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章:选一个好对手
    明明是自家弟子干下的事,到是冠冕堂皇的找借口溜之大吉,把老师给扔下来兜住局面。

    连个说话机会都没捞着的自来也,现下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纲手那是我能劝得了的吗?

    水门,还没当上火影呢,这就开始学政客强行既定事实的做派了啊。

    身为老师,我这是应该欣慰啊,还是难过啊?

    哎对了……是不是忘了什么了?算了,想不起来,不想了,先把岩忍打出去再说。

    带着点小小复杂,自来也还是不能放任纲手徒手硬怼熔岩装甲在身的老紫,狗腿子一样颠颠的跑过去围攻。

    岩忍倾尽全力做最后一搏,波风水门带着纲手跟自来也适时出现,让战斗回归了平衡。

    犬冢獠穿梭在混战的人群中,一边战斗,一边寻找着合适的下手目标。

    而远在蛇叔曾今的秘密基地附近,衣衫褴褛的团藏脸色阴沉如水。

    波风水门伙同犬冢獠威慑ab兄弟谈判的时候,他在跟由木人大战。

    纲手跟自来也入场,他还在跟由木人大战。

    这会波风水门带着自来也跟纲手走了,却留下他一个人,平白被云忍三个家伙弄了个灰头土脸。

    如果不是岩忍的进攻甚急,根部的下属不惜拼死,他团藏恐怕今天就要凉在这块默默无闻的荒野了。

    “团藏大人……”

    活下来的根部忍者跪倒在团藏脚下,心有戚戚不忿,欲言又止。

    要说波风水门他们是故意,但没有证据。

    可要说真不是故意,看看死去的同伴还有团藏的脸色,这些根部的忍者无法昧良心说服自己相信。

    “收敛遗体,我们走。”

    半晌阴郁,团藏还是选择了一如往昔的忍耐,不予细究,息事宁人。

    但这笔账却是攒下了。

    本以为波风水门小年轻一个,应该比大蛇丸好对付。

    事实上,如果不是三代强推,自来也默许,波风水门哪有资格竞选火影,更别说现在几乎都内定了。

    但现今才发现,这个黄毛虽然不是什么大家族出身,年龄也不太大,却也不是好相与的。

    来到田之国也已经有一段时间,以火影辅佐之尊,也没从波风水门手上讨到什么便宜,反倒被排斥的跑出来捡大蛇丸的残羹冷炙,甚至今天还闷不吭声的强喂了一口黄连。

    个中滋味,也是只有团藏自己才品味得明白。

    “去查清楚,雷影的尸体到底是怎么回事。”

    冷冷的交代了一声,团藏找回了自己的拐杖,领着残兵败将往战场行去。

    他走的很慢,一点也不赶,仿佛来搭末班车的人,并非他志村团藏一样。

    今天这个闷亏让团藏警醒过来,这里并不是他可以作威作福的主场。

    很多事情,是时候开始从长计议了。就从眼前的这场战争着手好了。

    吃一堑长一智的团藏认识到了客场的不利,暗暗琢磨着如何转变方式方法获取想要的结果。

    另一边的战斗中,自来也跟纲手两人挡住了岩忍的两大人柱力,波风水门却被一个不知名,看不出身份的人缠住。

    混在木叶与岩忍交错的战斗第一线,犬冢獠观察了一阵跟波风水门战斗的人,一阵之后便不在意。

    波风水门只是被缠住了,一时半会拿不下对方,但也不会有什么危险,不需要过多关注。

    至于那个可以跟波风水门战个旗鼓相当的无名氏,犬冢獠更懒得关注。

    原著里没有出现过的龙套,无非是岩忍高价雇佣的打手而已。

    拿人钱财干活的人,不可能为了点利益真的为岩忍的事业抛头颅洒热血。

    忍界里,像角都那种爱财如命,拼尽全力的叛忍仅有一列罢了。

    而且那还是基于角都命多,不在乎死不死的。

    “咚~咚~咚~”

    厮杀声交汇的混乱动静里,忽然响起沉重的脚步声。

    “木叶的家伙,都给我滚开!”

    碳一样的岩石巨人像烟金刚,迈开大步踩得大地咚咚响,如同冲锋的野猪,狂暴的撞向木叶的防线。

    “啧,黄土这家伙,又进步了。”

    混在第一线的犬冢獠自然看到了黄土引起的大动静,不过却只是感叹了一句,一点也没有上前去再续前缘的意思。

    尽管黄土今非昔比,可对现在的犬冢獠来说,一样是一个不需要的对手。

    不管此战胜负如何,云忍,木叶以及岩忍,乃至全世界,都将这场战争看做了三战最后的收尾。

    战争持续的太久了,本来这场战争在两年前就应该结束,偏偏阴差阳错的拖到了现在。

    如今天下,已经不是几个国家厌战,而是整个世界都在厌战,全都眼巴巴念着盼着一切早点结束。

    身为土影的儿子,黄土的身份很特殊,一旦死在这场战争里,想要在这一战之后顺应民意结束战争,恐怕就不那么容易了。

    两年的成长积累,只剩最后一场砥砺,犬冢獠需要的是一个可以安心的放开手脚搏杀的敌人,来当这块磨刀石,黄土显然不行。

    不是因为黄土的实力不够,而是因为黄土有不得杀的理由。

    而且,就在犬冢獠权衡的时候,已经有人飞身而出接下了黄土的冲击。

    日向兄弟展开了八卦领域,将黄土圈了进去。

    一个烟金刚,两个白衣人,转眼就杀的沙飞石走,炭岩四飞,在对冲的岩忍木叶交界线上,生挖出来老大一块叫人避之不及的空旷。

    忽的犬冢獠眼神一亮,他看到了一根麻杆,白白净净却杀伐利落的大麻杆。

    那是个身高足以匹敌五尾人柱力的家伙,只是身材却精瘦的不如猴子。

    大麻杆配上白白嫩嫩的肌肤,哪怕穿着一身岩忍特有的红,看上去还是像一根用过的擀面杖。

    犬冢獠自然认识这个除了身高,无论体型还是外貌,甚至战斗方式,没有一点像是大西北出身的异类是谁。

    他是土垚垚中的白土。一个白白净净,明明是水嫩嫩的南方基因,却偏偏混进了大西北圈子的家伙。

    一个可能投胎的时候,掰了脚扑街的家伙。

    一群烟又硬的岩忍里面,混进去一个穿一身红还显白的大麻杆,也是挺显眼的了。

    “就决定是你了。谁叫你在岩忍里面看着就格格不入,这么显眼还要出来浪,不选你就对不住你这份事业心。”

    结印,犬冢獠遁入地下,直取白土而去。

    “雷切!”

    幽蓝光芒如玉,捅破了万人践踏的大地,犬冢獠擎着雷霆,从白土脚下杀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