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一章:不是一个人了
    铮~

    金铁震颤,一把既细且长,轻薄如翼的刀斩过风流,化作一道白练,将犬冢獠连雷带人,从上到下劈成了两半。

    白土细瘦的像麻杆,白净又娇嫩,长手长脚还用着薄如蝉翼的细长刀兵,却意外的凌厉而不显阴柔。

    他是个用刀的高手。

    “滋啦~”

    一刀两分的犬冢獠化作雷电,形如猛虎扑向白土。

    “风华弥散!”

    细长的蝉翼长刀挥成匹练,如丝缕清风般拂过。

    雷电猛虎似不为所动,丝毫不受影响继续奔跑向前,却在扑上白土之前开始消散,以至最后只剩下一缕清风扑面。

    白土的刀,在清风中悄么的肢解了雷霆,让猛虎致死也未曾察觉。

    白土清风怡人的刀,是风属性变化到了一种机制之后的反转现象。本应该刚硬的锐利之风,演化到巅峰后,反而柔和起来。

    “极致锐利的风遁属性变化。你也试试我这个如何!”

    犬冢獠的声音听的有些激动,有些跃跃欲试。他从地下冲了出来,手上有一颗比人头还大的螺旋丸正在闪光。

    铿~

    长刀又成白练,白土甩动他竹竿似的长胳膊,当头向犬冢獠劈下。

    臂展加上长刀,白土起手一招就把犬冢獠罩进了刀锋。

    “马丹长手怪!”

    白练劈头,犬冢獠不禁蛋疼的骂出声。

    白土手长刀也长,实在太占优势。这一刀不闪不避,如果劈的顺了,不出意外能落到他头上。

    有刚才白土一刀切开雷切的前车之鉴,犬冢獠不敢赌手上的大玉螺旋丸能顺利的崩开他的刀。

    按照落点,人家的刀劈开大玉螺旋丸后,刀尖在自己背后。

    这刀就长的过分了,一米多的胳膊,加上跟身材几乎等高的刀,轮起来就能笼罩方圆三米。

    感觉用枪也就这么大攻击范围了可好。

    你一个体术流的,攻击范围那么大犯规的好不好!

    犬冢獠现在走的是嗑药不死流,可也不想试一下当头一刀能不能顶得住。

    又不是智障,谁没事拿自己脑袋开玩笑。

    于是只能退后,好在进退之间,依靠又强大几分的身体,即使不用雷遁刺激也能做到收发由心。

    从前冲一顿猛地后来,犬冢獠险险的避开了批头的一刀白练,手里的大玉螺旋丸也没有浪费,从侧面摁向白练。

    “呲呲~”

    急速旋转的查克拉与附着在蝉翼长刀上的锐利之风相撞,一阵沙铁摩擦的刺耳声中,大玉螺旋丸不出意料的被切开了。

    “难不成拉开距离用忍术轰?”

    初一交手,犬冢獠就发觉近身战的话,好像很被白土克制,自然想到拉开距离放忍术。

    只是念头只升起了一刹那便被摁了下去。

    这会木叶跟岩忍已经交错在了一起,互相之间你我纠缠,远程忍术威力小的话恐怕完全奈何不了白土那把能够劈开雷切跟螺旋丸的刀。

    可如果一旦加强威力,远距离忍术的范围就没法控制,注定会误伤。

    犬冢獠正感觉有些束手束脚,那边一刀逼退了他的白土却并不追击,反倒回身重新冲向了与岩忍激斗的木叶忍者。

    白练无声,纵横凝练,白土毫无高手的自矜,专门跑去虐菜,甚至还用挑衅的眼神去看球犬冢獠。

    我就是要杀菜鸟,有本事你用忍术轰我啊!

    白练溅出血色横空,白土用他的眼神明确的表达了他的得意与挑衅。

    这是个毫无高手自觉,一心只求岩忍胜利,忠实履行职责,很会利用战场优势,战斗经验丰富的老资格。

    “这贱人!”

    犬冢獠脱口骂人,他当然明白白土的挑衅,但感觉真的有点拿人没招。

    本来是想找一个棋逢对手的磨刀石来着,没想到实力是够了,却是个没节操的贱人。

    两米长的刀本就已经属于奇门兵刃,应付起来格外费力,再加上白土那一手可畏仅见的高深风属性,近战起来,真不是一加一那么容易。

    哪怕有雷遁加速,犬冢獠也不敢以身试刀,看是白土的奇门兵刃厉害,还是他的速度更快。

    那种既薄又长的刀,能劈开他的雷遁,又无视螺旋丸,犬冢獠不敢想落到他身上会是什么结果。

    本来拉开距离忍术猛是最好战术,可偏偏丫是个臭不要脸,就是利用战局逼人近战,不然就只能乖乖看着。

    本来如果白土愿意放马单挑的话,虽然危险,犬冢獠也不介意一式。可奈何人家根本就没有这心思。

    看着白土一招杀一人,如入无人之境,却始终紧贴着木叶忍者,从不留出忍术轰击的空白范围,还有那副挑衅的嘴脸,犬冢獠就觉得憋气。

    投鼠忌器的滋味,可是第一次从敌人身上尝到。明明以前这么干的都是他来的。

    不过犬冢獠可不信什么天道好轮回那一套。

    踟躇了一阵,余光瞥见天上的互相追逐的两道身影,犬冢獠脑子一转就有了办法。

    “差点忘了,现在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虽然很想亲手送你这贱人去死,不过形势逼人,便宜你了。好久没跟白丸打配合了,不知道手生了没有。”

    雷光亮起,犬冢獠挥手,脚下的染血的土壤开始黑化,形成两道黑线直取白土。

    铮!

    白练过处,沙铁毫无意外的被斩断,哪怕藏在地下无作用,甚至被切断的那部分,明显被破坏了磁力,已经失去了控制,只是一些黑色的沙砾罢了。

    “哗~”

    断开的黑线暴起,喷出无量黑沙,浪一般拍向白土。

    呲呲~

    白练缭着锐风,切豆腐一样将浪涛般黑沙破开,磁力被斩断破坏,纷纷扬扬的黑沙才刚起了个势头,就成了一对无用之物。

    “互乘通灵之术!”

    最后一股黑沙被斩断,磁力将破未破,黑幕将散未散的时刻,犬冢獠的后续招数已经使出。

    高天之上,正恨不得生吞了白丸的迪达拉气的都快要自爆了,却眼前一花就不见了白丸的血盘大口,被一大捧黑沙浇了个没头没脸,整个都懵了。

    什么情况啊这是?!

    “不好!”

    地上,正斩断最后一股黑沙的白土在通灵的白烟出现的刹那脸色一变,已经意识到不对,蝉翼长刀诡异的一折,变成面条似柔软的鞭子,一环一环将自己层层套住,保护起来。

    “嗷吼~”

    巨大恍如游轮汽笛的咆哮卷起风暴,将通灵产生的白雾吹向白土。

    空气出现层层如水波的潋滟。

    白丸的咆哮,比从前更有力道。首当其冲的白土被吼的衫发后飞,精瘦到感觉不到脂肪的脸上都起了波纹,眼睛更是连睁开都难。

    突然就想陷入了十级飓风的风眼之中,目不能视,耳不能听,四肢难以用力。

    除了紧踩地面,不至于被掀飞,白土的脑子都被吼声真的像开了锅,神智都迷茫了。

    “奇门兵刃厉害了,试试我的出其不意啊贱人!”

    电光爆闪,静蓝的锐枪如矛,刺入了白丸的吼声潋滟,直直插穿了白土的脑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