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还需要时间
    尽管看上去木叶这边有四个影级高手,而且还有云忍的支援,虽然兵力上依旧处于劣势,但加上ab组合的话,高手肯定是不缺的。

    甚至单单跟岩忍比拼高手数量,无疑是木叶联军占据优势。

    可又不是每一个影级高手都是万人屠。

    波风水门号称割草无双,但你让他跟雷影学习一下,你看他干不干。

    三代雷影那么狂霸拽酷叼的高手高高手,对上一万岩忍也是力竭而亡,黯淡收场。

    人一过万无边无沿,光光是人头都能晃花眼,更别说一个人冲上去正面怼了。

    所谓殷鉴不远,引以为戒。

    影级高手是厉害,却远远不能包打天下。

    而且战争这玩意,从来就不是高端战力或者低端数量占优就能取得胜利的事情。

    不说岩忍一直有雇佣叛忍的习惯,高手数量上就真比不上木叶联军,就说两个人柱力就是天大的麻烦。

    万一情况危急,岩忍直接在战场上引爆人柱力,把尾兽放出来肿么办?

    情况到了那种地步,岩忍可以早做准备拍拍屁股走人,或者是一去不回,等着下次机会,再要不隔岸观火坐等抄底。

    木叶这边面对的烂摊子谁来收场?

    尾兽从来都不是好对付的。

    何况岩忍这次拿出来的是两个。

    人柱力是兵器,同样也是威慑。

    在没有万全准备的情况下,木叶绝对不会陪着孤注一掷的岩忍发浪。

    岩忍急不可耐的发动,那是因为人家已经准备是足够充分,而且形势也是人家占优,或许还有一些想要快速结束,回家看门的心态。

    但木叶面对的形势,真的是没有准备好,还需要时间去解决很多问题。

    比如说除了面对人柱力威慑的问题,还有给水门上位造势的问题。

    尽管现如今,犬冢獠从萌新们的言行中早就看出来,舆论大势已成,但波风水门少年成名,毕竟是太过于年轻了。

    所以有利的舆论还需要继续酝酿一段时间,积攒出一些底蕴,这样才能四平八稳。

    如果陪着岩忍浪,一旦把岩忍浪赢了,那是刚刚才接过了统领权利的波风水门的功劳呢,还是威名赫赫的三忍的功劳?

    而且就算是浪赢,以目前的局势来看,木叶必定损失惨重。

    拿一场速战速决的惨胜扶波风水门上位好,还是用一场四平八稳,堂堂正正的大胜扶持波风水门上位更好?

    以三代为人处世的性子,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选择。

    自来也头铁的看似闹剧般,跟大野木两败俱伤的战斗,其中掩埋着更多深层次的缘由。

    当时事情发生的太快太欢乐,也是没时间多想,事后犬冢獠是慢慢琢磨明白了。

    自来也八成就是故意的,因为三代需要时间,木叶需要时间。

    而且水门还是他的弟子。作为老师于情于理都该帮忙。

    那么,让土影大野木以一个无伤大雅的伤势,不得不配合,没办法豁出去拼一场,把战斗拖入对木叶有利的节奏,就是最优选择。

    糟鼻子老头不能伤的太重,不然岩忍会暴走。

    也不能伤的太轻,不然起不到拖延时间的效果。

    木叶面对的形势放在那里,于是自来也那搞笑的一出戏,就成了最恰当的了。

    也只有没脸没皮,从来不在乎颜面跟人言可畏的自来也,才干得出这种没谱的事情。

    能把偷窥美其名曰取材,写出了亲热天堂系列的人,你指望他有什么节操?

    自来也这号人,只要结果是乐见其成,过程中用了什么手段都可以归类为无伤大雅。

    你认为把太子推下悬崖来锻炼的人,会在乎很多吗?

    所以,形势所迫吧,各有需求。

    真论起来,也不能把巅峰之战变成天长日久烂仗的锅都扣在自来也头上。

    “臭不要脸,都是戏精!”

    只是每每想到这些,犬冢獠在给自来也开脱之余,还是忍不住要吐槽。

    看上去是个不着调的滚刀肉,实际上自来也就是个门清的滚刀肉。

    明明事情都是他干的,你还不忍心太苛责他。

    这样的本事,犬冢獠是羡慕不来了。

    “什么?”

    还在忧心的止水听到了犬冢獠的嘀咕。

    “没事。休息的差不多了。走,去看看静音那边有什么收获。也别整天愁眉苦脸的,要有自信。我是不成了,但你可不行。止水你得成为萌新们的好榜样才成。拿出点气概来!”

    拍了拍止水的肩膀,犬冢獠说着赶鸭子上架,推卸责任的安慰话。

    身为最年轻的一批上忍,按照村子默认的传统,自然有义务为后来跟进的萌新们竖立起好榜样。

    只是犬冢獠可没有这份心长的心思,他要考虑的事情太多了,可不愿意束手束脚,得到的只有一些注定未来都是无名炮灰的萌新的崇拜。

    一切虚名都是可有可无的浮云。

    犬冢獠大爷操心的可是古往今来第一大事,哪有那个米国时间陪一群小破孩玩什么伟光正,高大全的过家家游戏。

    这种一心为公的事情,当然得交给宇智波止水来才对嘛。

    嗯,未来有一天止水要是腻了,还可以扶正鼬神接位补充。

    大公无私宇智波,一颗红心向木叶,想想也是很带感啊。

    “獠,你别乱说。卡卡西也是上忍,而且比我更早晋升。”

    对于好友的劝说,止水表现的很是温良谦恭让。

    “卡卡西也不行,太冷了。你说谦虚话的时候,最好掩藏一下你这一脸的明媚。瞎子都能看出来你心里乐呢。一点城府都没有,迟早被人卖了。”

    毫不犹豫的否决了卡卡西,好不留情的揭穿了止水,犬冢獠的嘴还是那么毒。

    礼貌性谦虚的止水都被说的囧了。

    也就是我脾气好……

    “别皱眉,贱人会笑。为可爱又勤奋的后辈以身作则树立起良好的目标,多光明正大的事。多少人想抢还没机会呢。来止水,笑起来!”

    心情不好的时候,作为调节跟放松,犬冢獠就是喜欢调戏人。

    止水这次真的是无言了。

    好话坏话,话都让你说完了,你让我说什么?

    虽然是好朋友,但总感觉跟犬冢獠在一块的时候,自己的情绪从来都连贯不起来。

    这就很愁人了啊。

    说出来可能没人信,我瞬身止水,有一个让我连自己的表情都管理不好的朋友。

    “不说话算了,不过止水,你这眼神可不友好啊。不是朋友应该……算了,我们是朋友,我给你时间适应。”

    对于眼神带着丝丝幽怨的好友,犬冢獠表现的十分大度。

    止水的眼神越发幽怨的意义不明了。

    所以说,这是我的错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