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八章:要动脑子
    白丸一口又把狗蛋吞下去了。

    犬冢獠第一反应是脑子要炸。恨不得冲上去掐着白丸的脖子把她倒过来,抖也要把狗蛋重新抖出来。

    好在冲击虽大,理智还在,想想白丸现在还是虚弱的恢复期,犬冢獠硬生生在掐白丸脖子的最后一步停了手。

    “白丸,老实讲,现在什么感觉?能不能把蛋再吐出来?”

    左右两手半捧半夹着白丸的脑袋,顾不上问为什么要吞狗蛋,犬冢獠只想知道,会不会有不良影响,能不能再吐出来。

    大战在即,纲手跟云忍打出火来了,静音这会还不知道上哪去找,白丸真要有什么不妥,一时半会也找不到怎么去湿骨林了。

    “呜汪汪!”

    白丸的叫声很充沛,听上去比之前还要好上不少,只是对犬冢獠过激的反应有点迷茫。

    “没事就……”

    听着白丸中气十足的叫声,犬冢獠高高悬起的心算是暂时放下了半个,却话还没说完,就见白丸两肋的长毛一阵晃动,长出来两团透明的团球状东西。

    “白丸,这是啥啊啊啊!”

    犬冢獠刚准备放下的一颗心,吱喽一下急速飙升起来,惊慌瞬间超过了之前。

    还说没事,你这都开始变异了啊!

    “汪!”

    失态的犬冢獠抓疼了白丸,她猛甩头挣开了犬冢獠的禁锢,迈开腿一跃冲了出去。

    “白丸你回来!”

    犬冢獠起身就追,心里慌的跟草原似的。

    “唰~”

    跑开的白丸在加速,当她身上绸缎般白腻的毛流转电光那一刻,两肋明黄带红的球团唰的一声展开,化作六翅的薄羽,带着她一飞冲天。

    “这是……七尾的翅膀?”

    追出来的犬冢獠先是一怔,然后有些不太确定。

    “呜呜汪汪~嗷呜汪汪!”

    白丸欢畅的叫嚷着,有些跌跌撞撞的在空中转了个圈,重新飞了回来,绕在犬冢獠头顶,狗脸上都能看出来得意。

    像喝醉的蜜蜂一样,飞的歪歪扭扭的白丸,看上去像个炫耀宝贝的孩子,忽略她那个并不比成人逊色的提醒的话,到真有几分可爱。

    到是犬冢獠呷了呷嘴,看看白丸脑门上的三叶草文印,又看看那双橙色透明,带着些许血红的翅膀,突然有些嫉妒了。

    飞行这种能力,在这个世界可真的是稀罕到不行的稀有能力。

    折腾了黄土大半年,加上磁力的研究,他可是花了不小时间跟心血才获得了专职成空军的能力。

    白丸到是好了,啥也没干,就是胡乱吃东西,现在也能飞了。

    而且看上去,白丸的飞行还是属于生物本能的一种,毕竟靠的是翅膀,根本就不用像他一样消耗查克拉。

    真实的人不如狗写照啊,眼前的就是了。

    “嗵——”

    突然一声轰响,前方扬起了大股尘土,隐约能听到蒸汽喷射的声音。

    正在不合时宜感慨的犬冢獠,不用细看也知道,一定是前边的营盘被人轰破了。

    “咻咻咻~”

    天空传来好似导弹坠落的动静,一只似鸟非鸟,像猪不像猪的苍白飞兽盘旋在高空,丢下几个巨大的黏土炸弹。

    岩忍的总共终于到了。

    “地上猛冲,天上袭击。还是老套路啊。两年了,旧瓶子装旧酒,一点长进都没有。”

    尽管岩忍的攻势很猛,尽管自家这边还在闹内讧,但犬冢獠还是看不上岩忍的手段,对他们毫无新意的方式很嫌弃。

    “天上那只鸟交给你了白丸,别让人把垃圾扔到我头上,把他轰下来!”

    吩咐着兴致勃勃的白丸,犬冢獠直冲烟尘丹散开来,被岩忍突破的营盘而去。

    几个大家长都不在,也只能由他先上去顶一下了。

    不然让老司机冲进来,麻烦就大了。

    “嗡~”

    急如电火的行进间,犬冢獠穿过了有些慌乱的木叶阵线,在老司机砂锅大的拳头擂向脑门的一刻,手上有一闪而过的嗡鸣。

    只刹那已经凝聚成形的螺旋丸,接着冲势,被犬冢獠摁向了老司机的拳头。

    “呜~”

    “噗——”

    老司机比绝大多数人头还大的拳头,带着喷溅的蒸汽,跟犬冢獠带有出其不意,突袭性质的螺旋丸结实的撞在了一起。

    捏破尿泡似的动静在拳头欲螺旋丸相撞的中间出现,继而风驰电掣而至的犬冢獠,像死狗一样飞了出去。

    螺旋丸这种模仿尾兽玉创造出来的忍术,对上正版尾兽装在体内的人柱力,看上去有点完全不够看。

    犬冢獠来的快,去的也快。

    像救世主,像大英雄一样迎难而上,没有换来欢呼,更没有力挽狂澜的场面,单枪匹马救济为难的犬冢獠,看上去像个滑稽小丑,不自量力。

    但不等防线被暴力攻破,正心慌慌的木叶忍者表示此刻复杂的心情,飞出去的犬冢獠带着电光,再次以大无畏的姿态重新杀了回来。

    “吱吱吱~”

    雷光闪烁,千年争鸣。

    这次是千鸟。

    或许将犬冢獠手上那团雷鸣生并不太激烈的雷电,说成是雷切更合适。

    已经完成了性质变化的雷霆在握,犬冢獠看上去并没有气馁,且拿出了全力。

    “噗——”

    但是很意外的,尿泡第二次爆炸了。

    汉用他无与伦比,除了蒸汽音效就朴实无华的拳头,再次教导了犬冢獠什么是现实。

    看上去就像打一只苍蝇,用上了雷遁的犬冢獠比上次还快,却也就留下来一双平行的残光,除了晃花了人眼,徒留一股心酸莫名从木叶众人心里泛起。

    都是我们太无能了,才会让自己的伙伴这么拼命这么狼狈。

    水门,纲手,自来也,团藏,几位大人你们都在干什么啊?敌人已经打到我们营地里面来了啊,你们快回来啊!

    被救了的木叶忍者心思,犬冢獠是听不见的,就算是听见了,也不会理。

    他再次扭转了去势,第三次冲向了看上去足有他一个半那么高的汉。

    “螺旋丸!”

    “噗~”

    “雷切!”

    “噗~”

    一次又一次冲上去,像其而不馁,头硬如铁的无悔英雄,犬冢獠无惧像乒乓球一样将他打飞。

    就像沾着就撕不掉的狗皮膏药,犬冢獠一根筋的缠上了汉,哪怕形象很不得体,但确实起到了一定的迟滞作用,给木叶重整阵线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

    “小子,你很烦啊,去死!”

    犬冢獠是打不死的小强,连续被击飞却看上去毫发无伤,苍蝇似的攻势,终于让汉发怒。

    “螺旋丸!”

    犬冢獠没有说话,只有目光锐利如新,无视汉蓄力的重击,如同之前被击飞那样,再度冲了上来。

    “嗡—”

    一如之前那般,在与汉的拳头相撞之前,犬冢獠手上才出现了旋转汇聚的查克拉。

    只是这一次,汉已经形成了惯性,可犬冢獠掌中的螺旋丸在汇聚之后,骤然膨大。

    “打的挺爽是不是!你先给大爷死一次去吧!”

    带着一抒心中郁闷的畅快,汉的力道用老,犬冢獠一颗大玉螺旋丸严丝合缝的盖在了他的大脸上。

    一声让人牙酸的撞击声,汉打着旋飞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