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七章:飞走了
    为了飞起来,自来也也是拼了。

    目瞪口呆的愣神了好半晌,直到牺牲巨大的自来也跟土影大野木交上了手,犬冢獠这才把快要脱臼的嘴巴合起来。

    天空上,陀螺围着自由翱翔的大野木展开大战,地上,人数三四万,汇聚了五大国之中三个国家的忍者形成的巨大战场,悄然为之一静。

    “咈咈咈咈咈咈……”

    通天彻地的螺旋桨声响彻整个战场,好似成了天地间唯一的动静。

    相比再而三被破坏计划,已经气急败坏的小老头大野木,甩口水的自来也才是万众瞩目的焦点。

    尽管因为急速的旋转跟距离,没有几个人能够看得清自来也的面目,可他就像烟夜里唯一的一只萤火虫,像磁石一样牢牢的吸引着目光。

    “歪嘴的小鬼,可恶,吃老夫一拳。超加重岩之术!”

    小矮个的大野木使出了包裹着厚重岩石,巨大到不成比例的拳头,欲要一拳垂死自来也。

    白毛臭小鬼,你的口水都甩到老夫身上了!

    简直不可饶恕!

    “针咈~地~咈咈~藏~咈—轮~咈咈~~咈~舞之~~咈~咈~术~!”

    自来也的声音依旧是那么荡气回肠催人尿下。

    白色如锯齿的头发杂草一样生长,把他自己跟脚下的蛤蟆一起包裹成一团,刺猬一样,旋转着钻了上去。

    岩拳撞上了变装的陀螺,然后就像钻井,无数岩石碎片纷飞,自来也坚定的一步一步,一点一点将巨大的岩拳磨灭。

    自来也这种因势导利,自成风格的战斗方式,也是看的很多人都醉了。

    原来您老大人真不是来缓解气氛,用生命搞笑的啊。

    甚至犬冢獠都在想,如果白丸在的话,是不是可以去跟自来也取取经。

    这简直了好吗,通牙之术的究极加强版啊!

    “螺蛙,停下,快停下,往回转,快往回转,我要被勒死了!”

    正从奇葩之中看到一点非同寻常,拿自己脑袋当钻头的自来也就叫了起来,一副快要断气的样子。

    犬冢獠看的可清楚了,自来也点的头发在脖子上缠成了几根白白的绞绳,都勒到肉里头去了,嘴歪眼斜的脸上,舌头吐的跟吊死鬼一样,眼睛都凸出了。

    “收到,自来也大人!反向回旋启动!”

    像憋气的闷闷声音响起,钻井到半拉子的钻头猛然停止,一顿之后的下一个瞬间,像脱缰的疯狗一样反向旋转起来,甚至带起了一阵逆向的旋风。

    “嘎啦~”

    一声清脆悦耳的声音就在逆向旋转达到巅峰的时候出现。

    听起来感觉就像是掰开了一块饼干或者是一根干透了的木棍。

    举头齐齐望天在场好几万人都听见了。

    急速逆反的旋转,哪怕是自来也这样的高手,也没吃得消,骨头发出最直接的抗议声音。

    “自来也大人!你没事吧!”

    螺蛙闷闷的声音里面饱含着惊悚,一点也不像是觉得自来也没事的样子。

    “我~没~事~,钻~死~他~”

    自来也的脸已经看不成了,眼泪鼻涕糊上面跟浆糊一样,脸上的油彩都被盖住了。

    一双快瞪大到裂开的眼睛里全是血丝,红的跟写轮眼一样一样的,满眼的都是惊悚愕然还有蛋疼。

    嘴巴歪成了豁豁,他用咬牙切齿的语气说话的时候,都能看见后牙槽了。

    “小鬼你……”

    自来也的狠,惊了大野木这个糟鼻子。

    别人离得远可能看不太真切,但面对面的,大野木可是看的清楚听得明白,刚才那一声嘎啦的脆响发出点,就是自来也的脖子。

    尼玛脖子都扭裂了,你特么还不放弃。

    现在的小伙子都怎么了?一个个对自己都这么狠吗?

    老了老了,看不懂时代了。

    “说~谁~是~小~鬼~啊~老~头~,给~我~死~来!”

    带着面对杀父仇人一般的凶狠,自来也彻底钻碎了坚硬的岩拳,撞到了大野木身上。

    “没用的,无谓的反抗。”

    岩石铠甲在岩拳彻底崩碎的一刻罩在了身上,尽管惊异自来也对自己的狠,但大野木却并不觉得这种挣扎有什么用。

    “咚~”

    疯狂旋转的钻头重重撞在了大野木的铠甲上,除了发出一声响,再不得寸进。

    “老夫的土遁,已经是世界极致,就算是雷影也不一定能打穿,别挣扎了!”

    老神在在的放任自来也牌钻井机顶着肚子疯转,大野木傲视天地。

    “区区~土遁,少说~大话了~老头。螺~蛙,加速~,我~们出绝~招,贯穿~他!”

    “可是自来也大人,你的……”

    “别废~话~螺蛙,我~说加~速!”

    “收到,自来也大人!秘术—逆向回旋加速回旋螺旋喷气式加速螺旋炮!”

    一个超级长的名字,一个不知道应该怎么吐槽的名字。或许唯一能够比美的只有那个传说中的阿姆斯特朗炮了。

    在自来也豁出去的气概下,螺蛙爆发了。

    “噗噗噗咻——”

    膨胀的大蛤蟆开始两头喷气,白色的长满锯齿的大钻头旋转成了一团光,剧烈的摩擦切割声响起,自来也顶着大野木像一道光一样飞了出去。

    “嘎啦~”

    “嘎巴~”

    一连又是两声清脆悦耳的折木棍掰饼干的动静。

    “啊噢啊哦啊啊啊啊——”

    “老夫的腰啊啊啊——”

    自来也像人猿泰山荡秋千挂了丁丁的鬼嚎跟大野木惊天动地的狼嚎合成了男高音二重奏,流星一般飞过了整个战场,一路向不可寻觅的天边直飞。

    说起来很长,实际上只不过是几个呼吸的功夫,一切都已经发生并走向无可挽回。

    说出来可能没人相信,几万人的战场,而且还都是多少都掌握了忍术的超人类组成的战场,居然落针可闻。

    本来一切都很正常的,按照大家习以为常的节奏在进行。

    怎么忽然就画风急转直下,生生把一场相互赌上所有,生死置之度外的决战变成这样了?

    最叫人不能理解的是,自来也浪贱货色一个,不要脸也就算了,你堂堂正正的三代土影,五影中在位时间不一定最长,但年龄一定是最长的一个。

    可能也是忍界目前辈分最高的那一个了,大野木你怎么最后也一样陷入了浪骚贱货自来也的节奏了。

    最后那一声划过长空的高音二重唱真的太也**了啊。

    你们两个搞这么一出,让我们这些人怎么办?

    光顾着看你两个惊世骇俗的演出了,这仗到底还打不打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