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二章:就让土归土
    善泅者溺于水,善战者殁于杀。

    白土的风遁很强,非常强,瘦高的麻杆体型,细长胳膊配上两米长,可刚可软的蝉翼长刀,风遁兼顾攻击力的同时,奇诡之道可畏另辟蹊径。

    他的战斗方式注定了,无论是谁跟他交手,都会很难受。

    近战打起来因为作战方式问题,总会力有不遂,这样就会出现机会。

    远战的话,犬冢獠没见过,但想来定然也是不好相与。

    不过从本质出发,白土实力够强,却是剑走偏锋的风格。

    可你要说到剑走偏锋,犬冢獠不信这世上还有他的脑洞盖不住的偏锋。

    于是白土看上去死的冤,实际上死的真是冤。偏偏遇到了犬冢獠,偏偏还要挑衅。

    “知道什么叫吃软不吃硬了吧这下!”

    犬冢獠冷笑,抽枪,看着死不瞑目的白土颓然倒地。

    “嗵~嗵~”

    大地忽然如心跳,刺起两道红岩枪山,以狂暴之姿将犬冢獠跟周边的岩忍木叶忍者统统纳入了攻击范围。

    “白毛,拿命来!”

    一声怒吼在地下传来,红岩枪山中窜出一个锃光瓦亮的刀疤头,饿狼一样抓向犬冢獠。

    “这么大火气,你是刚才那家伙的基友吧!”

    嘴上说着调侃人的话,犬冢獠手上并不慢,一拍白丸,人已经电射而去。

    “嘭~”

    两人拳对拳,正面刚了一发。

    雷光撩动的拳头对上红岩覆盖的岩拳,纷飞的岩石碎片很明显的给出了属性相克的真实。

    “岩土哟,同为土垚垚中人,你难道没听说过黄土提起我么?”

    电光拳头与巨大的岩拳不成比例,但占到优势的反倒是犬冢獠。

    言语中带点戏谑,目光中有一抹嘲讽。犬冢獠催动体内澎湃的查克拉,雷光如钻,直破红岩。

    “是了,黄土是谁。高贵且自矜的土影公子,哪里会跟你这种一看就是烂杀土匪的家伙折节下交。”

    电钻无声延长,化作锐枪,层层红岩覆盖在拳上的岩土像是触电,纵然暴怒也不得不飞身后退。

    雷遁到底是克制土遁的。哪怕岩土已是准影的修为,并不比此时的黄土要弱,可犬冢獠的实力也不差。

    两年积累,两年砥砺,厚积完毕,已经进入薄发期的犬冢獠,也已经跨入了跟他不相上下的领域。

    尚在精英上忍境界的时候,就能跟准影的黄土有来有往,胜多败少,如今面对一个跟黄土差相仿佛的岩土,不过如此罢了。

    “土遁——红岩大河!”

    飞退,结印,岩土看上去像个莽汉,忍印的速度这种要求灵巧的技术活却意外的拿手。

    滚滚浪涛急如湍流,涛涛奔腾向下,在两座枪山之间垂天挂落,轰然砸向大地。

    除去被枪山波及的忍者,周围还有很多尚且来不及拉开距离,避免波及的忍者,岩土的出手却看山去一点也没有顾忌的样子。

    他的目标就是要怼死犬冢獠,至于会不会顺带殃及池鱼,全不在他的考虑之中。

    看上去岩土只是因为白土之死义愤填膺,暴怒的火烧糊涂的脑袋。

    但正在跟他正面交手的犬冢獠却很清楚,这个岩土也跟白土一般,是岩忍中的异类。

    并非白土那种明显战斗风格剑走偏锋自成一派,跟岩忍大众风格有明显区别的异类,岩土是岩忍中单纯的异类,他是个可以为了目的,不管不顾的家伙。

    完全没有任何一点岩忍团结有爱的精神。

    白土是风格异类,眼前的岩土却是性格上的异类。

    白土、岩土,两者的异类互相之间存在着根本性差异,但在岩忍这个团结的集体之中,却是不多见的异类,也就无怪乎会成为好基友。

    物以类聚,同性相吸原则罢了。

    但这并不妨碍犬冢獠又杀掉岩土的决心。

    自私的人到哪里都会被讨厌。

    岩土这种不顾一切的战斗风格,注定了犬冢獠跟他不是一路人。

    虽然打同僚,虽然怼队友,可那只是犬冢獠解决分歧跟矛盾的手段,时至今日,他还没亲自加害过任何一个木叶的成员。

    当然,团藏大人不算在内。人都要嫩死他了,他还估计什么底线不底线啊。

    “你还真是,叫人讨厌呢。不管是性格还是外形。所以既然是土,那就送你回归好了!水遁——水缝!”

    结印这种活计,群众了自信拉出个忍界榜单了必定榜上有名,呼吸之间已经准备完成,犬冢獠昂头嘟嘴,吐出一道白色水线。

    垂天的岩河赤红如血,如同冥河坠落,迎头而来一道细小的白线,相形之下感觉天差地别,柔弱的不堪一击。

    可偏偏就是这么一道看似细小柔嫩的白线,一头撞上红岩大河后,如同切坡败革一般,非但将大河一破两开,更是随着犬冢獠摆头,跟橡皮檫一样,似慢实快的把整条挂天而落的河都抹掉了。

    这是犬冢獠参考了当初在泷忍村那个忍者使用的水遁,以及根据二代火影的水断波作为蓝本,研究出来的水遁绝招。

    岩土的红岩大河声势惊天,却被犬冢獠摸了个干净,彻底的沦为了样子货。

    “吇~”

    擦掉红岩大河的水线,随犬冢獠猛地甩头,像一道分天的激光,直劈震惊中愕然的岩土。

    “轰隆隆~”

    白线劈下,首当其中的是枪山崩裂。

    白线过出,猩红坚硬的枪山脆弱的不堪一击。

    “可恶,绝对宰了你!”

    恶狠狠的瞪着眼睛,略显狼狈的躲过了犬冢獠的白线切割,岩土火气愈发大了,看上去眼睛有些泛红。

    水缝术的切割力无可匹敌,却未免缺了一些灵活,还是让岩土躲开了去。

    “别净说大话啊,你到时来点真功夫看看!白丸,给他打个样!”

    水遁绝招没能结果了岩土,犬冢獠并不意外。利落的干掉白土那是出其不意,岩土这种跟他不相伯仲的高手,不是那么好杀的。

    手排在白丸脑袋上,犬冢獠既给了白丸机会,也同时挑衅者岩土,将他放在白丸之下,愈发撩拨他的心火。

    “呜呜~~”

    白丸低头,肋下翅翼做蓄力装,一双前爪分别刨地,对着岩土咧嘴漏出一口好牙,作势欲扑。

    “呼~咻——”

    骤然飞入白影,白丸带着恶风扑出,三对翅翼一扇,窜天而起,扶摇直上。

    转眼的功夫,白丸火箭一样冲到了天空高处,只剩下一个小点。

    残风拂过,犬冢獠的脸唰的一下烟的不要不要的。

    我叫你打个样,不是叫你变成窜天猴啊!

    你就是想告诉他得逃跑,你就没想过对面锃光瓦亮的光头根本就不会飞好吗!

    白丸啊,阿妈……我迟早有一天要被你气死啊你知不知道!

    “哈哈哈哈……”

    岩土先是一愣,继而谨慎戒备,然后白丸一飞冲天之后迟迟不见归来,终于豁然开朗的他忍俊不禁的狂笑起来。

    这一笑就连腰都快要直不起来了,仿佛只要把心里的怒火都化成笑声,把犬冢獠从头到尾的挑衅都还给他。

    “笑你麻痹,死去嗨!”

    无声无息的静蓝锐枪从红岩枪山崩落的废墟中刺出,从岩土两股之间插入,他的笑声戛然而止。

    “你……什么时候?”

    眼睛暴凸充血,颤抖的像打摆子,岩土低头看过爆了自己菊花的雷遁锐枪,艰难抬头,嘶声不甘。

    “当然是在你被白丸吸引注意的时候啊。土遁可不是你们岩忍的专属啊。土中央鱼这种术,恰巧我也会呢。”

    犬冢獠脸上是迷人的微笑,哪里还有半点漆烟如墨。

    “尘归尘土归土,你就安心的去吧,跟白土死在同一招下,也不枉你们情深义重啦。再见,不,是永远不见!”

    伸手,犬冢獠一把推在岩土脸上。

    “嘭~”

    推金山倒玉柱,岩土死不瞑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