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四章:添丁进口,父子团聚,可喜可贺。
    翠绿的查克拉光彩将白丸染成了绿色。

    一双纤纤玉手**着绸缎一般无二的白毛,细致的将白丸身上从头到尾都摸了一遍。

    “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大部分不能利用吸收的外来能量都排到了那个蛋里面。白丸现在的除了还有些虚弱,算是完全好了。”

    脸蛋还有些晕红,张嘴就有酒气的纲手收了医疗忍术,向犬冢獠交代的时候,很恶劣的故意提起了那颗摆在旁边的蓝螺纹蛋,笑嘻嘻的盯着看。

    “不过白丸的精神创伤治不好了,永远都只能是现在这个样子。”

    话题一转,又说到白丸让人堪忧的幼稚智商,纲手就没那么好脸色了。

    白丸对犬冢獠的依恋谁都看得出来,可就是他这个饲主,让白丸的精神遭受不可逆转的创伤,心智永远都长不大了。

    “不牢你费心。我会照顾好白丸一辈子。”

    正在糟心的犬冢獠,对纲手的指责没好气的反驳。

    “是是,你是她的妈妈嘛。照顾一辈子也是应该的。对了忘了恭喜呢,你现在升级做奶奶了!今年才十六岁吧,真是快到让人感觉惊悚的进度。”

    犬冢獠这次的破绽真是太大,连纲手这种多动手少动脑的人,都忍不住怼了他一个无言以对。

    犬冢獠双手环抱,面无表情,用一双死鱼一样的眼睛瞪着幸灾乐祸的纲手。

    “妈~妈~汪汪!”

    检查完毕,白丸迫不及待的跳到了犬冢獠身边,开始绕着他撒娇。

    “哈哈哈~”

    纲手终于没忍住她豪迈的畅快大笑。

    “出去!”

    手指门外,犬冢獠一张死人脸。

    “哈哈哈,我走,哈哈哈,不行了我得走,哈哈哈你们一家三代好好团聚吧,哈哈哈哈静音跟我走!别在这打扰人家了,哈哈哈……”

    深深的看了一眼摆在桌上的花纹蛋,纲手肆无忌惮,笑的开心极了。

    不放过任何一个笑话犬冢獠的机会,是纲手目前最最坚持的宗旨。

    “你,现在去孵你的蛋。”

    一路尴尬,想笑不敢笑的静音悄默声的跟着纲手离开,犬冢獠大手扭着白丸蹭不够的脑袋,把她赶走。

    现在的心情很乱,怎么都平静不下来。犬冢獠想静静。

    神特么奶奶!

    千手柱间是个热血笨蛋,千手纲手你也不是什么好鸟。跟你们千手扯上关系,都好不到哪去!

    “呜~妈妈~”

    不情不愿的拨拉着桌子上的蛋,见犬冢獠久久沉默凝立,白丸又开始叫唤。

    “啪~”

    反手一巴掌就抽到了白丸的大脑袋上,犬冢獠一张脸臭的可以。

    “不许再叫我妈妈,不,是不许再说人话!用狗话就够了,我能听懂!饿了自己去找吃的,把你的蛋带上,走,快走!”

    抄过沉的跟铁蛋一样的狗蛋栽在白丸头上,犬冢獠不由分说将白丸撵了出去,让她自己去觅食。

    我不是反对你说话,我是反对你只会说妈妈!

    大爷现在已经是堂堂的七尺男儿,虽然玉树临风,面如冠玉,但也叫不上妈妈吧,啊!

    当初就不该听琢磨那个烟棒子的话,养什么狗啊。

    简直孽障啊!

    赶走了一步三回头的白丸,犬冢獠念头还是无法通达,置身在这个充斥着白丸气息的地方,简直万念俱灰。

    “不行,我得走。”

    生无可恋,行尸走肉的,犬冢獠起身离开了这个到处都是白丸气息,让他不断联想的地方。

    静静已经想不成了。只能去找点事情来干,转移一下注意力。

    漫无目的的在营地中晃荡了好一阵,心情还是难以平复,犬冢獠烦躁的想要拿点什么东西出来看看,用沉迷学习麻痹自我的时候,不小心摸到了一个触感有别的卷轴。

    “嗯,是这个啊。好吧,就让我们来物归原主吧。”

    心中一动,犬冢獠将卷轴摸了出来,看到上面一个大大的封字,就有了好主意。

    犬冢獠转身就往营地外面走。

    刷脸通过门禁,犬冢獠三两个加速,就摆脱了门卫的目光注视。

    “让我来找找看啊,根部的各位都在哪里。”

    停身在粗壮的树桠上,犬冢獠开始吸鼻子,从细微又杂乱的气息中寻找根部成员的味道。

    团藏来到营地也有一段时间了,犬冢獠也早就记住了那些隶属于根部的忍者气息。

    “咦,这是……尾兽的气息……不对应该是人柱力。跟狗蛋……不是,是跟奇拉比身上的气息有些相似,应该是云忍村那个没见过的人柱力了。”

    准备搜索一些根部成员的犬冢獠,忽然有了意外的收货。

    犬冢獠闻到了人柱力的味道,然后很快确认了身份。

    岩忍的人柱力跟奇拉比的气息都已经很熟悉,这个新出现的人柱力,对号入座的话,不出意外应该就是二位由木人了。

    “不是在对雾忍战线吗,她来这里干什么?”

    对于由木人的忽然到来,而且根据气息判断,还到了木叶营地不远的地方潜伏,犬冢獠有些不解。

    是想要干什么吗?

    但目前岩忍还在,木叶跟云忍还是同盟关系,不打败岩忍之前,貌似两家之间,应该没有兵戎相见的必要跟可能啊。

    “是打探消息为日后做准备吗?也不像。不过算了,村子来了那么多高端战力,让他们烦恼去吧。我还是来干自己的事情好了。”

    一捏手上的卷轴,犬冢獠抛掉了这份多余的心思。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多管闲事小心遭罪。

    “不管来干什么,就让你帮雷影父子团聚出一把力好了。”

    循着抽丝剥茧出来的根部气息,犬冢獠开始行动,手上卷轴一展,悄悄抹掉了封印的边角。

    “这个是……雷影大人的气息?怎么回事?不行,我得去看看!”

    作为二尾又旅这个以猫为原型的尾兽的人柱力,由木人的鼻子很敏感。

    在犬冢獠故意为之的情况下,很快的,由木人就察觉到了异常,然后追了上来。

    “啧~你们这些根部的地老鼠,不愧是会打洞的,蛇叔的这个基地都抛荒两年多了,你们也能找到。不过正好,遂我心意啊。”

    循着气息,一路引着由木人前进,犬冢獠忽然感觉眼前的环境很熟悉,一转眼就想了起来,这不就是蛇叔之前专门弄的秘密基地么。

    他的眼睛还在这里被糟践过,虽然两年多没来,可还是印象深刻。

    “团藏萨玛,你跟蛇叔在喜欢挖洞这方面,还真是臭味相投啊。真是天助我也。”

    加速,犬冢獠把卷轴往怀里一塞,人在空中结印,撞到前方一处矮小土丘时,整个人像入水一样融入了进去,直接消失不见。

    两年多的时光,犬冢獠可并非只长个子不长本事的虚度光阴。

    跟岩忍不知道打了多少个来回的交道,土遁方面犬冢獠不敢说信手拈来,但用起来也算勉强凑合了。

    “来人止步,木叶正在公干。”

    “一次警告,再继续前进,我们将会视为敌人攻击!”

    “木叶的家伙,还说没有我们雷影遗体的下落吗?把我们雷影的遗体交出来!不然就去死!”

    冷酷的警告跟高傲、不容分说的笃定女声交织起来,传到了用土遁越过防线的犬冢獠耳中。

    然后就是剧烈交手的动静。

    “土中央鱼之术还真是好用呢。”

    倾听到外面的动静,挂着开心的笑容,凭借轻车熟路的关系,犬冢獠三转两转,来到了一处蛇叔的备用实验室。

    不需要点灯,凭借正在急速恢复的熟悉,犬冢獠将雷影的尸体扔到了实验台上,然后乱七八糟的贴上一堆起爆符,再次施展土遁消失。

    “嗤~”

    没有灯火的烟暗中,延时的起爆符开始燃烧。

    “轰~”

    紧闭的实验室大门被人暴力轰开,背后两条水墨般的巨大尾巴狂暴的扫动,由木人破门而入。

    “还说没有?你们这是要毁尸灭迹了吗!木叶的家伙,都该死!”

    穿过了烟尘投入的光亮,正在燃烧的起爆符提供的微弱光明,让由木人第一眼就注意到了静静躺在试验台上的雷影尸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