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五章:变故
    “自来也大人,请不要蹲在别人家的墙上。我这里没有什么可以给你取材的东西!”

    从密室出来,犬冢獠嗅了嗅鼻子,然后拉开门就是一阵吐槽。

    “哈哈哈,不愧是犬冢一族,好灵敏的鼻子!”

    像个白痴一样的自来也从院子里的隐蔽墙角跳了出来。

    “师酱已经走了,你跟错人了!”

    翻了个白眼,犬冢獠对自来也一脸嫌弃。

    装什么傻啊,早就知道你是跟着蛇叔一路过来的。

    你这个好基友,是生怕蛇叔一时不忿干下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所以就形影不离的跟着跑回来是吧。

    “啊哈哈哈……你知道他去哪里吗?”

    一阵尴尬又不失豪迈的笑声,自来也奇峰突转。

    “啧~原来是跟丢人了啊。妙木山的灵素仙人也就这点能耐了。不过我也不知道啊,师酱去了哪里。”

    刚才也因为蛇叔提心吊胆了半晌,明明自来也就在旁边却到这会才漏了马脚出来,害他白白忐忑了一番,犬冢獠当然对自来也没好话。

    刚才你一定是躲在旁边看戏呢吧?看我紧张到浑身都硬了是吧,看的很开心的是吧!

    我让你开心!

    自来也有点无语,不是被犬冢獠噎住了,而是真从犬冢獠那张真诚的脸上看不出半点端倪。

    犬冢獠说的是真话。

    这就很蛋疼了……

    于是,自来也只能转身就走,显然蛇叔就连跟犬冢獠之前的短暂交流都是故意的,就是为了让他产生误会,然后再摆脱。

    “嘿,蛇叔可不好找,祝君好运咯!”

    目送自来也急不可耐,连跑带蹦的离开,犬冢獠哪还不知道蛇叔把丫坑了,心情莫名的就好了起来。

    还有心思捉弄自来也的蛇叔,看来是注定不会走上原来的老路啦。

    这样就好,说明他的努力还是卓有成效的。

    火影交接大典之后,万事区域平稳。周局无大战,人心思定,世界似乎一下就从战火频传跨到了安静祥和。

    这其中,仅有的一件大事就是接待从田之国退军的有功人员。会议主持人,当然是前田之国统领,现木叶四代火影波风水门了。

    不能置身事外的犬冢獠当然也奉命参加了这场表彰,看着笑容满面,发自内心阳光的波风水门,再看看现场的气氛,不得不说三代目殚精竭虑。

    明明可以做完这场重中之重,代表着木叶彻底取得三战胜利的表彰大会,以最高光的形象急流勇退,可三代偏偏将这个机会让了出来。

    前统领,现火影,波风水门来主持这场意义重大的表彰,可畏相得益彰。

    不但加固的声望,更是给波风水门的火影生涯取得了一个泼天般的好彩头。

    以上为就赢得了三战的胜利,波风水门这个四代火影,为战争出功出力算不上捡现成便宜,却也是赚大了。

    有三代这么一个为后任考虑的前辈,波风水门真是幸甚何哉。

    盛典,表彰两场意义非凡,隆重又热闹的大事过后,一应事宜区域平和。

    卡卡西还是像原著一样进入了暗部,不过这次并不是出于他的老师波风水门安排,而是卡卡西自己要求。

    他把犬冢獠当做了竞争的对手。

    在田之国与云忍和岩忍大战过后,三忍的名望如日中天,波风水门当时是统领,如今又是四代目火影之尊,当然就不再排列什么功劳。

    而仅在三忍之下的那个,就是犬冢獠。

    他受命成为了木叶医疗部的部长。

    虽然有些不太对口,但新老交接才刚刚开始,也确实没有太好的位置安排犬冢獠。

    于是折中之后,就把三忍出走,纲手空置出来的医疗部长一职挂到了他头上。

    犬冢獠被耀眼的雷霆所掩盖医疗忍术才能,对于木叶的高层来说,并不是事。

    当然,医疗部部长的职位,对犬冢獠来说,是个荣耀多于实际的职位。

    木叶医疗系统自成体系,有没有他这么医疗部长,实际上都不大有什么影响。无非是有些棘手的病症会束手无策,才会需要找他。

    十六岁的部长看上去有些惊人,说出来也很唬人。

    可是真实情况是,医疗部份属后勤部门,说是部长,实际不过是个战时的医疗大队长跟平时的医院代行院长罢了。

    真有战争来到,犬冢獠情愿以上忍的身份参与,也不想以医疗部长的身份去当一个战地医生。

    何况木叶医院的院长依旧是千手纲手那个娘们,即使她也跑去浪了,但身上依旧挂着木叶的高层职务。

    四代上位,一切都向好的地方发展,唯一跟原著契合的地方,只剩下三忍依旧陆续离开这件事。

    蛇叔是眼不见心不烦,求个清净,所以闷不吭声的出走了。

    自来也本该留下来帮助波风水门这个弟子,成为三代与四代之间的桥梁,可也是实在放心不下自己的好基友,一路追着蛇叔去了。

    纲手这个奶牛,说是碍于三忍共同进退,蛇叔跟自来也都走了,她一个留下也没什么意思,指不定还会被三代抓壮丁,于是也不找借口悄悄溜走了。

    于是劳苦功高的三忍,从战争结束那一刻开始,心都不在木叶了,现在连人也不在了。

    “该说不愧是休戚与共的三忍吗?害怕有人拿蛇叔不告而别的出走做文章,索性你们三个就一起悄默声的全跑了。”

    闲赋下来的犬冢獠渐渐习惯了做奶爸,偶尔想起三忍的做派,解开表面,深入内里,不禁慨然,有些羡慕。

    他这辈子,恐怕是找不到这么好的不是一家人却胜似一家人的朋友了。

    就犬冢爪这么一个有可能的,现在也变成个大累赘了。

    “花啊,别在地上爬,有粑粑的,小心小虫子钻屁屁咬你哦!”

    悠闲的坐在门廊上晒太阳,看着跟草地上跟白丸玩闹,学着白丸往地上爬的犬冢花小萝莉,犬冢獠慵懒又祥和。

    看上去终于过上了梦寐以求的咸鱼人生似的。

    “獠——”

    老天似乎看不惯犬冢獠这幅不求上进逍遥仙的模样,一声惊恐又满含着悲愤的尖叫从前院传来。

    犬冢爪像负伤的野兽撞开了门扉。

    “老爹他……老爹他……”

    哆嗦着嘴唇,浑身都在颤抖,倔强的双眼里蓄满了泪水,犬冢爪这一刻看上去像个风雨中不堪璀璨的幼苗,连话都说不囫囵了。

    “怎么……”

    “上忍犬冢獠,火影召见,急令!”

    突如其来的暗部让霍的站起的犬冢獠没来得及说出句完整话,一股肃然凛冽开来,将悠闲一卷而空。

    “等我回来!”

    深深看了一眼带着暗部面具,白色刺猬头冲天的暗部,犬冢獠匆匆交代一声,华为雷光冲天而去。

    不是他太冷血,不想留下来安抚已经情绪有失控倾向的犬冢爪。

    而是那个无论是声音还是发型都告诉他,来人是卡卡西的暗部,让犬冢獠瞬间开始转动的大脑明白,火影的召见恐怕跟犬冢爪要说的是一个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