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三章:原来我在你心中的地位一直是这样的啊
    白丸好好的,忽然要生的消息,对犬冢獠来说有点太石破天惊了。

    我把白丸交给你们,是因为信任,然后你们突然跑过来告诉我,她要生了。

    你们湿骨林,什么时候也被纲手传染了,也太特么不靠谱了。

    再一个,这道理也说不通好吗?湿骨林除了蛞蝓,还有其他生物吗?

    有狗吗?

    我怎么不知道!

    还是说,你们这些蛞蝓,对我的白丸干了什么!

    蛞蝓跟狗……明明你们都是同性好吗。

    湿骨林你们简直丧心病狂啊~

    犬冢獠的脑袋一时间很乱。这个消息实在是太过于措手不及,也太过于惊人了。

    “蛞蝓,快带我去湿骨林!”

    顾不上问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刚坐下的犬冢獠一把攥住了桌上蓝白滑腻的蛞蝓,恨不得直接一把掐死。

    我多灾多难的白丸,要是真的有什么意外,灭你们湿骨林满门啊!

    “獠,你先别急,等我去叫老……”

    “噗~”

    变化太快,静音安抚的话还没说完,烟雾扬起,蛞蝓已经带着犬冢獠消失。

    还是那个熟悉的,有着厚厚堆积的落叶,遍布的灰白岩石,散发着若有若无**味道的世界角落。

    偶尔点缀在期间的罗生门,看上去狰狞可怖,满带着幽冥气息。

    “小白丸,慢点,小心一点,我也会疼的呀。”

    “加油加油加油~”

    “小狗狗好棒棒!”

    烟雾还没有散开,目不能视的时候,大股声音已经冲进了脑子。

    或大或小,或高或低的声音说着意思差不多的鼓励话,虽然听上去出自不同的口中,却都是一个调调。

    温柔如水的调调,那条蛞蝓的味道。

    “你们在干嘛?白丸你……”

    急不可耐的从烟雾里冲出来,犬冢獠却僵硬住了。

    只见一群大大小小的蛞蝓包围的中心,白丸正叼着一只白嫩嫩的蛞蝓在嘴里,昂着脖子往下辛苦吞咽。

    蛞蝓还漏在白丸嘴巴外面的半截身子,拼命的左右摆动,想要努力钻进去。

    “你们在干什么?白丸还不赶快把蛞蝓吐出来!”

    钻进了白丸嘴巴的蛞蝓,让白丸的喉咙有明显的凸出蠕动,她还在拼命的往里面钻,白丸十分努力的配合,犬冢獠当下就惊了。

    你们到底搞什么鬼?

    蛞蝓那是能吃的东西吗?

    我说你们是不是有病,看着白丸吃自己,不阻止就算了,还组团加油打气。

    蛞蝓你们这是活够了,等不及想升天还是咋的?

    还有,白丸吃蛞蝓,就有些恩将仇报不讲道义了。

    明明人家可是救了你啊白丸!我不记得我教过你这么干啊!

    “呜~咕嘟~”

    白丸看见了自己的铲屎官,但并没有听从教训,反倒一扭身跳着避开了犬冢獠的抓拦,一甩脖子把吃了半截的蛞蝓整个吞了下去。

    “白丸你……你……”

    抖着手指着白丸,犬冢獠阴着脸不知道应该从何说起。

    已经叫你吐出来了,居然还是不管不顾硬吞了下去,平时喜欢乱吃东西就算了,但蛞蝓你真的不能吃啊!

    “妈妈~”

    白丸昂头,汪汪的眼睛看着犬冢獠,忽然张嘴说话了。

    “啥?!”

    犬冢獠又蒙了,以为自己幻听,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盯着白丸。

    刚才……她叫了什么是吗?

    “妈……呜呕~~”

    白丸还想再叫,却猛地低头呕吐,肚皮一阵水波似的鼓动,将几只蛞蝓吐了出来。

    “啪嗒~”

    湿哒哒的蛞蝓落地,举着一个白色,上面布有蓝色螺旋花纹的蛋。

    “噗通!”

    吐出蛋来的白丸像是消耗巨大,四肢一软卧倒在地。

    “呜~妈妈~呜呜妈~妈~”

    呜呜咽咽着,白丸费力的抬着脑袋,委委屈屈的冲着犬冢獠叫唤。

    这次不用再怀疑了,白丸确实是在叫妈妈。

    可犬冢獠却彻底傻眼了。

    到底是什么情况啊这是!

    你们说白丸要生了。然后我来了,一来就看见白丸在吃你们,接着白丸她还会说话了,喊我妈妈。最后白丸吐出来一颗蛋……

    犬冢獠脑子里很蒙,事情变化好突兀,真的是太刺激了。

    好想掀张桌子来表达一下此时的心情啊。

    麻皮,你们这是在玩狗蛋啊!

    呃……狗蛋……还真有……

    “怎么……肥四?”

    无视围拢过来的大大小小的蛞蝓七嘴八舌扯不清的解释,无视白丸委委屈屈的虚弱模样,犬冢獠僵硬的抬头,盯住了那座肉山。

    我把白丸交给你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样子的。所以,请给我一个说得通的解释。

    “小白丸体内的情况太复杂了,又一直掌握不好仙术,没办法,只能把其中一部分彻底分割,然后排斥出来。”

    肉山大蛞蝓的解释非常清晰,简洁而明了。

    所以,你是说白丸比较蠢是吧,几年过去了都没掌握好仙术。

    “那白丸刚才说话,还有这个蛋是怎么回事?”

    第一个问题算是个问题,第二个问题,犬冢獠就有些揣着明白装糊涂了。

    那个蛋明显是蛞蝓仙人所说的多余的,需要排斥出来的那部分。

    “说话应该是仙术修炼的后遗症。不过因为小白丸没掌握完整的仙术,所以说话并不熟练。“

    讲到这里,肉山大蛞蝓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整理语言。

    ”那个蛋的话,是尾兽跟星融合后的产物,在小白丸体内,以仙术孕育出来的,可以说是白丸的孩子。”

    肉山大蛞蝓的解释说完了,犬冢獠有种直接斯巴达的冲动。

    尾兽跟星的融合原来是狗蛋啊!

    我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现在的白丸,跟忍界一切源头的辉夜姬某种意义上来说,算是地位平等了?

    或者说跟六道仙人地位平等了?

    毕竟十尾是从辉夜姬体内诞生的,九大尾兽出自六道仙人体内。

    现在白丸也弄出来个尾兽蛋……她接下来是不是要像老母鸡一样孵蛋啊?

    “最后一个问题,说白丸要生……”

    “噗~”

    围在身边的一只较大的蛞蝓一张嘴,吐出来一只小号的蛞蝓来,将犬冢獠的问话打断。

    好了,不需要再问了。以蛞蝓的理念认知,用嘴吐的那确实叫生。

    所以你们火急火燎的把我叫来,就是为了看白丸吐狗蛋是吧!

    蛞蝓仙人你也是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家伙了,难道不知道有一个词叫做不忍直视吗?

    面无表情的走到虚卧在地的白丸跟前,犬冢獠伸手,婆娑她的脑袋。

    “呜呜~妈妈,妈妈!”

    白丸的叫声虚弱又委屈,稚嫩的像个孩子。

    犬冢獠的脸越发木了。

    我一直以为我就是个铲屎的,或许好一点,奢望一点,能当个爸爸吧,或者哥哥也行。

    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原来我在你心目中的地位一直是这样的啊,白丸。

    看上去比预想中的还要高上不上呢。

    可你知不知道,妈妈我现在突然很想削死你啊白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