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章:厉害了
    一路上故技重施,用骗死人不偿命,充满迷惑性,半熟不熟的脸蛋作为武器,这次的扫荡任务依旧顺利结束。

    三个上忍带一个名师出高徒的医疗中忍组成的队伍,遇到岩忍深入敌后,跑到火之国境内破坏补给的小队伍,基本上手拿把掐。

    尽管不是一点情报都没有泄露出去,毕竟是敌对国家的天才,有点未雨绸缪心思的对手,对于犬冢獠他们几个的信息,多少肯定都有备案。

    不过,还是普世价值观害人吧。

    上忍可是普遍意义上的忍者巅峰,谁能想到遇到三男一女,四个半大小子组成的队伍,里面就有三个是上忍?

    而且这几个无良的家伙还是骗死人不偿命。明明是上忍,明明师出名门,偏偏装作经验不足,实力不济的萌新。

    这还怎么治?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犬冢獠从来不觉得这是什么贱招,而是立足于忍者这个职业本身出发,最大限度的发挥了他们本身具有的优势。

    有捏软柿子的心态,就要有有朝一日踢铁板的准备。

    装萌新是战术,最后还不是要用实力说话?

    能力有限你不死谁死?还治疗个毛线,赶紧投胎快乐吧。

    下辈子有幸身而为人,别再做忍者,就算做了忍者,也先把眼睛擦亮点。

    做完了交接,为期一个月的扫荡任务正式结束,四人的履历上又增加了一笔a级任务的厚重资历。

    “虽然应该说点什么,但看样子大家都很累了。有什么回头再说吧,现在解散。”

    出来以后,都是松了一口气的满面风霜模样,犬冢獠也不耍啥队长威风,简单干脆的宣布散伙。

    “獠,我们应该没有下次再组队的机会了吧?”

    回到空了一个月,但依然干净的营帐,止水一边解除装备,一边有些失落的发问。

    “应该是没有了,而且短时间也不会让我们出任务了。让我们这一个月扫下来,岩忍损失很大。虽然每次都没留下手尾,但估计我们四个还是免不了,统统都得上岩忍的必杀烟名单。”

    虽然没有留下什么手尾,但大流氓只要想要,就一定能查到他们需要的情报。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从外部查不到,从内部还查不到吗?

    谁家还没几个间隙藏在对手那边呢。

    尽管深入敌后的人手不然是精英,可遇到犬冢獠他们这样的队伍,也是注定没的好下场。

    只算上忍,他们出去扫荡的这一个月,就靠着装嫩这一招拿下了七八个,上忍一下的特别上忍,中忍什么的,根本就不用算了。

    人家拿上忍带队,犬冢獠这边用上忍组队,完全没法比。

    上忍不是什么大白菜,一个村子撑死也就几百号,岩忍这次损失这么大,哪怕手尾很干净,情报也是注定瞒不住的。

    简单的沟通,事情就说的尽了。

    止水可能觉得意犹未尽又有些可惜,稍稍带着失落的情绪。

    显然他很喜欢目前这个队伍。

    相比起他原来带的那个糟心的队伍,目前这个配合默契,大家齐心协力的队伍才是理想。

    犬冢獠悠闲的开始泡茶,对于止水的失落,他不想多说。那是止水自己的事情,当初也是他自己表示可以搞定。

    既然是自己选的,就自己走下去吧。

    毕竟当初已经打了那个叫藤原幸助的一顿,难道现在再找过去打一顿?

    虽然犬冢獠并不介意这么干,但止水不开口的话,没理由没借口的呀。

    “咕噜噜~”

    “吸溜~”

    煮水,沏茶,美美的啜上一口,犬冢獠很享受的同时,看上去也很舒坦悠闲。

    风来雨去的在外面跑了一个月,中间还夹着各种各样的厮杀,该放松享受的时候,犬冢獠可不会亏了自己。

    哪怕现在还有很多事情没有解决,也不想把自己绷得太紧。

    “也给我一杯。”

    止水收拾完毕,看犬冢獠悠闲自在的不成样子,带着点好奇坐了过来。

    茶水而已,有那么好喝吗?

    犬冢獠舒坦的模样,让止水想起了温泉。

    “咕噜噜~”

    明黄的茶汤倾入杯中,怡人的清香沁入心脾。

    “怎么样?还不错吧?虽然喝不出来什么禅唱道静,不过确实比白水好多了。至少非常解渴。”

    看止水喝过茶水,犬冢獠有些得意洋洋。

    正准备发表点感慨的止水,不出声了。

    所以茶对你来说,就是比白水更解渴一点的东西是吧?

    那你那份放飞心灵的舒畅跟怡然是几个意思啊?

    搞得人好奇的不得了,忍不住想要讨一杯茶吃吃,结果你说你的那种种表现跟茶水完全无关。

    你是不是……有毛病!

    “短期我们几个都不会太出任务了。等修整完了,你跟卡卡西他们估计是要回村子一趟了。你们几个,尤其是你,从毕业开始,到现在都还没回去过呢。”

    无视止水的眼神,犬冢獠依旧悠闲的捧着自己的茶杯,开始转移话题。

    “回木叶吗?述职啊。”

    想想也是,两年多快要三年时间了,从毕业开始走上战场,就没有回去过。

    被犬冢獠勾起了思绪,止水也是感慨起来。

    “啊獠!”

    静音的声音突然传来,将两个人即将进入回忆的感怀冲散。

    少女清脆的声音像玉器碰撞,带着一股叫人听不明白的急切。

    “静音,怎么了,发生……”

    止水的话被风风火火闯进来,名为静音的少女打断。

    “啊獠!”

    有些貌似的直接闯入进来,脸上带着可疑的潮红,静音一双点漆大眼直勾勾的盯住了犬冢獠。

    少女正在急速发育中的胸膛,随着玲珑的小嘴张合不停的起伏。

    “怎么了?我脸上没啥东西啊。”

    被静音直勾勾的眼神盯得有点不自然,犬冢獠不禁伸手摸了摸脸颊,嗯很光滑。

    又审视了一番衣着,嗯,因为没换,所以还有一些风霜气息,不过也很正常。

    所以少女,你这样看着我,我是不介意啦,但阿斯玛那边,你想好怎么交代了吗?

    可不要牵连我啊。那个少年络腮胡很麻烦的。

    “啊獠……”

    “哆~”

    犬冢獠将手里的茶杯顿在了桌上。

    “有事直接说吧,别叫了。止水在呢,别人误会了我还有人证,放止水不在,你这么叫,很容易让人产生不必要联想的好不好少女!”

    所以,少女你这还没说话,一上来就不停叫人名字的毛病,刚分开一会,你是找谁学的?

    这也学的太快了好吗。

    “岩忍村,被攻破了!”

    没有理会犬冢獠的调侃,脸蛋红红喘息不止的少女直接爆出了一个了不得的消息。

    五大流氓之一的岩忍村,被人**了。

    “啥!?”

    别说犬冢獠,就是止水也蒙了。

    我们不过是出了一趟任务而已,全面占据上风优势的岩忍就扑街了?

    谁干的?

    “是你老师,是大蛇丸大人!他攻破了岩忍村,土影辅佐被杀,留守的岩忍几乎全军覆没!更具体的消息还没有,我只是刚听老师在说就跑过来了。”

    少女说的又快又急,带着几分压抑不住的与有荣焉的激动。

    可惜从静音说出蛇叔是主谋,后面说了啥犬冢獠已经完全不在意了。

    是你的老师,是大蛇丸大人!

    这句话入耳,犬冢獠的脑子嗡的一下就哄闹开了。

    厉害了我的老师!

    这是犬冢獠的第一反应。

    666,蛇叔你这是要上天啊!

    三年不鸣,一鸣惊人,我说蛇叔你神隐了那么久,原来在这等着呢。

    这可以,这很蛇叔,这非常有画风。必须得先赞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