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八章:成长
    分班,组队,安排人员,安排路线。有经验丰富,已经接过统领职责的蛇叔指挥,一切都有条不紊又快捷利落的分配了下来。虽然已经不是未成年,但粘了一群叽叽喳喳的萌新光,犬冢獠他们这一批前辈,还是被安排进了第一批队伍。责任当然是继续充当萌新们的导师外加监督以及监护了。尽管经历了战争,但怎么了,至这最后一战之前,已经缓过劲来的木叶,对这些幼苗们的保护太过到位了吧,他们现在还是很稚嫩。除了佩服乃至憧憬犬冢獠他们这一批闯出来并成长的前辈,萌新们没有任何一点能与相比。反而因为战争胜利,感觉更加狂妄自大了。当然了,萌新们恐怕并不这么认为,而很多更年长的同僚也不这么看待。胜利者就应该骄傲,他们有资格享受这份待遇。毕竟战争就是为了拓展生存空间,让后辈能够无忧无虑的成长。萌新们有些自大的表现,不正是对他们这些老一辈奋斗的肯定么。顺风顺水的家伙,怎么比得上犬冢獠他们这一批,刚毕业上战场就一直水里来火里去,不停厮杀的精英?而且,精英有一批就足够了,太多话总会出乱子。什么东西泛滥了都不会有好结果,哪怕是人精也一样。看着一群嘻嘻哈哈,吱哇乱叫,甚至还扮起了忍者游戏的萌新,犬冢獠没有快慰,反倒隐约有些不爽。这战争虽然打完了,却还没有彻底结束。这么放纵萌新,真的好吗?怪不得原著里,四代光荣之后,垂垂老矣的三代还要重新出山,苦苦支撑,甚至最后力有不支战死。就目前这种得志便张狂的放任培养态度,人才不断档就有鬼了。感觉就像置身在一群乍然暴富的土豪群里,人们有些挥霍无度,忘乎所以了。数一数三战之后,木叶还出了什么值得称道的人物吗?基本没有。哪怕是后来声威震的鼬神,那也是抓着三战尾巴,尝过战争血腥,体会过个中残酷的。直到太子时代,木叶才出了十二强,可看他们最后的成就,跟阿斯玛他们这一辈,貌似基本没得比。除了两个开挂的,还有一个总是被吊打,不甘心,因为爱情奋发图强,勉强跟上挂逼脚步的樱。十二强到了最后基本都成了酱油角色。仅有一个看上去成就不凡的日向宁次还是个煞孤星死得早。至于挂逼之外,落墨颇多的鹿丸是个懒蛋,李成长脱节。然后再看看,十二强还有什么成就呢?店长?吹牛王犬冢牙?木叶新一代伊鲁卡接班人油女……什么来的?或许这么不公平,毕竟十二强那时候还年轻。人家至少出了一个火影,一个忍界至强,一个火影辅佐,一个医疗部长,成材率不也刚刚的。可里面有两个是开挂的啊。严格樱也是被强行开挂了啊,为了凑足第七班的阵容。于是,这么算下来,真正靠自己上位的就剩个奈良鹿丸了。回头再看卡卡西他们这一代,部长有光头,超级教师有眼镜,阿斯玛是能跟不死二人组怼正面的强人,红再水也是上忍,静音在医疗忍术方面也是得了真传,止水早逝也留下赫赫威名。至于鼬神跟凯皇就别了。哪怕是最不成器的红豆跟月光疾风等几个人,职称评级也是特别上忍。有一个算一个,基本都能得上一句,木叶的中流砥柱。最后两个镇场的,卡卡西六代影,宇智波带土触摸忍界巅峰。卡卡西跟太子,两个时代相比,要不是有挂逼,综合起来就不是略逊一筹,而是全面溃不成军。更不要,如今加入了犬冢獠这么一个变数。早在三年多以前卡卡西就是上忍,止水也是。如今在战争中火线晋升为上忍的阿斯玛,加上犬冢獠就四个上忍了。只以上忍来算,已经完全不弱于蛇叔他们那精粹一代。而且犬冢獠现在是新晋的准影,只要等白丸恢复过来,随时都能解除封印晋升影级。止水已经跨过了精英上忍的极限,正式走上了触摸影级的道路。卡卡西没有写轮眼拖累,经过磨砺业已是精英上忍实力。从犬冢獠这里得到螺旋丸,又有爱情滋润的阿斯玛,一对飞燕玩的溜到不行,厚积薄发已经是资深上忍。不写轮眼已经快要开发成熟,很有可能后来居上的带土,还有注定影级的犬冢獠,拼命的话单怼六道级的凯皇。就卡卡西,止水,还有阿斯玛他们三个,顺利的成长下去,十来年后的四战,妥妥都是四赤阳阵的酱油级。再看眼下这些乐淘淘疯的萌新,比上是渣渣,比下简直就是残渣。从三战结束,到太子为止,除了一个勉强还能看过眼的犬冢花,还特么有哪个是有名有姓的角色了?教育素质跟成才比例,从战争结束,简直就是断崖式下跌。木叶的教育模式很成问题。不过犬冢獠也就是目睹之后,起了些心思,并不会真的出来。大家都觉得这样很正常很应该很好很棒,那就没必要去做少数派。既不位高权重要纵览全局,又不是谁家老爹,干嘛自找没趣呢。“獠,在想什么?愁眉不展的。”止水凑了上来,身边跟着尾巴一样的鼬,一脸的淡漠,隐约能够看出来对犬冢獠的抗拒。“啪~”一声轻响,犬冢獠飞快的一指头点在了鼬的脑门上,让早有防备的他连躲都躲不过。“要回家了啊鼬,开不开心?哪里有愁眉不展,只是在想,万一岩忍或者云忍不甘心的话,这些家伙可怎么办。”随口逗弄了鼬神,也不管人家什么心情,犬冢獠转头就跟止水正经起来。“獠,你……关于这点就放心好了。大蛇丸大人早就已经有安排了,在我们出发之前,自来也大人就已经先走一步,就是为了预防你的情况出现。”看看瞪起眼的鼬,止水本来想点什么,却发现对着犬冢獠那张淡定的脸,真不知道该点啥好,于是也只能按着好友的节奏,选择无视怨念的尾巴。“有止水大哥在,还有阿斯玛,红,疾风跟凯前辈们,又有三千人的军团,就算有敌人,也不过是徒劳的!”鼬冷不丁的插了句话进来。虽然有所谓的火影式思考回路,但到底还是个孩子,被人欺负又无视,当然会不甘心的。话里话外,作为报复,鼬连提都没提犬冢獠。“啪~”随手又是一下点在鼬的脑门上。“大人讨论事情的时候,孩子乖乖听着就好了,不要随便插嘴。不然富岳前辈会不开心的。”犬冢獠多精明,还听不懂鼬的画外音?报复当即就来了。欺负鼬神什么的,太有趣了。趁着现在还是幼苗,不多欺负欺负,以后哪来的机会。我们只有犬冢獠胸口那么高的鼬神眼睛彻底瞪大了。实在是想不到,世上居然会有这么人模狗样道貌岸然的家伙。好想打他怎么办?可是又打不过啊怎么办?鼬神越发怨念了。“獠……”止水也是对自己这个跟孩子置气的朋友哭笑不得了。你你至于吗。“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止水?”转过头来的犬冢獠一脸正经。“……”萌新的欢声笑语充满爽朗快乐,鼬神幽怨的像个诗人。战争结束后的犬冢獠,不再是他宇智波鼬认识的那个犬冢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