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章:言传身教
    “止水,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情报交基本交流完毕,想说些逗弄止水的话,可看他还是一副纠结掩盖不住惆怅的样子,犬冢獠索性点破开来,单刀直入的开问。

    “你看出来了啊。”

    不是疑问句,也不是肯定句。很平淡很平静的一句话.

    这句话说出口的同时,止水好像就脱离了现在的状态,归于一种不那么安静的冷静,然后就那么静静的坐着,没了下文。

    显然止水是不打算多说什么。

    “啧,不想分享啊。那你就自己好好琢磨吧。”

    止水这么一副无言的沉默架势,犬冢獠也是不好再说啥,有些扫兴的摸出一卷卷轴开始看。

    都是朋友,如果摆明了不想沟通,犬冢獠也没有那种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惹人讨厌的性子。

    忙忙碌碌中,慢慢就习惯了。

    每天接受必要的派遣任务,或是巡逻,或是帮忙修建营垒,或是给新补充上来的萌新做一些言传身教的传授。

    又是一年毕业季,通过了考验,足够优秀的新嫩们组团被派遣过来。

    尽管萌新们没有遭遇他们当年的那种境况,却也说不上是幸运。

    一路畅通的来到了战场,这是好事。可投身的也是三战以来,注定会是最激烈的一场战斗。

    鬼知道这场绝对暴虐的战争打下来,这些萌新还有几个能完好无损。

    为了避免战斗减员太叫人不忍目睹,犬冢獠他们这些还有一部分名声流传在萌新群体中的,表现足够优秀的学长,大都接到了教导萌新的任务。

    犬冢獠用他的言传身教,让萌新们深刻的体会了,什么是现实。

    “獠前辈,我们一定会胜利的,对吗?”

    萌新们热情高涨,对木叶战而胜之充满了信心。充分的说明了木叶爱国主义教育的成功。

    不管面对什么样的艰难险阻,只要坚定一个信念,我们能赢!

    “那可说不定啊。泷之国我们不就扑街了吗?”

    犬冢獠毫不配合,一副反对派大魔头的样子。

    我一个穿越者,现在情况变成这样,自己都没信心呢,你们的自信到是哪来的?分我一点好不好!

    骄傲是好事,过分的骄傲就要不得了。

    会送命的。就让我这个善良的学长来告诉你们,怎么清醒过来吧。

    “……獠前辈,泷之国只是意外。在这之前我们都没失败过呢!而且有一敌千军的四代大人在,胜利一定是我们的!”

    天才的名头虽然因为反对而摇摇欲坠,不过萌新们还是学有所成,没有直接吐犬冢獠一脸,变换着方法,准备给他洗脑。

    “四代大人?什么时候我们木叶有四代了?我才一年没回去,三代老头是暴毙了吗?”

    所以三代老头的水晶球是爆炸了对吧。丫偷窥猝死了是吧。怪不得蛇叔变那么幼稚,三代你简直就不要老脸了好吗。

    四代都叫出来了,这么明目张胆搞烟幕。你这是生怕蛇叔不叛逃还是怎么的?!

    还能不能让我省点心?我安抚蛇叔容易吗我!

    “……是水门大人啊,水门大人!前辈不是在草之国还被水门大人救过的吗?怎么会不知道?现在大家都在说,水门大人会是四代火影呢,嗯,一定是的!”

    刚刚毕业,对世界充满了好感与好奇的粉嫩萌新心直口快。

    一副我已经掌握了世界真理,你需要认清现实,懂得感恩,不然就再教育的昂首鄙视模样。

    “去,现在开始,今天的任务翻倍。战争就要来了,你们需要加快适应进度。先把这条沟挖完再说其他,不然今天不给饭吃!”

    所谓童言无忌口无遮拦,犬冢獠从萌新这里,感受到了让他无言以对的深深恶意。

    那就干脆点吧,小屁孩们接受正义的制裁,好好体会一下强权的压迫吧。

    这样你们就会成长,会理解我现在的心情了。

    神尼玛草之国水门大人救过我!

    以前我只知道,捕风捉影的小道消息信口开河,现在我终于知道,官方舆论放起屁来,根本特么不要碧莲。

    “嘁~羡慕妒忌恨的未老先衰少白头。什么天才,什么史上最年轻上忍,小心眼!”

    萌新们的世界观一度刷新,看看自己细嫩娇柔的小手脚,不敢反抗强权,也只能嘀嘀咕咕吐槽中伤着,不情不愿去刨土。

    所谓真理,还是先有饭吃比较要紧。

    可喜可贺,犬冢獠教会了萌新们权衡利弊的取舍之道。

    随便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拿出卷轴来看,一边监察着不情不愿满腹怨念的萌新刨土挖沟。犬冢獠需要转移一下注意力。

    何以解忧,唯有学习。

    “哟,争分夺秒啊,该说不愧是亡命书生吗?”

    不大一阵时间,刚刚看出点味道来,耳边就响起一声揶揄的调侃,将犬冢獠惊醒。

    “我现在可是上忍,你一个刚晋升的中忍,怎么学的规章制度?没大没小。”

    抬头不屑的瞥了一眼吊儿郎当带队过来的不知火玄间,犬冢獠可不惯着谁。

    合理又娴熟的运用起了体制的大棒敲了过去。

    正不开心呢,你这是自找霉头啊。

    “@@#*7……”

    不知火玄间张了张嘴,无言以对。

    犬冢獠一句话,从实力地位和体制上一起敲了过来。

    我跟你论交情,你跟我谈制度?mmp!

    “你们几个都有,跟他们一起去挖土!不然今天没饭吃!”

    呆滞了片刻,想想应该不可能是对手,于是不知火玄间简单粗暴的拿萌新来发泄。

    几个正挖的满身灰尘,土拨鼠一样埋头苦干的萌新闻言纷纷抬头,向不知火玄间投来不过如此,深恶痛绝的鄙视眼神。

    你们这些为老不尊,没有节操,不要碧莲的学长前辈,人渣!

    不知火玄间还没从自己带来的萌新幽怨的愤愤中享受到强权的快感,反而越发不适了。

    怎么了!怎么了?我有说错什么吗?

    要不要这么郁闷!

    “呵呵……”

    对貌似低调,实则一直都暗暗想要别一下苗头的小伙伴,犬冢獠报以微笑。

    跟我斗?你还嫩着呢。

    知道大爷平时的对手都是些什么人吗?

    锅王,蛇叔,乳牛这些都是日常啊。

    就你这细胳膊细腿的浪荡子,就问你服不服!

    不知火玄间无语望天。

    “哎,獠你看,天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掉下来了?”

    郁闷中,不知火玄间有意外发现。

    几个烟点从高空坠落,直往木叶营地掉落下来。

    “愣着干什么,快发警报。岩忍打过来了!你们这些萌新,应急机制,赶紧躲起来!”

    脸色一变,只抬头看了一眼,手中卷轴往怀里一塞,犬冢獠冲天而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