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章:回家就是要闹
    “如果不是在木叶杀人犯法,你早就凉了!”

    捂着脸上用手都盖不住的红肿,犬冢獠瞪着低头跌坐的犬冢琢磨,张嘴就是喷。

    “獠,算了吧,放过老爹这一回吧!”

    抱着孩子的犬冢爪在一边充好人,看上去是个心向父亲的乖乖女。

    如果能把脸上那点幸灾乐祸的坏笑憋回去,那就真的是像了。

    “还不是你这个不孝女!老实交代,那个小畜生到底是谁?”

    做错事不敢跟犬冢獠争辩,但对自家的不孝***冢琢磨就是一点火就着的火药桶。

    “黑炭头你就死心吧,永远都不可能告诉你的!”

    当了母亲依旧是那个翻脸比翻书还快的女人,甚至似乎是有了女儿撑腰,或许是母性激发,表现的还要更强大,犬冢爪一点都不怕自家铁塔老爹,反嘴就怼了回去。

    一点也看不出刚才那点贴心小棉袄的模样了。

    “你这个不孝女,看我……”

    暴躁的铁塔跳起来作势欲打。

    “爷爷,爷爷,不要跟妈妈吵架,不要吵架,哇~”

    粉嫩小萝莉犬冢花的嚎哭消弭了一场即将出现,而且注定火星四溅的家庭伦理战。

    “好好,爷爷不跟那个不孝女吵,囡囡乖乖,不哭不哭,爷爷抱抱~”

    黑铁塔瞬间化身绕指柔。

    “这是小畜生的孽种,死黑炭你走开,别碰!”

    有子万事足,吃了熊心豹子胆的犬冢爪真是不得了。

    “你这个不孝女,你是要气死我啊!”

    “哼哼,反正我们母女已经被你赶出家门了,你死不死的我管不着!”

    “你……”

    “我……”

    真是火星撞地球,两父女针尖对麦芒的吵起来之后就再没收得住,中间夹着小萝莉的哭闹声,整个客厅好似都在音波轰炸中晃动。

    犬冢獠看着,不只是脸疼,蛋都快疼了。

    说好的家人般温馨温暖的欢迎,你们都给我滚啊,这里是我家!

    真是哭笑不得了。

    “老爹,我觉得我们还是先离开比较好,您认为呢?”

    瞅了瞅客厅里闹成一团的一家三代,黑丸有些战战栗栗的回头看了看正在院子里到处蹦跶的白丸,心有余悸的低头向小不点老爹吉祥丸提议。

    无论是里面正在互相伤害的饲主一家,还是院子里撒欢正乐的白丸,都不是黑丸想惹的。

    现在不走,等会就会惹火烧身了。

    “好吧,我走还不行吗。”

    吉祥丸还没回应,犬冢獠已经一脸无奈的从客厅里出来,打算破家而出,把房间让给这家鸠占鹊巢的祖孙三代。

    反正他是打定了注意,绝对不会去管犬冢爪一家的伦理纲常。

    就犬冢爪那种八辈子火爆不变的脾气,他就是想管也管不了,还得惹一身骚。

    所以惹不起我特么还躲不起吗!

    “汪!”

    吉祥丸幸灾乐祸又得意的冲他叫出声,一双乌溜溜的狗眼盯着犬冢獠脸上的红肿,很是得意的样子。

    刚才那一发牙狼牙可真是好好的出了一口多年攒下来的恶气。

    “白丸,弄他!”

    正郁闷的犬冢獠没二话,直接呼叫白丸。

    一道夹风的白影闪到,一把将吉祥丸撂倒。

    “汪汪汪汪~”

    被袭击的吉祥丸叫的像被踩了蛋一样。可惜没什么卵用。

    体型的巨大差异还有实力的本质区别,让吉祥丸被白丸一爪子摁住之后毫无反抗之力,顷刻间就被白丸粉嫩的大舌头涂了一身。

    正常体型足足比得上几十个吉祥丸的白丸几舌头下去,转眼就叫吉祥丸成了落汤狗,一身狗毛全成一缕缕的黏在身上。

    “老爹,我真的帮不上忙啊,完全不是白丸小姐的对手啊。对了,您的孙子今天还没吃奶呢,我得先回去了老爹,回见!”

    已经尝过白丸摁杀威力的黑丸,很没骨气的落跑了。

    屋子里一个不孝女,院子里一个不孝子。

    什么样的人溜什么样的鸟,黑丸不愧是犬冢爪养的。

    “别说吃饭了,连口热水都没落着喝,我也是命苦了。”

    扔下一屋子的鸡飞狗跳,犬冢獠很惆怅。

    别人回来都是嘘寒问暖大鱼大肉,就他孤家寡人一个,还落得有家不能归。

    “算了,我还是找个地方混吃混喝去吧。”

    回头看了一眼把暴跳的吉祥丸当毛球拨拉着玩的白丸,又透过敞开的房门看到里间被女儿噎翻白眼,黑脸变赤红的犬冢琢磨,确定一时半刻家里是不得清净,犬冢獠决定继续离家出走。

    远征在外两年多,东夏春秋几百个日夜操劳,回到自己的小窝却不得安宁,真是恓惶。

    各种意义上的家门不幸。

    放任白丸去蹂躏吉祥丸这个暴躁的小型犬,犬冢獠哀叹这步出了犬冢一族的聚集地,然后迷茫了。

    这会……上哪一家混吃混……窜门算不上打搅呢?

    这种家家几乎都在庆贺的时刻,貌似无论上哪家去,都很冒昧啊。

    茫然站在街头,脑子里过了一圈熟或者半熟的人,迟迟想不到去处的犬冢獠一个激灵,得出了个结论。

    难道我的朋友很少吗?

    仔细想一想,貌似还真不多的样子。宇智波跟日向是绝对去不成的。

    富岳已经是一族之掌,这会肯定没空找到他。

    日向家一直不对付,去了也是自讨没趣。

    阿斯玛家里恐怕并不比日向和宇智波好多少,毕竟他老爹现在还是三代,蛇叔又在闹别扭,去了更不自在。

    至于红和红豆以及静音,都是女孩子,这种家人欢聚的时候跑去,可不是个好时候。

    倒不是怕产生什么误会,只是单纯的不想传出什么不必要的八卦罢了。

    然后……孤家寡人的迈特凯一定在燃烧热血自己跟自己拼命。不知火玄间家住何方完全不知道。

    月光疾风跟小眼镜他们仅限于认识,根本不熟。

    这么算算……我的朋友还真特么不多啊。

    所以说,我这么多年生活在木叶,到底都干了什么啊?

    站在街头茫然的犬冢獠,一身孤家寡人的气息越发浓重了。

    “哟,小子不回家,站在这里干什么?”

    耳边猛地响起一声带有沧桑却毫无特色的声音,一个厚实的巴掌拍在了肩膀上。

    “是……三山岩前辈!”

    来人正是好久不见,已经快要被淡忘的三山岩,犬冢獠看着那张毫无特色的路人脸,也是想了一阵才翻出了蒙尘的记忆。

    “难得你这个大名人还记得我,怎么样,要不要赔老头子去喝一杯啊!”

    “几年不见,已经是个大人了啊小子!”

    鬓发已经灰白的三山岩看上去老了很多,却也开朗豪迈了起来。

    “好,去喝一杯。前辈这么高兴,是遇到什么好事了吗?”

    茫然尽去,脸上挂出了笑容,犬冢獠忽然感觉豁然开朗。

    到底不是孤家寡人呢。

    “哈哈,走走走,一边喝一边说!”

    适逢其会的邀请达成,三山岩看上去更高兴了,也不顾什么身份跟年龄差距,拦着犬冢獠就走,留下一串豪爽的笑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