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一章:关于未来——当然是过上咸鱼般悠闲的生活啦!
    痛快的跟三山岩喝了一场。

    席间还有一些并不认识的忍者同僚,都是三山岩叫来的朋友。

    年纪大一些的,并不比三山岩要年轻,应该是他的同届。

    年级小一些的,也多数都是中年人。

    犬冢獠是里面年纪最小的一个,却也是名头最大的一个。

    三山岩是个熬资历上去的上忍,没有什么丰功伟绩,当然结交的朋友也就是一些普普通通的忍者了。

    不过一场酒宴,也算宾主尽欢。

    犬冢獠本身就是蹭吃蹭喝,根本不会有什么架子,而且跟阅历丰富的中年人们反倒更有话题。

    “前辈以后有什么打算?不打算再当忍者了吗?”

    酒宴最后,喝的有些迷蒙的犬冢獠这样问三山岩。

    “当了一辈子忍者,怎么可能放得下。虽然老了,而且战争也结束了,我们这些人的作用就不大了,不过还是不太甘心,应该会做一些指导后辈的工作吧。”

    说这话的时候,熬了大半辈子几十年的三山岩,有唏嘘,有感慨,更多的是继续发挥余热,不干到灰飞烟灭绝不罢休的坚毅。

    从小的梦想就是成为忍者,在这条道路上蹉跎了几十年,一辈子的年华跟美好都倾注到了上面,即使现在力有不及了,也不是说割舍就能放下。

    “当老师或者指导上忍吗?也是不错的选择呢,以前辈深厚的经验阅历来说。”

    能够体会到三山岩的心情,犬冢獠没说什么劝慰的话。

    “什么深厚的经验阅历,你是笑话我熬了一辈子资历吧。小子别说我了,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战争结束了,我们赫赫威名的木叶雷霆又打算干点什么?”

    “啧~木叶雷霆……谁起的这个外号,真是一点也不上档次。“

    ”关于未来,完全没有一点计划呢前辈。战争结束了,崩了那么久的弦一下子松弛,一时半会还是让我多享受一下这份悠闲,好好当一条咸鱼吧。”

    吐槽了一下自己的新外号,醉眼朦胧的犬冢獠吐露的心声毫无干劲,让三山岩这个不服老,还要发光发热燃烧自己的老人家皱眉不以。

    “当一条咸鱼?我说你这小子真是……”

    看着醉到晃悠的犬冢獠,三山岩也是不知道该说他点什么。

    “当一条咸鱼啊,啊哈哈哈,我们木叶的雷霆真是了不得的志愿啊,为了咸鱼干杯!”

    “干杯!”

    “咸鱼干杯!”

    已经喝上头的一桌人开始瞎起哄。

    又是新一轮借题发挥的喧闹畅饮过后,这场庆祝木叶取得三战胜利,三山岩顺利熬到退休,以后就将退居二线养老的酒宴,热热闹闹的开始,兴尽而散。

    “大蛇丸大人……还好吧?”

    送走了一众朋友,酒席归于冷清,沉默了一阵,准备送犬冢獠回家的三山岩,有些低沉的询问。

    “咕咚~”

    犬冢獠没有回答,身子一晃,滑到了桌子下面。

    第一次畅饮,犬冢獠放纵的喝了个爽。

    “啧,你个臭小子!就知道为难老人家。”

    笑骂了一声,三山岩把犬冢獠拖了出来,甩到背上开始送他回家。

    长空繁星点点,万家灯火渲染温暖。

    纵然已经入夜,木叶还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余韵之中。

    “臭小子到家了,快醒醒!”

    没好气的把酣睡的犬冢獠从背上甩下来,三山岩语气不悦,眉宇间却有欣慰跟痛惜。

    此刻毫无防备的犬冢獠,战争里风来雨去,闯下了偌大名头,可实际不过是个刚满十六的成年而已。

    曾今并肩作战的三山岩更能理解其中的艰难苦闷与血火磨砺。

    “嗯……到家了啊。前辈你这表情……还没正式退休呢,就别摆这份老年人的欣慰了吧,看着很恶心的。”

    揉了揉眼睛,有一副好身体的犬冢獠,短睡了这么一路酒气清醒了不少,抬头正看见三山岩那副老人的慈祥面孔,不禁吐槽。

    “赶紧滚蛋!”

    三山岩顿时脸就一烟,恨不得一脚踹过去。

    这个混小子,性格还是跟以前一样不讨人喜欢。

    “没耐性的老年人。赶紧回去吧。我也好好睡上三天三夜再说。”

    慵懒的摆了摆手,犬冢獠推开了家门,留下一脸烟的三山岩。

    “前辈,老师不会回了。”

    关门的最后,犬冢獠的声音有些轻幽,翻过墙壁传到了三山岩的耳中。

    “不回来了吗?也好……”

    静立了一阵,三山岩说不上失落,也谈不上感慨,低声呢喃般嘀咕了一声,转身离开。

    波风水门上位已成定局,以蛇叔的脾气,不回来也好。

    回来了反到是平添风波。

    作为蛇叔曾今的部下,三山岩很平静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一觉睡到日上三竿,犬冢獠在肚子咕噜噜的叫声中醒来。

    家里一片冷清,白丸早已不见踪影。

    扫了扫鸡窝头坐起来,犬冢獠并不担心白丸,作为犬冢一族最亮眼的明星,白丸无论走到哪里都不会饿着的。

    她那么能吃,必要的时候,就是吃草也能果脯的。

    “嗯?”

    正准备挣扎起来的犬冢獠好像感觉到了什么,眉头猛的一皱,伸手从被窝里摸出来一个蛋。

    熟悉的花纹,熟悉的手感,熟悉的十足分量。

    托在手上还能感觉到温热。那是他自己的体温。

    这分明就是白丸吐出来的那个狗蛋啊。

    怎么跑到被窝里来的?

    “白丸,我迟早要削死……”

    一手扶额,犬冢獠隐隐心塞,话还没说完却又被打断。

    咣当一声,抱着孩子,身上挂着大包小包的犬冢爪一脚踹开门,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

    “你……你要干嘛?”

    犬冢獠当时就是一个激灵。

    都是当妈的人了,要不要这么彪悍啊姐姐。

    “嘁~刚起床就捧着个蛋,你是什么怪癖吗?我无家可归了,赶紧收拾个房子出来给我住!”

    撇嘴不屑的看了急忙拉被子的犬冢獠一眼,犬冢爪大马金刀不由分说的就砸了任务过来。

    你一个未婚生女的女人,大包小包抱着孩子闯进单身男人的家里,掷地有声的说出这种话来,犬冢獠真的想问一声,姐姐你想干嘛?

    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犬冢爪,犬冢獠把身上的被子拉的更紧了一些。

    突然他的眼神一变。

    “你刚才那个嘁是什么意思?看不起人是不是!”

    事关尊严,犬冢獠不得不重视。

    “又不是没见过,捂什么捂!”

    不遮不掩,犬冢爪脸上的鄙视更加浓郁,彪悍的简直不像话。

    “哎呦我去,我这个暴脾气,你见过什么了你见过?信不信我这就蹦起来啊!”

    犬冢獠当即就怒了,有孩子就了不起啊!你把话给我说清楚咯!你到是见过什么了?

    “有本事你试试!”

    手上的包袱往地板上一扔,犬冢爪抱着小萝莉就往前递。

    “有本事你把孩子放开啊,你看看我敢不敢?孩子是无辜的!”

    “哪那么多废话,敢说就敢做,你来呀!”

    “你把孩子放开!”

    “是不是男人,你到是来呀!”

    “我……你……夭寿啦,先是蛋又是你,简直冤孽啊!我就想当条咸鱼而已,要不要这么折磨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