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三章:耐人寻味
    还有谁!

    犬冢獠顾盼自雄,想要大声昭告。

    接连干掉了七土中的两个,尽管手段都有些不堪,但这是忍者常态,而且犬冢獠更不会将这点小瑕疵放在心上。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犬冢獠只想得意的大吼一声,向整个世界宣告,大爷也是会杀人的,而且杀的还都是高手!

    不过念在场合不允许,有些太过膨胀和不合时宜,犬冢獠也就压下了心中的澎湃。

    “喵蛋,说好找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当磨刀石呢?”

    顾盼之间,忽然想起一开始的打算,犬冢獠顿时感觉蛋疼。

    白土岩土两个,可不都是上好的磨刀石人选吗,偏偏却干脆利落的接连给咔嚓掉了。

    白土剑走偏锋自成风格,岩土真正的硬本领也不差,正好是那种用短处应对有难度,用长处进攻却摧枯拉朽的家伙。

    白土还要冒一冒风险,但岩土的话,硬碰硬正面刚也完全不怕的好么。

    怎么一回过神来,两个好对手都凉了?

    “我一定是脑子抽了啊。这种对手可不好找……算了,一个贱人,一个二货,死了就死了。岩忍乌泱泱两万人,不信找不到第三个对手。”

    事实已经落定,犬冢獠也就蓦然的懊恼了一下,就找到了自我安抚的接口,暗暗把目标瞄准了七土之中剩下的几个。

    准影本来就不是什么大白菜,属于影级之下最顶尖那一批,可以说是影级预备役,纵然与影级还有差距,却也假假的带个影字。

    这种准顶级高手,即便是整个忍界现在也是不多,不是名镇一方的诸侯,就是各有所属的精英。

    哪怕是五大流氓,每个村里能有三五个就已经顶天。

    便如已经成为时代眼泪的雾忍七刀,七个人里面也就两个准影罢了。

    岩忍的土垚垚里,因为没有雾忍那么多勾心斗角,故而会多那么一两个准影。

    不过即使算上被犬冢獠刺激突破的黄土,七土里面能有四个准影级别就撑死了。

    白土岩土两个战死,冥土更是早已丧生在草之国,黄土又因为身份问题碰不得,犬冢獠的如意算盘注定是要落空。

    何况青土与稀土两个,并不在木叶这边的战场。

    头脑发热一时爽,犬冢獠抱着没有张屠夫,一样不吃带毛猪的打算,到底是没能如愿以偿。

    岩土跟白土的死亡,对于岩忍来说并非只是少了两个攻坚手那么简单。

    岩土尽管性格有问题,动起手来不顾场合,可他确实七土之中与稀土起名的指挥人才。

    当初稀土被奈良鹿久阻挡在泷之国寸步难进的时候,负责在田之国指挥的岩忍就是岩土。

    白土的死对岩忍来说只是攻势受挫,可岩土的死,就让岩忍产生了一定程度的混乱。

    毕竟大军团战斗,比起冲锋陷阵的尖刀,更重要的还是领行统一,不至于产生自我混乱,给敌人可趁之机。

    将帅之才,各有所重,各有不同。

    两个人柱力被自来也跟纲手挡住,黄土这个准影对上了日向兄弟,虽然还有重金聘请的帮手,却也就缠住了波风水门。

    没有了白土这个尖刀,失去了岩土这个指挥,高层战力没有了优势,自身指挥有出现了问题。

    岩忍的攻势以可见的速度迟钝了下去。

    等狂热过去,岩忍的脑门恢复冷静,想要再拼一口气,却发现已经力不从心了。

    消磨两年多心气,早在刚才那一拨僵持中把最后一点燃烧的尾巴也耗尽了。

    然而正式打破了僵持局面的并不是顶住了岩忍攻击的木叶,反倒是可畏偏师的云忍。

    “吼——”

    “嗷——”

    伴着两声遥相呼应又穿云裂石的咆哮,岩忍进攻云忍的阵线被打穿。

    八尾牛鬼,二尾又旅完全镇赛天地的庞大身影成为这场战争的主角。

    没有使用尾兽玉,更不需要什么铺天盖地的忍术,两个尾兽显出真身的那一刻,除非岩忍玉石俱焚,便已经不可能挽回颓势了。

    尾兽光凭借那一副让人瞠目结舌,即使仰望也难以测度的巨大身体,就已经有排山倒海一般的威慑力让人手足无措。

    那可是尾兽啊。

    赫赫有名的尾兽啊!而且还是两个,而且他们看上去并没有疯狂,反倒是一直逮着岩忍在狂轰滥炸。

    “跑,尾兽出来了!”

    “快走,是尾兽!”

    “云忍的尾兽,尾兽啊啊啊啊~”

    千言万语,都汇聚成对尾兽的恐惧。岩忍被穿透的阵线崩溃开来,被云忍趁势掩杀。

    如果只是单纯如同同归于尽般放出尾兽,岩忍到并不会崩溃的这般迅速,那还奇拉比跟由木人两个,居然能够完全控制尾兽行动。

    这就成了岩忍不可承受之重。

    那可是凶名远扬的尾兽,被誉为灾难与灾祸的尾兽,云忍居然可以控制他们。

    本来只是阻止的任务,本来就不是有杀影之仇的云忍对手,本来就被善用雷遁的云忍克制,现在他们居然还能控制尾兽。

    这就没办法好好打下去了。

    劣势那么多,对面还开挂。团结如岩忍,被打崩之后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崩溃的岩忍说不上狼奔豕突,但也是鸡飞狗跳。

    战场之上,瞬息万变,岩忍对云忍的战线崩溃,最终引发连锁反应。

    在四尾老紫跟五尾汉均被缠住,无暇分身的情况下,岩忍的战线逐渐开始整个崩塌。

    战争之中,混乱一旦产生,如果不能第一时间镇压就再也不可能平息。

    “云忍疯了,他们放出尾兽了!”

    “老紫大人,汉大人,你们在哪?快来救救我们啊!”

    “假的,不可能的,他们云忍怎么可能能够控制尾兽!”

    “杀杀杀,杀掉,统统杀掉,把你们都干掉,我们就能回家了,回家!”

    惶恐有之,崩溃有之,疯癫有之,要逃的要躲的,要上的要杀的,后退的堵住了一心扑死的,想战死明心的被胆小惜命的阻碍。

    在尾兽的凶威震慑中,岩忍不可避免的产生了混乱。

    乌泱泱数千岩忍被尾兽驱赶,被云忍掩杀,涌向了木叶阵线所在。

    混乱蔓延开来。

    “噗~”

    随手削断了一个擦身而过只顾逃命的岩忍脖子,还在寻找心仪对手的犬冢獠看着正冲着这边冲来的八尾和二尾,眯起了眼睛。

    看上去两个尾兽是在追杀岩忍,一副要讲岩忍赶尽杀绝好援助木叶,一句奠定胜利,直接结束这场耗时颇长的决战。

    然则,木叶这边似乎,好像,根本就不需要你们云忍热心肠的来当活雷锋呐。

    而且,我们两边的高层在开战之前,可是先打起来了呢。

    说好的我们木叶已经不可信,最后合作一次打败岩忍,然后彼此之间分个胜负的。

    你们现在这种积极的做派,有点耐人寻味啊。

    “之前目光有些狭义的自我限制了啊。岩忍里面找不到对手,这不是还有云忍吗!无论是ab兄弟,还是又旅由木人,不都是丁好的磨刀石么。”

    对大杀四方的尾兽行注目礼,犬冢獠自言自语,目光越来越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