求将他们从河之国赶出去,我们也一直对他们保持着压力,而且他们还侵入了雷之国,不可能再继续胡来了。”

    这次是三代目否决了波风水门的猜测。

    整个三战,雾忍四处出击,先后跟沙忍,木叶以及云忍交手,整个做派就像贪婪的豺狗,见屎就揽,也不管吃不吃得下。

    如此做派下,雾忍的力量早就绷紧到极限状态,现在再袭击一下木叶,哪怕他们身处海外群岛,有大海为屏障的地理优势,恐怕也讨不到好。

    毕竟着手全面结束战争的木叶,已经从战争泥潭中抽出了半个身子,有足够的力量来教训任何对手。

    从一战开始,足足将忍界轮了三次的木叶,半个身子的体量也足够让一切天堑变通途,打雾忍一个桃花朵朵开。

    雾忍要还是有点脑子,就不会,也不敢轻易冒犯木叶。

    那么雾忍是傻子吗?显然并不是。

    所以没有宣布战争结束,看似最可能的雾忍,也不可能是凶手。

    于是推论至此就卡主了。

    犬冢琢磨是一族之长,同时也是在职上忍,实打实的精英上忍实力,而且一同前去执行任务的足有一个中队。

    这股力量放在战争时期恐怕无足轻重,但在这种大战将息,余韵渺渺的时间,可是足够一些小国家战栗的强大能量。

    偏偏就在这种无论形势还是道理上,绝不可能出意外时期,犬冢琢磨他们一个中队全军覆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