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六章:以打促谈,谈完再打。
    犬冢獠瞅瞅玩味的自来也,又瞅瞅貌似是怒其不争的纲手,总感觉蛋疼的紧。

    你们两个,好歹是三忍,逮着我一个刚成年往死里玩,有意思吗?

    “让我猜猜看哈。由木人这个二尾人柱力突然出现在田之国,还冒冒然的窥探我们营地,是故意安排好的是吧。想让岩忍以为我们同盟之间开始闹矛盾了。故意给他们一个机会?”

    一男一女,一上一下两个人,四只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男的那一个玩味,女的那一个恼恨,犬冢獠哪怕感觉浑身不舒服,也只能硬着头皮换话题。

    用雷影尸体祸水东引的招数,叫这两个无良男女看了个正,好像还有点弄巧成拙给人家的计划平添了变数。

    所以不能深究,不是个适宜深入的题目。

    只是犬冢獠抛出来的话题,自来也跟纲手,没有人接话。

    气氛一度快要尴尬。

    树上的自来也抱胸俯视,树下的纲手抱胸仰望,没人接茬,都是一副看你表演,皮笑肉不笑的样子。

    甚至,纲手还扯着嘴角冷笑,一副把你能的的意味。

    “哎~”

    那边战斗越发激烈,犬冢獠看这一年一女的表情,无奈叹了口气。

    这就是不打算好好说话沟通了啊。

    那就不能怪我了。

    “自来也,你什么时候跟纲手这么有默契了?连动作都一模一样的。这不是你的性格啊。哦……我知道了,你们两个是不是嘿嘿嘿……”

    笑声很意味深长,犬冢獠用看狗男女的眼光直勾勾的盯着自来也。

    自来也不说话,只是脸上忽然闪过可疑的红晕,然后就有些手足无措。

    “啊哈哈哈~小子你在胡说什么啊!明明你在添乱,别胡乱转移话题啊!”

    骚着一头白毛,自来也脸上的油彩看上去有些扭。

    他有点方,不停拿余光瞥向冷笑的纲手。

    忽然就被人揭穿了小心思,哪怕是影级高手,自来也还是会不适应。

    自来也大人我表现的有辣么明显吗?

    “我有说什么吗?什么都没说好吗?你这样是不是不打自招啊!”

    犬冢獠撇嘴,真是拙劣的掩饰。一男一女混一块喝了两年酒了,就不信啥事都没发生。

    还以为是纯洁的男女友谊关系呢?你以为谁傻啊还是怎么的。

    跟纲手一起坑我,想看我好戏是吧?才不惯着你们这种抛媒人过墙的坏种啊!

    要尬就大家一起好了。

    “小鬼你想说什么?大声说出来,让我听清楚!”

    纲手开始晃悠她的拳头,脸上有丝丝危险漏出,威胁之意不言自明。

    拳震天下,千手纲手的威慑效果拔群。水嫩的拳头亮出来,不管是自来也还是犬冢獠,立马禁声。

    暴力狂惹不起。

    “团藏大人快撑不住了,我去帮忙,你们慢慢来。”

    匆匆丢下句话,犬冢獠跑了。

    对上纲手这种软硬不吃的女汉子,打不过也占不到便宜,犬冢獠选择走为上策。

    就让自来也去解决问题吧,谁让他有贼心呢。

    至于用雷影尸体阴了团藏一把的事情,犬冢獠并不担心会被透露出去,再引发什么连锁反应。

    纲手跟自来也看上去是兴师问罪的架势,实际上只是单纯的觉得他的行事手段不够光明磊落罢了。

    同为三忍中人,犬冢獠作为蛇叔的弟子,猥琐的行为有点掉他们的份子。

    对于犬冢獠找团藏麻烦这件事情,自来也跟纲手他们说不上乐见其成,但在不影响大前提的情况下,也能做到视而不见。

    火影系就没谁对锅王大人有好感的好吧。

    “唱歌的,还有兄贵。我觉得,你们应该停下来,好好听水门前辈说话。”

    雷霆一闪,直直的插进了混战之中,将死命往团藏那边猛冲猛打的ab兄弟分开。

    “小鬼,滚开,不然连你一块……”

    正在是火烧头的艾张口就只一通吼,作势欲扑却猛地顿住。

    “一块什么?嗯!”

    缎带一样的烟沙环绕在胳膊上,手中握着一把莹白的苦无,犬冢獠好整以暇的对着烟脸气到发红的艾。

    “滋滋~”

    本应该熟悉到麻木,还带着点悦耳的电流声听在耳朵里,让ab兄弟顿时不敢轻举妄动。

    两年前那道贯穿天地的激光,恍惚般闪过眼前。

    “小鬼……”

    有些不甘,有些愤怒,艾对着犬冢獠咬牙,却不得不停了下来。

    倒不是怕犬冢獠,只是不想真的将这场冲突演变成内讧或者生死之战。

    雷影的遗体出现在团藏的地盘,本来就是意外,而且原本商定好的计划,不能就这样放弃。

    烂仗打了这么久,大家都没什么耐心了。

    让这一切早点结束才是最好。雷影的继承都拖了两年了。

    “两位,我认为这很可能是岩忍的阴谋。我们只是想用一场策划好的冲突引诱岩忍最后一搏,千万不要被人将计就计。自乱阵脚的话,得不偿失的只会是自己。”

    久劝不下的波风水门这时候也有些小脾气,虽然在犬冢獠的威慑起到作用后,立马接过了话茬,但却不动声色的上前,做出明显的攻击准备。

    大有一副你们不听劝,一意孤行硬来的话,就奉陪到底的意思。

    “黄毛~笨蛋~傻瓜~你说误会~就是误会!当我们是傻的吗?”

    奇拉比瞪了一眼蓄力的犬冢獠,不等大哥说话,不甘示弱的顶了回来。

    今天的事情,确实很意外,但也确实是从团藏的基地里面找到了久寻不见的老爹遗体。

    这要不给一个交代,恐怕不能就这么轻描淡写的善罢甘休。

    真当我们云忍傻呢,还是好欺负啊!

    你们木叶说什么就是什么吗?那我们云忍不就成风之国那群玩啥子的脑残了吗。

    “艾,你该让你弟弟多学点礼貌。”

    对峙中,纲手的声音插入,她带着狗熊一样跟在身后,一脸肃然,像个保镖似的自来也步入战场。

    “要不然,我可以代劳。”

    晃悠着拳头,纲手的语气很硬。

    “哟~你这个……”

    “闭嘴,比!”

    艾到底是雷影继承人,尽管也是个暴脾气,但至少脑子比弟弟更好使一些,一声断喝直至了奇拉比不服气的反唇相讥。

    加上团藏,木叶在场的就是四个影级,还有一个拥有影级攻击力的犬冢獠,他们没有任何优势。

    本来今天只是来做一场戏,情况演变成现在这模样,就有点棘手。

    “木叶的,你们的话已经不再可信了。最后合作一次,打完岩忍,我们分个胜负!”

    周围群狼虎视眈眈,艾却毫不畏惧。

    只是权衡利弊之下,虽然不想再听什么解释,却还是选择将这场持续两年的利益结合敲下最后一个注脚。

    “那就少说废话,继续打吧!”

    艾话音刚落,干脆利落的纲手就挥动了拳头。

    “轰~”

    炸雷一样的动静里,ab兄弟一个都没幸免,具被锤飞。

    像将熄的火焰遇到了瓢泼的油水,纲手悍然的一拳出去,刚刚暂停了不过片刻的战斗,重新燃烧起来。

    这次好像都带上了火气,大家渐渐不再克制,大有假戏真做,在干掉共同敌人岩忍之前,咱们同盟内部先分出个胜负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