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七章:消散
    蛇叔的出现,成为压倒云忍的最后一根稻草。

    前有火海,后有蛇潮。奇拉比不知被飞去哪里,而且身上还带着大环套小环的两个封印,就算能赶回来,恐怕也不过是个打酱油的。

    由木人自始至终被犬冢獠牵制,艾也脱不出团藏的指掌之间。

    于是崩溃便不言而喻。

    或许对云忍来说,这样的结果有些不能接受。

    明明是我们先打崩了岩忍,迫使局面不至于出现僵持,争取到了胜利。

    而且我们正在胜勇追穷寇,为什么你们木叶这个盟友突然对我们出手?

    可惜面对两个正在巅峰的影级,还是通灵兽跟神兵这些装备齐全的影,岩忍所有的挣扎注定都是徒劳,一切不甘都只能和血吞咽。

    “云忍,撤退!”

    事不可为,艾纵然火冒三丈也不得不下令撤退,大局为重。

    偷鸡不成蚀把米,云忍没有赔个底掉,却也是只能吞下这把黄连。

    木叶的底蕴真是过于深厚,而且他们一直都有把其他四个流氓都轮一遍的传统。

    云忍千般算计,百般努力,最终还是向实力跟现实低头。

    来时汹涌如潮,去时星流云散。

    先胜不是胜,笑到最后才最甜。

    云忍拱手让出了胜利。

    蛇叔复制了他两年前的成功,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岩忍点燃了所剩不多的心气,做最后一搏,没能得到预想中的甘美,反而愈发苦涩。

    没有输给木叶,反倒因为并非主力的云忍而失败,真是应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斩雷影,破城池,三战至今所取得的成绩,至此都化作流水,所有付出都成了无谓的牺牲,大好形势,雄心壮志终成梦幻泡影。

    木叶取得一场说不上酣畅淋漓,但绝对算辉煌的胜利。

    岩忍跟云忍,这两个敌人同时被木叶一勺烩了。

    就是团藏的脸有点烟。

    本来屁颠的跑来想搭末班车,一己之力对峙云忍更是几斤成功,然后先有犬冢獠跑来打岔,接着自来也推波助澜,最后由惊鸿般出现的蛇叔收尾。

    胜利属于木叶,荣耀归于三忍,团藏拉下脸来抢功劳,好难得抓到了机会,最后反倒让蛇叔捡了现成的便宜。

    还能说点什么吗?

    真的好想嫩死那群火影系的混账啊!

    连胜利的欢庆都没有参加,团藏就像他匆匆而来的那般,带着他的人又匆匆离去,裹着一身高冷,揣着那颗饱受伤害的心。

    犬冢獠的营帐,止水还在外面积极的忙前忙后,把空间留给了久未相见的师徒一叙别情。

    茶水在桌上冒气,清香阵阵,只是闻着就口舌生津,但两个人谁都没有去碰。

    “师酱,真不打算一起回去吗?”

    刚刚结束的高层碰头磋商,蛇叔自告奋勇的选择留下来收拾这场战争的尾巴,理由非常充分,因为经验丰富。

    毕竟,在此之前,关于沙忍的战役,由头到尾都是蛇叔在负责。就连最后的谈判也是,只不过最后递交给三代过目并首肯罢了。

    所以没有什么好反驳,作为统领的波风水门跟三忍另外两人稍微商议便同意了。

    在职在编的忍者,无缘无故失踪了两年之久,哪怕蛇叔是三代目的得意弟子,回到村里也难免要吃挂落。

    别说什么攻破岩忍村身受重伤需要休养,什么样的伤势需要一个影级高手休养两年?

    索性就让蛇叔留下来,避避风头,将功补过也是好的。

    尽管蛇叔一举奠定了本次大战的胜局,更有先前独立攻破岩忍村,迫使敌人不得不分兵,无法全力以赴的功劳。

    但功过相抵,并不适用于木叶现在这种新老交替的阶段,至少大家对团藏此来的目的心知肚明,对他的为人也就心照不宣。

    蛇叔两年前坏了三代目的好事,现在又坏了团藏的好事,木叶两个大佬不管抱着什么样的心思,都被蛇叔得罪了。

    于是犬冢獠这个问题看上去有些多余,甚至愚蠢。用这样一句话,作为与阔别两年有多的师傅的谈话起头,有些不那么美妙。

    “回去做什么?当一个看客?还是被人当成笑话?”

    蛇叔的神情间有一丝嘲讽。并非对自己已经算得上休戚与共的弟子,而是对那些他曾今在意,现在只剩下怨念的人。

    哪怕破岩忍,哪怕是奠定最后一战的胜负手,蛇叔依然不去奢望,那个老头子会改变他的决定。

    做了三代目二十多年的弟子,被看着长大,也看着他变老,还不清楚他的为人么?

    所以回去是一定不会的了。

    两年来像毒蛇一样,伺机而动做出来的辉煌事迹,所谓的并不是扭转固执老头的想法,只是单纯的在做报复,做发泄罢了。

    求得是一个念头通达,而不是亡羊补牢,或者挽回什么。

    “不回去也好,战争虽然结束了。但不甘心的人一定还有。师酱留在前线,至少就不会缺少必要的素材了。”

    犬冢獠多少能够理解蛇叔现在的心态,他还是在赌气,不过也像他自己说的那样,蛇叔留下来是个很好的选择。

    所谓的不会缺少素材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却是不能说出口的,关于蛇叔一旦回去,万一再受到什么刺激,忍不住拿自己村的同僚做实验,那就真要爆炸了。

    而且这是一种十分可能会出现的状况,别忘了团藏可是刚刚被蛇叔坏了好事。

    然后便是沉默,师徒之间再无交流,直到犬冢獠被叫走。

    自始至终,就只问了一个问题,两个人总共也就说了三句话。

    看上去有些疏离,有些过于冷清了。可实际上,反倒因为这两年的分离,犬冢獠的成长,让他跟蛇叔之间有了一种奇特的默契。

    没有问蛇叔两年间还去干了什么,也没有问关于血继限界研究的进度,更不探询蛇叔日后有什么打算。

    该说的时候,蛇叔自然会说,已经做了那么多事情,相信对于他这个弟子,蛇叔心里有数。

    “终于……要回去了。结束了!”

    一片白云悠然在天,战后的满目疮痍已经不留痕迹在心,止水站在残破带着焦烟的营地塔楼,放眼远眺,脸上润开爽朗笑容。

    “要回去了。”

    约莫能到止水胸口的鼬,粉嫩的小脸上一片冷清,细密黝烟的头发被抚动,撩着他背上的刀。

    塔楼下,洋溢着灿烂笑容,嬉嬉闹闹,吵吵嚷嚷的萌新们在追追大大,看上去好不欢快。

    笼罩在忍界数年之久的战争阴霾,终于开始消散了。

    “哟,小鼬也在啊。止水,别站那悲春伤秋啦,快来,阿斯玛他们已经到齐了,就差你一个了。”

    “汪汪!”

    瓦蓝苍穹一片玉,阳光既不灼烈也不刺目,暖洋洋撒遍大地,还带着烟熏火燎硝烟味道的清风里,犬冢獠的声音慵懒而皮籁,白丸的叫声清脆又悦耳。

    “獠,你真是……这就来了。鼬,一起吧。”

    “嗯,好的!”

    春日正好,春风正爽,春意正浓。

    忽然有种如释重负,浑身轻松。好像学校里的那种无忧无虑忽然又回来了。

    不,也许这样的感觉并不太切实,应该说是,有一种天地焕然一新,荡涤了浑身内外,周身舒泰的感觉。

    战争结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