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二章:奶爸
    在外出征的人员陆续归来,波风水门的声望随着回归人员激增,越发高涨起来。

    村子里庆祝胜利的喜庆氛围越来越浓。

    一切都在按部就班,有条不紊的推进,和谐新风吹满大地。

    只不过三忍却是一个都没有回来,便是之前为犬冢獠他们开路的自来也,也是音信渺茫,好像失踪一般。

    波风水门上位已成板上钉钉,于情于理他这个师傅也应该在。

    可是近年来,蛇叔的所作所为都看在眼里,同为三忍中人,自来也选择了这个重要的时刻抽身在外,以全三忍之间的情谊。

    已经默认了三代钦定波风水门,又明知蛇叔对此心有怨怼,自来也也只能用不闻不问,略带自我放逐的方式来两全双方了。

    想必一直滞留在田之国不见回转的纲手,恐怕也是这般心思。

    三忍一体,休戚与共。

    大人的世界,一直都是这般复杂。

    不过目前这些对于犬冢獠来说,都是顾不上的闲事。

    “犬冢爪你这个白痴,别让我抓到你!”

    满腔的悲愤吼不出来,抱着腿的小萝莉眼泪汪汪,小萝莉贴着他腿的小肚子咕咕直叫,犬冢獠冲奶粉都冲的手忙脚乱。

    战后悠闲时光并不属于他。

    咸鱼般懒散的日常,并不存在。

    这些都是拜自家‘姐姐’所赐。

    自从犬冢爪强行住进来,没过两天就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丢下一个小萝莉给犬冢獠当奶爸,自己领着黑丸天天跑去气自己老爹。

    犬冢琢磨虽贵为一族之掌,有犬冢爪这么个不孝女,近日里也是连天的鸡飞狗跳。

    为了维护自己见不得光的男人,犬冢爪拿出了一个母亲的狼性,见天的开始跟自己老爹闹腾。

    犬冢爪这股狠劲到是真不得了,就是用错了地方。

    族长家里已经见不成人了。

    “有那股誓不罢休跟你老爹闹腾的心气,你到是好好照顾照顾自己的崽子不行啊!你是独……噢噢,好好,囡囡不哭,饿了吃奶,吃奶,吃饱饱睡觉!”

    对犬冢爪的不负责任满腔满腹都是怨念,恨不得抓过来锤死,却抵不过抱腿小萝莉瘪嘴汪汪眼。

    手忙脚乱的把奶瓶塞进将哭未哭的小萝莉嘴里,犬冢獠赶紧把姑奶奶抱起来哄。

    抱着萝莉喂奶,出了厨房往屋里去,好难得清净一会的犬冢獠,看着长睫毛挂着金豆豆,抱着奶瓶狼吞虎咽的小囡囡,心里乱糟糟的跟麻团一样。

    好在这是个能跑能跳会说话的小萝莉了,要是再早两年,说不得犬冢獠就得依照故智去抓只哺乳期的中大型食肉动物来当奶娘了。

    真不知道,那种吃喝拉撒睡,完了哭哭哭的小东西到底是怎么带过来了。

    想想,母亲真伟大。

    但这感慨里绝对不包含犬冢爪这种母亲!

    有时间跟自己老爹置气闹腾,没时间管自己孩子的女人,不是个称职的母亲!

    小萝莉很可爱,眼泪兮兮抱着奶瓶,安安静静狼吞虎咽吃奶的小萝莉更是惹人怜爱,但依旧不能抚平犬冢獠心中的怨气。

    我堂堂木叶上忍,在忍界也闯下偌大雷霆名号的犬冢獠,何时沦落到管孩子吃喝拉撒哄睡觉这种恓惶的地步了?

    “哎耶我去,什么东西?”

    正胡思乱想中,跨过房门的犬冢獠脚下踩到什么东西,一个踉跄差点没飞扑出去。

    “白丸——”

    低头一看,地板上咕噜噜滚着老大一个蛋,犬冢獠当下就恼了。

    犬冢爪欺负人,现在连白丸你也来插一脚,不想好了是吗?

    然而白丸是个比犬冢爪更不靠谱的母亲。

    至少犬冢爪闹腾累了还会回来看看自己的崽,白丸从回来就见天的不着家,丢下个狗蛋,神出鬼没。

    其实也怪不着白丸什么,毕竟狗是哺乳系的胎生物种,并不会孵蛋。

    所以犬冢獠这一声出离了恼火,扯开嗓子的吼叫并没有什么回应,反倒把正在吃奶的小萝莉吓住了。

    “嗝~呃~哇哇哇……”

    怀里的小萝莉吓的猛打了个嗝,手上的奶瓶一歪,滋的满脸都是,小嘴巴一张就开始嚎,眼泪兮兮的大眼睛顷刻就是水波泛滥。

    金豆豆跟断了线一样往下掉。

    小孩子最敏感不过,才不管你因为什么生气要大吼大叫,不双利就哭给你看。

    “嗷嗷嗷,囡囡乖啊,不哭不哭,叔叔是在骂坏人,没说我们家囡囡!我们囡囡最乖了哦,来吃奶奶,甜甜的奶奶最好吃了!”

    忙中出错,小祖宗咧嘴一哭,犬冢獠也是再顾不上谴责谁,嗷嗷叫着,赶紧把手臂当摇篮使劲的哄。

    “噗噗……”

    摇晃中突然有一泻千里的畅快声,托着小萝莉屁屁的犬冢獠就觉手上一热,整个脸顿时蜡黄,人都僵住了。

    “哇哇哇哇……”

    小萝莉哭的更惨烈了。

    “犬冢爪你这个丧心病狂的女人,你女儿拉裤子了,你到是回来看看啊!”

    撕心裂肺的咆哮震的房檐簌簌落灰,犬冢獠这次真的是什么都不想顾忌了。

    火影的世界可特么的没有纸尿裤啊啊啊~

    “掐死你,掐死你啊犬冢爪!把女儿扔给我,你倒是告诉我怎么照顾她啊,你这个混账娘们!”

    吼声如雷,带着满腹的心酸与悲怆。

    “南音,我看我们还是回去吧。”

    犬冢獠家大门外,千葵面沉如水,伸手扯了扯南音小萝莉的衣服。

    总感觉现在进去的话,会有天大的麻烦。

    一门之隔的里面,她敬重的那位大人,现在已经疯了啊。

    “好,千葵姐姐,下次再来拜访獠大人吧。”

    精致的小脸上堆满纠结,捧着食盒的小南音却意外干脆的同意了千葵的提议。

    身为女性的第六感告诉她,现在真的不是去拜访所崇拜的獠大人的好时机,哪怕心有不甘,也还是乖乖退走的比较好。

    于是一大一小两个萝莉,愉快的达成一致意见,面无表情的转身,怎么来的怎么回去。

    “千葵,南音,我知道你们在外面,别想跑,快进来帮忙!我闻到你们两个的味道了!”

    一粉一紫,两个萝莉跑的更快了。

    千葵劈手抓过南音捧着的食盒,两个人三步并作两步,头也不回的绝尘而去。

    “千葵,南音~别跑,快来帮帮我啊……”

    “啊啊啊啊~~我要疯了……犬冢爪,我一定要掐死你啊!”

    犬冢獠惨绝人寰的悲怆合着花花小萝莉响彻云霄的嚎哭,犹如鬼蜮,屋社周边数条街道都成了族人敬而远之的险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