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五章:要善于寻找机会
    “咻咻~”

    电闪雷鸣,两道光明一前一后穿过丛林,直往闷声轰响的地下基地冲去。

    那是近年来伴随大战,大出风头的云忍ab组合。

    比他们两个更快的,是一道不留意就根本看不到的黄色闪光,也一同冲向地下基地。

    不断震动并传出闷响的地下,就像烟夜中最明亮的烛火,吸引着四面八方的飞蛾奋不顾身扑来。

    “哧——”

    一道旋转的巨大风刃切开了山丘,一路所过无论草木还是山石,皆被一切为二。

    犬冢獠看的分明,巨大风刃的形成核心,不过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四角飞镖。

    以四角飞镖为核心,延伸出形态变化跟性质变化的风遁为利刃,旋转成比影风车还要巨大的兵器,所过之处无所不切。

    这是比犬冢獠曾今见过,身为准影的加流罗全力爆发还要厉害的风遁。

    这等威力,又这么驾轻就熟的风遁,犬冢獠是平生仅见。

    有些撮牙花的感觉。

    这招数,该是团藏的了。

    也只有他才能把单一的风遁修炼到这种难以企及的境界。

    简直有一种万物皆斩的意思了。

    只从释放之后的效果来看,团藏这招不知道名字的风遁,简直都快赶得上太子的螺旋丸手里剑了。

    “该说不愧是能够切开二柱子须佐能乎的招数么。”

    犬冢獠此刻的心态有点复杂,惊鸿一瞥之下,发现团藏的实力比想象中要高出不少。

    这有些出乎意料。而且团藏现在展现出来的实力,还是有所隐瞒的。

    那些见不得光的人体改造,细胞融合什么的,团藏还没有拿出来,已经是实打实的影级力量了。

    “不要怂,就是刚。区区影级……好吧暂时刚不过啊。”

    想说点打气的话,可想想自己目前的状态,犬冢獠还是怂了。

    就算有白丸帮忙,生死搏杀的话,还是刚不过锅王大人啊。

    有点不甘心。

    “该死的狗蛋!”

    想到白丸因为弄出狗蛋,导致身体虚弱,不能配合完成第三次封印解除,明明所有条件都已经达到,却只能憋着,犬冢獠有点心塞。

    明明能上却被硬卡住的感觉很不好。

    “团藏,人赃并获,还要狡辩吗?”

    艾的咆哮满是愤怒,连交手产生的爆炸动静也压不住。

    “你要说三代雷影是赃物的话,老夫无话可说?”

    团藏的声音听上去很淡然,抓住了艾的口误,老辣的嘲讽张口就来。

    你当儿子的,都能说父亲是赃物了,我这个只是区区同盟的外人,有何话说。

    “老东西,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笨蛋~混蛋~老东西~今天宰了你~”

    “大家不要冲动,听我说,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ab组合暴怒,波风水门两边劝架,团藏天不怕地不怕奉陪到底,一边再有一个由木人添油加醋。

    不过片刻时间,几个人就把蛇叔不知道用了多久才挖出来的地下基地毁坏一空。

    五个人缠斗着打到了外间。由木人一根尾巴卷着雷影尸体,瞅着机会就给团藏来上一下,ab组合纯粹就是在玩命了。

    找了老爹两年多,居然会从盟友手上找到了尸体。

    有种被愚弄的羞狂,让他们两个怒火中烧,气红了眼珠子。

    你们当初的誓言旦旦,全特么是忽悠我们的是不是?还同盟呢,你们木叶这是把我们云忍当二傻子哄呢啊!

    要不是今天碰巧撞破了你们木叶的好事,是不是还准备继续忽悠我们云忍给你们卖命啊!木叶的龟蛋,拿命来!

    云忍那边的心里活动很丰富,木叶这边,被三个差不多的高手围攻,团藏看上去还很风轻云淡的样子。

    叫人不敢轻试的风遁从容应付着云忍的攻击,在波风水门的回护下,团藏甚至还能抽出手来救援根部的几个酱油党。

    波风水门急三火四的,团藏到时一副不怕事大的样子,既不怕云忍的暴怒,也一点面子都不给未来的顶头上司。

    局面一时间就这么僵持住了。

    犬冢獠看着这幅有趣的画面,很是兴致盎然。

    看上去是三方博弈,大有一副鱼死网破的架势,但大家都留手了,并非真正的生死相搏。

    毕竟同盟呢嘛,旁边还有岩忍在呢。

    ab兄弟的暴怒,其实更多的是夺一个气势,好兴师问罪罢了。

    但犬冢獠一手导演的戏,还是因为仓促,不可避免的滑向无法控制的那一头。

    本来是想借机给锅王来一下狠的,他都打算出手了,奈何波风水门来的太快。

    总不能,明目张胆的帮着云忍怼团藏吧。

    “要不要来一下,至少逼出团藏身上融合细胞跟写轮眼的秘密也行啊。”

    一贯猥琐的躲在一边,犬冢獠有些犹豫不定。

    万一失手了,没能逼出团藏的秘密来呢?

    难道要说是误伤?

    “误伤的话,感觉可以的啊!”

    不甘心的开了脑洞,越想越靠谱的样子。犬冢獠凝聚出了苦无,开始小心翼翼的寻找一个理想的角度,准备来一下狠的。

    就让云忍的ab兄弟完成上次被打断的体验吧。

    嗯,我这也是为了木叶啊。毕竟联盟着呢,云忍都干围攻我们木叶的辅佐了,不给点教训怎么行。

    至于说不小心连长老大人一块淹了,那不是没控制住么。

    马有失蹄人有失手吗,你看我这一炮轰了云忍三个呢,大家理解万岁。

    “滋滋~”

    雷电借着战斗声息掩盖,开始想胳膊环绕,犬冢獠全神贯注的寻找着最好的角度。

    “小子,你想干嘛!”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的犬冢獠冷不丁一个激灵。

    “嘁,歪脖子。”

    翻着眼睛看了一眼大刺刺站在树干高处,一副捉奸样的自来也,犬冢獠有些悻悻。

    大好的机会没了。这个扫兴的猥琐中年人。

    “你说什么?大声一点让我听听!”

    自来也掏着耳朵,一副我准备洗耳恭听,你小子有本事大声点说出来,看看死不死的威慑样子。

    “我说,你们一个两个都跑出来,就不怕岩忍趁虚而入啊!”

    没好气的转移着话题,犬冢獠突然觉得有些怪异。

    蛇叔神隐,营地里影级高手就纲手,自来也加上波风水门三个。这会一下子跑了两个过来,加上云忍那边三个,同盟方的高手差不多都集合了啊。

    这么放心岩忍吗?

    虽然这两年是把人家磨得没脾气了,但也不能这么无视好不。

    这么浪,真不会出问题么?

    “这是专门准备给岩忍的机会,就怕他们不来呢。说小鬼你年龄渐长,但还是一点都不老实啊。明明计划好的事情,看你现在弄成什么样了。”

    纲手傲气有不满的声音在树下响起,接过自来也的话头给了犬冢獠回答,有指责的意思包含在里面。

    “和着是早有准备要坑人是吧。我就问一个问题,你两个,从什么时候跟着……”

    “从你瞎晃悠的时候。”

    纲手还是那么干脆。

    犬冢獠越发的牙疼了。

    感情自己干的事情,人家全都看在眼里的,并不只是刚刚准备来一炮被人抓了个现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