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四章:可恨之人必有可取之处
    “不过在此之前还得先帮白丸解决天上的……”

    犬冢獠的话没有说完就停了。他抬目光,却在天上没见到白丸的半点踪影。

    当然,同样消失的还有之前一直徘徊,跟白丸纠缠不休的迪达拉。

    对此,犬冢獠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表情。

    白丸不见了。

    本来是怕跟选定的云忍磨刀石对上,一时半会可能抽不开手再帮白丸,再也是怕白丸自己玩脱,最后还有解放白丸出来,让她给自己惊阵的意思。

    毕竟虽然不想承认,但现在白丸的实力确实比他这个铲屎官要高出一筹。

    阴封印,蛞蝓仙术,还有尾兽查克拉,加上白丸本身就不弱的实力,这两年虽然是在湿骨林,可白丸确实就是靠吃,已经成为货真价实的影级。

    但现在白丸不见了。

    “啪~”

    重重一巴掌排在额头上,犬冢獠除了无语,也是没什么好说了。

    好了伤疤忘了疼,动不动就得意忘形,白丸还是那个白丸,即使蛞蝓仙人调教了两年,也是毫无改变。

    “所以说白丸你这到底是像谁啊?”

    毫无自知之明,方法忘记了物似主人型这个形容的犬冢獠,无奈的结印通灵,将白丸叫了回来。

    “呜呜呜……”

    通灵结束,刚一出现的白丸就变作巨大的提醒,绷直了翅翼冲着远方直奔而来的两只尾兽发出了威慑低吼。

    吞掉了七尾,又吃了星,白丸在一定程度上有着尾兽同化的体制,而尾兽相互之间都是不和谐的。

    两只尾兽相见,虽然很难不大一个你死我活,但也绝无可能不打一场。

    不过白丸并非因为体内有部分尾兽体制而做出攻击姿态,而是天生敏锐的兽性让她感受到了来自两个尾兽的敌意。

    正跟那个骑鸟的小孩玩的爽呢,突然被叫回来,白丸自然认为妈妈遇到了危险,果不其然看到了两个危险的大家伙。

    “别紧张白丸,放轻松。不过是勉强控制住了尾兽的人柱力,危险程度还在范围之内。”

    伸手**白丸的腿,犬冢獠抚慰她的躁动。

    现在可不是十多年后,晓之天团捕捉尾兽的时期,奇拉比跟由木人虽然强大,但犬冢獠却是不信他们两个能够彻底控制尾兽。

    即使有传承,有毅力也有本事,现如今能够勉强控制住完全体的尾兽,也已经很了不起了。

    至少犬冢獠不认为,他们两个能够操控尾兽的全部力量,尾兽玉这种尾兽代表作,威力巨大堪比核弹的招数,是用不出来的。

    否则还需要联合木叶干毛,直接几发尾兽玉扔到岩忍头上,一切不都解决了?

    用不出尾兽玉的完全体人柱力,只不过是看上去很生猛的样子货罢了。

    但也因为白丸这么一打岔,前边出现了新状况。

    一道巨大,可以劈开长天的翠绿飞镖横扫而过,将沿途的岩忍跟云忍统统斩杀,甚至一击切断了牛鬼乱舞的巨大鬼畜章鱼须,切开烟蓝如冥火组成的又旅半个脑袋。

    “云忍,前方属于木叶战场,禁止通行。”

    残肢断臂凌乱一地,五脏六腑混着鲜血横流,团藏冷若冰霜,坚如铁石,带着他沉默寡言的部下,横身挡在了两大尾兽跟云忍面前。

    寥寥数人寥立在数千忍军之前,面对两只尾兽,团藏一行人却无半点畏惧。

    不说有多少人看着团藏那副包扎的好似半身不遂,命不久矣的模样,认为他不自量力自寻死路。

    但只在木叶群众眼中看来,此刻的团藏突然有一股唯我独尊的霸气凛然。

    虽千万人,吾无惧。

    团藏的话不是商议,不是警告,而是掷地有声陈述。全然视云忍两大尾兽,数千大胜士气正隆的忍者如无物。

    这份有些狂妄的霸道,在别人眼中不知是个什么滋味,但在木叶忍者眼里,这一刻的团藏别看抱着绷带,拄着拐杖,却真实的感受到了无上凌利。

    他们从团藏身上,看到了忍界扛把子势力的威严。这是不能用言语表达,只能用心体会的一种玄妙东西。

    看不见摸不着,但它确实存在。

    团藏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狂。

    便是连犬冢獠,这一刻也得承认,团藏身上确实有那么一股凌然不可侵犯的威仪。

    好似波澜不惊却心有猛虎。

    这种亮眼的感觉,让犬冢獠有种重新评价团藏的冲动。

    原来……锅王萨玛也并非耗子扛枪,只会窝里横啊。

    人家简直窝里窝外都非常横啊。

    “欺负人家不会放炮啊。有本事冲我来啊,看我送不送你一炮。”

    有些不地道,心里有点嫉妒人家大出风头,犬冢獠言不由衷的有点泛酸。

    感觉被人抢了机会啊,本来是想上去怼对面的。

    “团藏,你想要背盟吗?我们在追杀岩忍,你最好想清楚,能不能对自己的行为负起责……”

    “老夫志村团藏,虽然年老却还没有糊涂,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此地有老夫在,禁止通行。”

    团藏顿拐,打断了艾闷雷般咆哮,浑然不将他的指责放在心上。

    冷淡的声音慢条斯理,却有毋庸置疑的霸道,甚至蛮横。

    我不跟你讲道理,我就是要这么做,别跟我说什么责任,我定规矩,你不服气,尽管过来就是。

    谁也不是傻子,不说两家高层早前已经翻脸,现在岩忍本已经被打崩,你们云忍却故意驱赶他们冲击木叶所在战线,能安了什么好心?明显没安什么好心!

    想用背盟的大义压制团藏,艾明显用错了姿势。

    锅王虽然烟锅背了一堆,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但只强硬这一点,整个木叶却绝无出其右者。

    何况团藏可是宁死不吃亏的主。对内可以隐忍,对外的话,就没这份别去的顾虑了。

    区区云忍,还吓不住我们久经风浪的团藏萨玛。

    “嘿,刚才你们围攻锅王不是挺爽的吗!”

    心里可能有点佩服团藏了,犬冢獠暂时熄了上去插一手的打算,靠着白丸笑嘻嘻,准备看戏。

    云忍怼锅王,多好的亲情巨献。

    所谓可恨之人必有可取之处,哪怕没有闪光点,不还有烟点吗,也是可取的地方不是。正能量,负能量,都是能量。

    锅王大人面对云忍,风轻云淡的寸步不让,乃至咄咄逼人,真是让人不得不刮目相看。

    忍界之中,老而弥坚,可不单单只有两个三代影而已。

    世界很大,你们不知道的还很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