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三章:将至
    脸色有些苍白,眼圈带着点黑,神情萎靡的犬冢獠走在街上。

    时间已近过去很久了,但还是不习惯带小孩。

    即便犬冢花并不是个吃—睡—哭的宝宝,也不是个闹腾的小萝莉,还想出了影分身破局,犬冢獠的精神状态依旧不是很好。

    影分身解除之后,所有的一切都会重新带回来的。对于带孩子,尤其是带一个被妈妈扔下的孩子,那是真的累。

    这个第一次的体验,对犬冢獠来说很不美好。

    “好在今天开始就解放了,琢磨大叔出任务去了。”

    有千斤重担终于去肩的松快,犬冢獠看街上什么都是鲜活的。

    天大地大,任务最大。没有了对手的犬冢爪,终于将她的注意力转回到了女儿身上。

    犬冢獠趁此机会,赶紧溜之大吉,跑出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充斥的奶腥味已经让犬冢獠的鼻子有些麻木了。

    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不赶时间,没有目标,东瞧瞧西看看,犬冢獠看上去像个远道而来,对什么都好奇的游客。

    慵懒而悠闲。

    很享受这一刻的轻松与惬意。

    没有哭闹,不需要小心翼翼,更不会各种咒骂指责。

    就像条漫游溪水的鱼儿,就这么一直悠闲下去最好。

    “獠,最近在忙什么?回来了也不去看我?好久不见了。”

    人流中,迎面来了一个熟人,正是穿着制式服装的宇智波富岳。

    “是富岳前辈啊,好久不见。别提了,一言难尽。”

    打招呼,然后对提出的问题一声惆怅到不堪回首的叹息。

    “是带孩子太累了吧?哈哈,小花,是叫花吧?有那么难带吗?看你的样子,是吃足苦头了啊,哈哈!”

    宇智波富岳看上去心情很好,笑的都比以往更多更大声,甚至还能说些调侃的话。

    “大男子主义的前辈,你是体会不到这些的……对了,前辈怎么知道的?”

    对于宇智波富岳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轻松,犬冢獠不轻不重的扎了一下,不过更好奇的反倒是,怎么会知道他在当奶爸,还照顾的是花花。

    不是说身为宇智波族长不可能知道这种事情,而是为什么会知道这种无关轻重痛痒的小事情的?

    “止水带鼬去拜访你,回来之后说的。”

    眼带笑意,唇角向上,宇智波富岳明显的憋着笑。

    “啧……”

    犬冢獠拌嘴,无法可说。

    他想起了粉毛千葵跟小南音,这两个无情的,冷库的,毫无爱心的,转身就走的小萝莉。

    原来插刀教已经扩散到了这个世界了。

    真是人性的悲哀,社会的堕落。

    “前辈你忙吧,我还有事。”

    这就不想跟宇智波富岳这个即将步入中年的老男人多说什么了。

    犬冢獠兴意阑珊挥了挥手,错开身自顾自走开。

    我的朋友,果然很少。

    “獠,记得来参加水门的登基庆典!就在后天!”

    身后传来宇智波富岳乐颠颠的声音,犬冢獠脚步停顿了一下,继续往前踱。

    “波风水门这就要上位了吗?时间过得好快啊。看来一切都尘埃落定了。水门你到时满受欢迎的吗,连富岳前辈都倒戈了。”

    犬冢獠很清楚,宇智波富岳原先是蛇叔那边的支持者,现在波风水门要上位,他非但没有不安,反倒很是开心接受的样子,还有心情提醒他参加庆典。

    宇智波富岳并非智障,他是个实力头脑都很在线的豪族掌门人,如果不是认可了波风水门这个人,不可能有现在这样的心情。

    事实上,波风水门确实也是个很有魅力的人,不然也三代也不会推他出来。

    尽管早已经知道会有这样一天,可当真的听到了确切消息的时候,犬冢獠不免还是心里有点无力。

    他也不是万能的啊。

    波风水门上位还是变成了事实,而且近在眼前了。

    “只希望蛇叔发泄之后,真心平衡了。不然……”

    想想蛇叔一旦爆炸可能出现的场景,犬冢獠还是觉得算了,别再给自己添烦恼了。

    “说起来,草之国那么一闹,带土现在没事就天天痴缠野原琳,斑爷不知道会找谁来补位,四代还会不会像原来那样英勇就义都不好说啊。”

    转念,犬冢獠又想到了新的东西。

    似乎……没有带土做契机,四代是真的不用死了啊。

    “这个改变就大了。”

    话是如此说,犬冢獠却有点替蛇叔默哀。

    带土没黑,四代不用死,蛇叔就根本没有半点上位的希望了。毕竟波风水门可是比蛇叔年轻得多。

    “我这算不算把自己玩脱了?”

    救了带土,规劝蛇叔潜伏,桩桩件件事情都是他犬冢獠干下的,突然就感觉互相矛盾了。

    “嘛,算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而且我从来没对蛇叔说过让他隐忍等待机会啊。”

    劝蛇叔隐忍,像团藏路线发展,虽然是最初的筹划,虽然是推动蛇叔上位失败后最根本的期望,但犬冢獠却一直都没有向蛇叔明确表述过。

    话不说尽,留三分余地,必要时刻,好处自然就体现出来了。

    比如说现在,不正好么。

    脑子里想着事情,就没有心思继续瞎逛,随便走了几条街,散完了最后一点余兴,犬冢獠转到回家。

    “花,别动那个蛋,你搬不动的。快过来吃奶!”

    推开院门,正好听到犬冢爪带着野性的声音,犬冢獠又是一阵心塞。

    爪狂野是狂野了些,但对自己的孩子,怎么说呢,到是真的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溺爱。

    犬冢花都会跑会说话了,她还一直坚持着母乳哺育。

    这会说吃奶,可不是犬冢獠那种冲了奶粉喂的事情,这会进去难免会有不便。

    于是一只脚抬起来都准备跨过门槛了,犬冢獠却不得不生生停了下来。

    这里是我家啊!

    心里又一阵哀嚎,犬冢獠瞬间回归现实。

    什么波风水门的生死,蛇叔的上位与否,这一刻统统烟散。剩下的只有心里无尽的惆怅。

    犬冢琢磨都特么出任务去了,你就不知道搬回家去啊!

    你这是赖定我了还是怎么着啊?

    “獠,站在门口干什么,快进来!花又拉裤子了,跟我哪条新的过来!”

    正是进退不得的时候,屋里传来犬冢爪毫不避讳的叫嚷。

    “你还真是不知道客气是什么啊犬冢爪!知不知道这里是我家?你赶紧回你家去不好啊!”

    虽然这么说,但犬冢獠还是叹息了一声,推开院门进去。

    人家都不怕尴尬,我还有什么好怕?

    不过真是歹命啦,犬冢琢磨都走了,犬冢爪还赖着不走。

    哎……

    “房子都要塌了,你想我带花回去被压死?”

    犬冢爪没好气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意外的理直气壮。

    所以说,房子要塌是谁的错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