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七章:该来的总会来的
    木叶云忍同盟这边闹腾的动静生怕不够大。

    作为对手的岩忍当然第一时间就得到了确切的消息。

    “对面内讧了。大家什么意见!”

    紧急召开的会议上,代替了土影位置的四尾人柱力,同样是个小矮子的老紫,他用怪异的姿势敲着桌子环视众人。

    前来议事的一众岩忍到是对他的模样见怪不怪。

    这么多年了,看不惯的也早就习惯了。何况还有土影小老头珠玉在前。

    只是面对老紫看似询问,实则毋庸置疑的态度,大家都没有说话,选择了默认。

    事实上,不管对面的木叶跟云忍是不是在搞把戏,岩忍都会出兵。

    时间真的拖得太久了,大家的耐性早就消耗干净了。

    本该是两年前就结束的战争,生生被拖到了现在,再拖下去就别谈什么雄心壮志横扫天下了,能体面的结束这场战争就不错了。

    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当初斩雷影,破木叶的高昂士气,磨到现在也是没剩下多少。

    如果这次还不能奋起余勇做一搏的话,真没什么好说了。

    所以不管对面到底什么心思,岩忍剩下的也就只有一条路好走。

    不过,大家心里对胜利没有多少底气。

    土影大人还在的时候,都没能奈何得了对面,现在各方面都不如当初,冲过去真的能胜利吗?

    于是,没有人说话,都很默契的将决断权利给了老紫。

    这位可是敢跟土影大人刚正面的老资格,大家都想最后拼一把,给自己,给所有人一个交代,又怕最后不可收拾,那就让头大的那个来顶缸吧。

    “都没有意见是吗?那就出击,打垮他们!”

    作为与土影有着根本性理念分歧的同伴,老紫尽管是大野木的晚辈,但一样不缺乏智慧,对下面人的心态自然一目了然。

    不过他还是选择了顺应民意,因为这顺应他的本心。

    窝在田之国这么久,不只是下面中下层的人,就算是他们这些高层,也是心气低落,想要快些回去了。

    莺飞草长,鸟语花香的北国春天,对他们这些来自大西北的汉子们,并不友好。

    有了命令,一众与会的岩忍们也都暂时放下了其他念头,全副身心开始组织这场迟来的决战。

    因为是再顺应民意不过的决定,所以实施起来一路畅通,几乎所有岩忍都积极配合,热情高涨。

    “青土,稀土,率领左部,挡住云忍,决不许云忍有机会支援木叶。至少给我挡住他们半天。”

    “白土,岩土,中部前出,像木叶突击,无论遇到什么情况,一路向前,不许回头。”

    “黄土率领右部殿后,随中部突进,随时准备支援左部。汉你跟我一起,全力进攻木叶本部,打开通道。”

    一道道命令被传下去,老紫站在临时用土遁搭建起来的台上,环目四顾熙熙攘攘的人群,身上的气势渐渐凝聚起锐利。

    “勇往直前,胜利属于我们,岩忍必胜!”

    猛挥手,老紫小小的个头却有雄浑的气势,放开嗓子发出了必胜宣言。

    鼓舞士气这种事情,除了抛头露脸之外,你还得全情投入,自己带头相信才行。

    显然老紫做的很到位。

    “必胜,必胜!”

    “岩忍必胜!”

    应和声由低到高,渐渐就像扯着嗓子在喊,听上去像一种宣泄。

    “出击!”

    手再挥,士气触底反弹被全面调动起来的岩忍就开始汹涌出击。老紫一跺脚,越过潮水般的岩忍,以身作则带头冲向前方。

    在他身旁,是擎天柱一样高大,呜呜冒气的老司机。

    “我说,岩忍那边行动了。”

    躲过了起来比的削头一头,矮身避开由木人的尾巴抽打,犬冢獠吸了吸鼻子,闻到了铺天盖地而来的岩忍气息。

    于是犬冢獠开口提醒这些渐渐有点打出火气来的家伙,该干正事了。

    可惜没有人听他的。

    纲手的拳拳到肉,哪怕速度受限,追不上云忍兄弟,可也没谁能近得了她的身。

    即使是操纵二尾的由木人,那条大尾巴抽过去,一样被纲手一拳头怼开。

    加上有自来也这个护花使者在,纲手打起来真是无所顾忌。

    团藏恨不得一举将云忍跟岩忍一块团吧团吧一网打尽,当然不会错过现在的机会。

    他老人家的心可大着呢。成为火影,一统忍界,都是目标。

    说到雄心壮志,锅王萨玛可真不是吹。

    木叶这边不罢手,原本貌合神离,却主动撕破脸的云忍就更不可能退让。

    本来三打五就是劣势,一旦退了,谁知道木叶的混蛋会不会假戏真做,来一出弄假成真,先收拾了他们三个云忍高手,转头再跟岩忍互怼。

    何况岩忍要攻过来,主要目标肯定是树大招风的木叶,谁让木叶三次大战下来都是一枝独秀,从来没有失败过呢。

    木叶都不怕,我们云忍害怕啥。

    光脚的能怕穿鞋的吗!

    “行,你们都是大佬,惹不起我自己走!”

    一看两边憋着口气,谁也不肯先收手,大有死扛到底的气势,犬冢獠可没有双方大佬这份体胖心宽。

    好好的同盟大佬之间,居然先要分个胜负高下,大敌当前置之不顾。

    说好的只是演戏啊,你们这是在作死知道吗?

    但也是没办法,跟在场的大佬们相比,犬冢獠不过是小胳膊细腿,谁也不会听他的。

    那就没办了,你们是大佬,不听我的,我自己听我自己的还不行吗。

    你们不走就继续吧,我自己走。

    白丸还等着我呢,拜拜了您那。

    大敌当前,犬冢獠也顾不上去管这场形似撕破脸面的同盟大战,里面着实有他一份功劳,一拍屁股,说走就走。

    雷霆划破天空,在没有人强留的情况下,犬冢獠走的干净利落。

    “白丸,好久没有携手作战了,有没有点小激动!”

    一路飞回营地,外间岩忍形成的浪潮铺天盖地,木叶尚算应对有方,并没有因为波风水门他们不在就产生慌乱。犬冢獠落在自己居所,白丸已经严阵以待。

    “呜~啊呜~”

    白丸很听话,没有叫妈妈,同时也很兴奋,尽管她本质上还很虚弱,但不妨碍她高涨的热情,为了表示决心,支持行动,甩头一口就把蛋给吞了下去。

    “白丸你在干什么啊啊啊啊啊!”

    白丸突然的动作,让犬冢獠震惊到双手抱头。好不容易以才弄成个狗蛋吐出来了,你又把它吃回去干什么啊啊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