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九章:回来啦
    一路上逗一逗幼苗版的鼬神,跟止水做一些探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调戏一下阿斯玛跟静音。有空了再跟凯讨论讨论体术修炼,顺便打击一下不知火玄间。偶尔跟红探讨幻术改良与应用的时候,犬冢獠有意无意的会找上卡卡西,把他拉进来一起研究。已经五勾玉,写轮眼突飞猛进,即将进化完全,凭借实打实的战绩彻底摆脱吊车尾评价,后来居上的带土,除了开始渐渐变得畏惧琳之外,平时还是那么不着调且乐派。因为失踪两年多才现身,一回来又接过了统领权责,忙忙碌碌,彻底没了私人时间的蛇叔,见了犬冢獠,却上杆子去也没被问上一句的红豆,彻底不愿意拿正眼看犬冢獠这个同门了。不知道顿悟了什么,忽然就走出了沉默忧郁,有向着刚直不阿正人君子发展倾向的日向孝完全沟通不成了。连蛇叔都能当面开玩笑的犬冢獠,拿不解风情的正人君子是毫无办法。他强任他强,明月照大江,这种泰山石敢当,巍然不动的人,最难搞。作为先遣部队最大的那个领导,犬冢獠除了最开始关心了一下萌新们的成材率,跟木叶现行教育体制的问题,之后的表现就如江河日下,越来越不称职。没错了,犬冢獠就是这三千人加带萌新们的领导。是趁机锻炼新人也好,是蛇叔以权谋私也罢,总是犬冢獠就这么糊里糊涂的被敲定了职务。对此,犬冢獠也有些蛋疼。战争都特么结束了,我反倒位高权重起来了。委以重任的话,你们早干嘛去了?最蛋疼的是,居然没有人反对犬冢獠这么一个年轻成为这个军团的领导。也是他的战绩确实足够彪炳。云忍放出了尾兽才怼掉了青土跟稀土,犬冢獠一个人就干倒了两个,还跟二尾又旅大打出手。这些可都是当时万众瞩目之下完成的事情,能参与到自来也跟团藏他们的战斗中,犬冢獠的实力得到了足够的认可。所以年龄什么的,在火影这个以实力论英雄的世界,根本不重要的。“当年领导军团作战的时候,我也没比你大多少。”这是蛇叔面对犬冢獠推诿责任的强烈抗议时所给出的理由。简直不能再好再强大的法了。你们三忍成长的那个年代,那是多少年前的陈芝麻烂谷子了,跟现在能比吗?最烦你们这些厚古薄今的家伙了。没办法,师酱发话,又是油盐不进一不二,做弟子的也就只能硬着头皮赶鸭子上架了。好在一路上风平浪静,毫无波折,看来是战败对岩忍的打击确实很大,心气彻底破坏,根本就不想再挣扎一下,看看能不能挽回什么了。至于云忍,有蛇叔顶着,也是翻不起什么浪花来。就这么玩忽职守,犬冢獠带领着队伍,也是安全的抵达了。经过一番还算热烈的欢呼,已经不是第一次的犬冢獠全程表现中规中矩的得体。因为并不是得胜之师班师回朝,只不过是先头部队,所以纵有欢呼与迎接,也并不那么烈火烹油的激烈。跟前来迎接的老熟人春长老做完交接,犬冢獠礼送越见苍老,却看上去像彻底松缓了口气的转寝春离开,正式向思归心切的队伍宣布解散。叫了白丸跟犬冢一族的族人,犬冢獠领着白丸,转道回家。还是那些粗狂中带着一股兽性气息的建筑,犬冢一族的特殊很好的容纳在居所本身。“妈妈!”“哥哥!”“叔叔,我们回来了!”萌新们总是那么充满活力,哪怕成为了忍者,经历过战争,看到前来迎接的亲人时,依旧忍不住呼啦一下冲了出去。好在犬冢一族的萝卜头并不多,而且有狂野基因存在,飙泪的到是真没有。人呼狗叫,犬冢一族的大门前好不热闹。犬冢獠安抚着格外激动,看见什么都跃跃欲试想要扑上去的白丸,礼貌不失矜持的跟相聚正欢,无暇他顾的族人打过招呼,安静的往自己家走去。一路行去,身后的队伍越发稀疏,直到最后一个族人也打过招呼,安奈这激动去跟家人汇合,独留下犬冢獠跟白丸两个,还在孤独踱步。东瞅瞅,西嗅嗅,偶尔看到坚强长在墙角夹缝的花花草草,闻不够的白丸还会张嘴咬伤一口。跑前跑后的白丸,不一会那张嘴就不能看了。各种花花草草独具特色的汁液,把白丸原本雪白的唇边毛染的乌七八糟。但白丸就是乐此不疲,犬冢獠也不去制止。好久没回来了,白丸既然喜欢,就让她好好开心一下吧。“汪汪~”白丸忽然一阵欢叫,似乎闻到了什么,四肢一迈就窜了出去。“哇哈哈,白丸你又变大了,快来让姐姐抱抱!”“呜汪~”“停停停,停下!白丸你嘴巴怎么……都是什么啊,不要舔,不许舔,黑丸快来把她拉开!”“可是,我并不是白丸姐的对手啊!”“是这个的时候吗黑丸?赶紧拉开她啊!”“好吧好吧,我知道了。”一阵欢乐的笑闹声传到僻静的街道,传进了犬冢獠的耳朵。他漏出了笑容。转过街道,眼前开朗。白丸一爪子摁着一只上黑下白,像狼更多过像狗的大型犬,另一只爪子好奇的不停拨打人家的脑袋。作为犬冢一族的犬种中霸主,白丸已经很久没有遇到像黑丸这种敢于太岁头上动土的同类了。“对不起,白丸姐,我也很无奈,我是无心的,还请放过我吧!”“我家里还有孩子啊!”黑丸虽然也是足够优秀的忍犬,可面对白丸这种超出规格之外的同类,也是挣扎不动,只能抱着脑袋,毫无形象的告饶求放过。站在闹腾的两条大狗旁边,彻底成为刺猬头的犬冢爪却对黑丸的凄惨视而不见,全部当这一切起因都因为她的吩咐,一双闪亮的眼睛牢牢盯住了迎面而来的犬冢獠。“回来啦!”等犬冢獠走进,犬冢爪一改往昔的狂野,柔柔的,既轻且低,饱含着温情,简单的送上问候与欢迎。“嗯,回来了。”犬冢獠微笑点头,轻声回应。激不激动,也不动情,淡淡的温馨在弥漫。这是来自家人的温暖。他犬冢獠也并非真正的孤家寡人。至少犬冢爪,将他当成真正的亲人。只是,犬冢爪抱在怀里,那个正用一双水汪汪眼睛冲着他猛瞧的萝莉,让犬冢獠有种异样的感觉。明明是作为亲人欢迎回家的迎接,为毛感觉像是妻子在等丈夫啊这画面。“妈妈,他就是爸爸吗?”含着手指的粉嫩萝莉瞪着大眼睛看了犬冢獠半晌,忽然回头向母亲发问。“畜生,原来是你啊!去死吧你!吉祥丸,融合变身——牙狼牙!”没有等到犬冢爪的回答,等来的是犬冢琢磨饱含愤怒的珠家贼。巨变来的有点太突然,黑龙般龙卷袭来的时刻,真的,犬冢獠整个人都是懵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