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二章:有人要搞事情
    团藏很不甘心。

    本打算推举蛇叔上位的计划,先是被破坏,最后被三代彻底否决。

    于是计划什么的,在这些事实面前,就完全没有了继续展开的可能。

    连串打击的团藏,无奈的沉寂下去之后,抽丝剥茧才发现,事情演变成这般的不利,在这其中起到了关键作用的人,除了一锤定音的猿飞日斩,还有一个养狗的小混蛋。

    还没有想到怎么从坏了好事的养狗混蛋那报复回来,这边蛇叔又出了幺蛾子。

    本想着利用三代给波风水门造势的事情,暗地里推波助澜,煽风点火,彻底破坏火影一系中青两个阶层的友好氛围。

    不料蛇叔一举成名天下惊,打破岩忍村的战绩,彻底让团藏对波风水门过火的吹捧成了无用功。

    能把草之国的功劳昧良心的全都按在波风水门头上,也能把田之国的功劳都给波风水门添上。

    有本事你团藏把攻破岩忍村的事也扯给波风水门去啊。

    团藏搞阴奉阳违,阴谋诡计是把好手,可说到堂堂正正之阵,就差的远了。

    蛇叔从当初叫人恶心的传言造势之中,看穿了某些意图,于是才有了之后的岩忍村攻破。

    到底是三代目的得意弟子,破局之做,正大堂皇。

    三代将老,却急流勇退,注定了要压在团藏头上。

    波风水门风华正茂,已经是内定的下一代火影,注定要压在团藏头上。

    蛇叔本是团藏一切谋算的契机所在,却也因为攻破岩忍村这件石破天惊的事件,也结结实实的压在了团藏脑袋上。

    哦吼,现在好了,谋划了那么多,绞尽脑汁,本想走向人生巅峰的团藏不进反退,从三代一人之下,变成了未来可能是三把手也可能是四把手的结局。

    这就气人了。

    不过锅王多坚韧的人,事到结局一切情况都在变坏,他老人家身残志坚还是披上战甲,亲自跑到了田之国积极展开自救。

    整个三战,与急速成名的波风水门以及越发耀眼的三忍相比,团藏唯一拿得出手的功劳,就是镇压了雨之国。

    可惜这份本应该丰厚的功劳,因为犬冢獠的胡言乱语,以及蛇叔的适时补刀,早就带上了不纯粹的色彩。

    好好的一份能够排上号的大功劳,拿不出手了。

    两年时光过后,眼看战争将息,团藏彻底急了,不惜亲身犯险,带着人手来到了田之国,跟波风水门正面争功。

    或许,他还想亲自出面,彻底解决犬冢獠这个搅屎棍。

    毕竟,阻碍他行动的几个人里面,犬冢獠目前依旧是最好对付的那一个。

    “从雨之国回去,一直龟缩在地洞里的家伙,现在火急火燎的跑过来。你说你不是想要搞事,恐怕连我都不信呐。”

    桌上茶水冰凉,犬冢獠依旧眯着眼睛。

    很多事情,都是在发生之后,犬冢獠反推才得出了结果。

    比如当初只是觉得三代给波风水门造势造的有点丧心病狂的恶心,很有一股用力过猛,过犹不及的感觉。

    捧高了波风水门的同时,过激的言论也挑起了很多人暗藏的不满。

    凭什么大家一起出力,功劳却都是他的!

    直到蛇叔搞出了大动静,犬冢獠才琢磨出味道了。

    三代是在给波风水门造势,团藏却在里面故意推波助澜的搞捧杀。

    听到那些萌新奉为真理的言论后,他不就对波风水门这个小太阳产生了厌恶情绪么。

    还给人家冠上了一个黄毛猴子的雅号来着。

    不得不说,团藏这一手厉害。可惜还是没能瞒过跟他有过深入交流的蛇叔。

    人家蛇叔完全不吃团藏恶心人的这一套,跳出藩篱之后,直接开辟了新战场,从另外的角度入局然后超脱而出了。

    现在团藏想自救,这种即将落下帷幕的三战最后关头,他不搞些事情出来,是不可能的了。

    “你缩在村子里,我是拿你这个位高权重的火影辅佐没办法的。现在你自己跑出来了,还跑到了我面前,都送货上门了,那就只能却之不恭了啊。”

    不管团藏到底有多少心思,对犬冢獠来说,这也是一次难得的好机会。

    以前受限于体制,先出招的总是团藏,他只能被动的破解人家的招数自保。

    现如今,团藏亲自送上门了,可不正是好机会么。

    犬冢獠可从来不认为他是个谦虚的受气包。

    “团藏萨玛,机会难得,这次就由我小小冒犯一下,先出招了哈。”

    摸着收藏在身已经两年有多的一个卷轴,犬冢獠睁开了眼睛,泼掉了杯中已经凉掉的茶水,重新满上。

    “拖到现在,岩忍没什么心气了,云忍的态度也是一天三变。那就从这方面入手好了。”

    “吸溜~”

    捧杯,饮茶,清香回甘让犬冢獠周身舒泰。

    “身上总带个死人也晦气的。这么久了,也是时候让人家雷影父子团聚了。这份成人之美的功劳,就让给锅王大人吧。”

    想到带在身上已经两年有余的三代雷影尸体,犬冢獠心里有了定计。

    “也不知道白丸怎么样了。还是去问问静音吧,她应该回来了吧。”

    一口饮尽杯中茶水,犬冢獠坐起而行。

    每逢大事需静气,有了计划的犬冢獠没有急吼吼的马上行动,还保持着那份淡定。

    持续了这么久的战争,每个人都在成长。

    “静音,忙完了?”

    虽然是问话,却是一副笃定的神态。犬冢獠找到静音的时候,她正从战地医院的救护室里出来。

    作为纲手唯一的弟子,越发亭亭玉立的静音,总有忙不完的事情。

    被自来也带入了酒国世界的纲手,彻底的不负责任了,把很多本该属于她的事情,都推给了静音这个小姑娘。

    好在静音是个坚强也有能力的姑娘,如今已经凭借杰出的医疗能力晋升为特别上忍的她,快把给师傅擦屁股的技能点满了。

    “嗯,忙完了。獠是来问白丸情况的吧。”

    一边擦着额头细密的汗水,一边不出意料的猜到了犬冢獠的来意。静音笑的纯净而快乐。

    她喜欢现在这份工作,也很适应这个状态。一点也没有埋怨师傅不靠谱的心思。

    治病救人,看着一个个伤患在自己双手操持下或起死回生,或病痛伤愈,真的很有满足感跟成就感。

    “到我那去坐坐吧。最近比较忙,没有太留意白丸那边的情况,我得找蛞蝓大人问问看。”

    带着犬冢獠回到自己的居所,一处很明显特别准备出来的清净地方,静音招呼着犬冢獠就坐,之后开始召唤蛞蝓。

    “静音,你能召唤我过来真是太好了!”

    通灵术完成后,一只手臂长的小蛞蝓出现在了茶桌上,她看上去有些焦急。

    作为三大圣地通灵中,最有礼貌的一个,与人交流总免不了带上大人这个称谓的蛞蝓,这次忘记了这个类似口癖的称谓。

    “蛞蝓大人,发生什么事情了?”

    顾不上在意细节,静音跟犬冢獠同时沉下脸色来。

    可不要真有什么事情才好啊!

    “小白丸她,要生了!”

    “啥?!”

    一瞬间,忐忑不安都成了惊愕,静音与犬冢獠两个,面面相觑目瞪口呆。

    神马情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