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一章:匆匆
    又是一年春风。

    战争还在持续,只是烈度以一泻千里的速度在持续走低,一路向下不可挽回,无可阻挡的就像青青草原一片绿的大盘。

    蛇叔从神隐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在田之国。

    用一场石破天惊的破城战,让整个世界都记住了大蛇丸这个早已经可以止小儿夜啼的名字。

    五大流氓里面,从建立伊始,岩忍村有幸成为第一个,被敌人直接攻破的影级忍村。

    这是放在忍界注定浩荡恢弘的历史之中,也必定浓墨重彩的一笔。

    第二从来没有第一耀眼。

    经此一役,岩忍村不一定会遗臭万年,但绝对名留青史。

    蛇叔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就是必杀。

    如同潜伏在阴暗中的毒蛇,耐心等待着机会,只一击就要了敌人的性命,正中要害。

    这做派,这画风,谋定而后动,从不怕把天捅个窟窿,简直不能再蛇叔。

    老头子你要推波风水门那个小黄毛上位是吧,行,我让给他。

    不过我要让这天下人都知道,不是我大蛇丸不如波风水门,而是我根本不屑于去做比较。

    你得到的,不是因为那是你该得的,而是因为这是我让给你的!

    蛇叔一举攻破岩忍村的战绩,简直耀眼璀璨的如同大日东升。

    伴随着几乎石破天惊一般哄传天下的消息,三忍冷君的名声隆盛到了一个叫人不能直视的巅峰,甚至一度盖过了半神,忍雄等等名传在外的前辈。

    哪怕现如今,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年有多,忍界依旧流传着蛇叔的名字。

    即便从干下惊天动地的大事之后,蛇叔彻底神隐了,依旧没有影响到各种荣誉加身。

    那可是忍界以来,第一个攻破了五大国级别忍村的猛人啊!

    如此耀眼的战绩,如何叫人遗忘得了。

    而且吃瓜群众们才不在乎,蛇叔是不是趁了岩忍几乎倾巢而出的机会偷袭,是不是用了什么见不得光的阴谋诡计。

    再说了,蛇叔就一个人而已,你岩忍村再怎么样也是五大世袭,被一个人攻破了,还损失惨重,你也好意思开脱啊。

    还药店碧莲不了。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那只是在他们需要的时候才会亮。平时基本都是瞎的。

    他们在乎的只有结果。

    他们看到的也就是结果。

    你们岩忍村是五大国之一,然后让人家木叶一个叫大蛇丸的人给攻破了。

    所以大蛇丸就是猛!

    所以大蛇丸就是厉害!

    所以大蛇丸就是无敌!

    所以大蛇丸就是吾辈楷模!

    怎么滴吧!

    蛇叔用一个官方舆论怎么引导都无法扭曲,更无法强行加盖到波风水门身上的战绩,狠狠的做出了回击。

    放弃火影之位争夺的同时,蛇叔用无可辩驳的事实完成了超脱。

    身为弟子,哪怕是两年之后的现在,偶尔想到蛇叔当初叫人不安的神隐的那几个月,犬冢獠依旧很是感慨。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果然从不言弃大蛇丸。

    五大国级别的忍村被攻破,可畏开天辟地头一遭了。

    有这样一个功劳在,哪怕波风水门做的再好,即便成为了火影,依旧会被人们说,大蛇丸珠玉在前,高风亮节。

    社会我蛇叔,人狠话不多。

    用事实说话,焦点……自来?

    岩忍出动了两万人以上的忍军,压箱底的两个人柱力也都拉了出来,结果却落了个凄凄惨惨,横遭噩耗。

    先有扛把子土影耻辱性战败受伤,后又荣膺有史第一的耻辱。

    这日子不过了,跟你们木叶没完!

    就是这样的心里,支撑着岩忍在接到村子被蛇叔大破之后,还能一直持续战斗下来。

    只不过到了今天,连这口气也快要泄了。

    土影闪了腰,两年都没缓过过来,一直回村子修养到了现在。

    面对岩忍几乎全军压上的举措,木叶从两年前开始,就没有再增加过兵员数量,一直维持在将将破万的数量上。

    甚至有的时候,还会跌落到五位数以下。

    这些影响,哪怕不承认,可事实上,也都是来源于蛇叔。

    江湖没有蛇叔在,他的传说依旧方方面面。

    以至于,团藏都忍不住,匆匆跑来前线刷存在。

    一直没有再回过木叶的犬冢獠,其实很想看看三代的尴尬模样。

    有时候,弟子太给力也不那么让老人家舒心呢。

    孩子大了,都不听话了。

    “獠大人,又在喝茶啊!”

    粉色的秀发甩起,散开在空中的时候,就像樱花。千葵热情的俏脸洋溢的笑容,带着一丝羡慕。

    明明是大战期间,獠大人居然还可以这么悠闲。

    果然,有实力的人,到哪里,无论面对什么情况,总是那么淡然呢。

    “千葵要不要来一杯?最近感觉手艺又有进步了。”

    说着邀请的客气话,手上却捧着茶杯,一点也没有待客的意思。犬冢獠看上去就是嘴巴客气一下。

    “是不是更解渴了啊?那一定要尝尝呢!”

    明媚的大眼睛笑的弯了起来,千葵自己动手倒了一杯。

    关于犬冢獠喝茶从来就是装模作样,只为解渴的趣事,两年间早就经由不同的人遍传了出去。

    “怎么样,好喝吧。最近看起来适应的不错。”

    没理会千葵的逗趣,捧着茶杯的犬冢獠悠闲的像个午后晒太阳的老头子,和蔼慈祥,温暖的垂垂老矣。

    一副后继有人,吾生不孤的老怀大伟。

    “还没有啦。比起鼬的话,千葵还差的远呢。鼬才来了半年,就已经能够独立完成任务了,而且还那么小。我都来了一年了,还没有出过一次独立任务。”

    说道这个,千葵看上去有些小失落。

    毕竟输给了一个年龄比自己还小那么多的小家伙,好强的千葵也会难过。

    不过年龄的差距,让这份对比没有转化为妒忌。

    “鼬会比獠大人更出色吗?”

    小心的瞅了一眼犬冢獠,没看出有什么显著的神情变化,千葵带着点小心,好奇的问了起来。

    六岁入学,七岁毕业,八岁就使用写轮眼的家伙,这份惊才绝艳,真的是太耀眼了。

    纵然前有卡卡西,宇智波止水以及犬冢獠这样一个胜过一个的前辈存在,依旧没有盖住鼬的光芒。

    “出不出色我是不知道了。不过,安全起见,千葵以后最好还是离鼬远点。”

    懒洋洋的说着这样的话,犬冢獠微微眯起了眼睛,有精光闪过。

    “怎么了?为什么呀?”

    千葵一愣,不解。

    鼬虽然优秀的有些打击人,不过,他还是孩子啊,会有什么威胁吗?

    “小孩子哪里有那么多为什么?好好记住就行了。”

    没有解答千葵的不解,犬冢獠反而伸手揉乱了她樱色的秀发。

    “哼,讨厌啦獠大人!头发全乱了,又要收拾好久!千葵现在已经是经历过战争的忍者啦,不是小孩子了!”

    突然的动作让千葵费力的避开后,还是免不了簪发不整,气咻咻的嚷嚷着,翻着白眼离开。

    今天的獠大人,不是个好的交流对象。

    千葵得走。

    “虽然不是小孩子,但也不是大人啊。大人的世界可是很危险的,能迟点踏入进来,就迟一点吧。”

    千葵带着不乐意离开,犬冢獠放下了手中已经没有余温的茶杯,眼睛眯的更细了。

    匆匆两年时光,今日今日,已经年满十六岁,算是正式踏入成年的犬冢獠,已经彻底长大了。

    春天是个好季节,万物已经复苏,大地生机勃勃,动物都发情了,而有些人,又在蠢蠢欲动了。

    “是蛇叔消失的太彻底,还是我这两年太沉寂,所以到底是什么给了你们添加的底气啊。”

    “我忽然很想知道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