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二章:情况
    笑闹过后,期间大家互相交流了一下彼此的情况,止水不出意外成为了上忍,是一群同届中的第三个。

    然后大家基本都成为了中忍,迈特凯凭借自己老爹的余威,顺利晋级。

    迈特戴一挑七,直接干死了忍刀七人众里面的四个,幸免于难的另外三个也被吓破了胆子,基本上算是废了。

    体术忍者的威力,算是由迈特戴来正名了。

    就是这个代价有点大,好在迈特凯并没有留下心理阴影,反倒愈加发愤图强起来。

    短暂的相聚之后,大家开始各安其职。

    最上层的消息难得流传出来,但日甚一日的备战氛围,还是很清晰的让人们了解到,这是一场非常严肃甚至浩大的战争。

    援军从四面八方,源源不断的汇聚过来,扎脚在田之国这个小地方。

    自来也从河之国赶到,纲手跟奈良鹿久一行也追了个后脚来了。

    加上早已经接过了统领权利的波风水门,小小的田之国,木叶明面上已经汇聚了至少四个影级高手。

    与云忍的交战早在岩忍汇合之前已经停止。

    不知道后来波风水门是怎样谈判,雷影尸体还在犬冢獠手上,但ab兄弟已经决定跟木叶一同应对汹涌而来的岩忍,先报杀父之仇再谈其他。

    突破了木叶在泷之国的阻拦,与田之**团汇合之后,岩忍的总体数量已经突破了两万。

    哪怕只是一个下忍,发起狠来对于平民百姓来说也是无可匹敌的百人斩。

    岩忍两万忍军汇聚在小小的田之国,由不得不重视。

    木叶的增援一直都在进行,只是四面皆敌,战场分散,注定人数上不做充足的准备,不给够长的时间,一定是劣势。

    迄今为止,最新的小道消息,木叶在田之国的人手堪堪破万,就这还是紧急结束了跟沙忍的谈判细节,才调动过来的增援人手。

    至于原本泷之国的人手,经过岩忍破城的一战,虽然有奈良鹿久指挥得当,有纲手大发雌威,损失还可以接受,但修养是必须,心气上已经不适合继续拉出来大战。

    何况岩忍是走了,可泷忍不还在呢吗,短时间肯定是调动不得。

    至于河之国的雾忍战场,自来也已经最大限度的抽调了人手,却也是杯水车薪。

    因为自始至终,河之国战场都打的是辅助跟牵制作用,人手本身就不多。

    好在雾忍目前主要的目标是对付云忍,人家早前突袭雷之国都造成三代雷影为了掩护撤退嗝屁着凉了。

    更好在,木叶这次并不是孤身作战,波风水门成功的火线谈判,把跟岩忍和雾忍苦大仇深的云忍拉进了战线,一起面对岩忍跟雾忍联合。

    在沙忍战败,基本退出三战的目前,仅剩的四个流氓两两联合,准备在田之国打一场决战,如此关乎天下的盛事,自然而然吸引了整个世界的目光。

    此战成败,将决定三战所有参与者的优劣,以及战后的世界形势划分。

    哪怕是现在已经战败退出的沙忍,跟这次决战也是息息相关。

    毕竟如果木叶战败的话,他们也可以再跳出来吗。

    岩忍出其不意的突破阻碍,从兵力上看,已经算得上孤注一掷,木叶也一样倾尽全力。

    只是形势上,突破泷之国阻隔,已经成功汇聚的岩忍,还有久功河之国不克,突然调转矛头插进雷之国的雾忍,两者联合占据了主动优势。

    形势上,对木叶云忍联合并不友好。

    这变化其实有些突兀,有些莫名其妙。

    至少在岩忍突破泷之国之前,战争形势对于木叶来说是一片大好。

    所以情况怎么忽然就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了呢?

    风云突变的关键节点直指岩忍突破泷之国阻碍。

    那么奈良鹿久的乌龟阵到底是怎么被突破的?

    这个问题,在犬冢獠硬着头皮,再度找到纲手询问白丸情况的时候,得到了解答。

    “有身份不明的敌人,毁掉了城墙。”

    纲手臭着脸,没头没尾的就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吩咐静音赶人。

    泷之国的失败,是纲手自三忍事件之后,所遭受的第一次正面战场上的失败。

    更是重新振作起来的第一次出战,就迎来一场大败。

    她的心情很不美丽,心态就不平衡,而且也不待见犬冢獠。

    所以没什么好拉扯的,情况交代清楚就完了。

    “没事,没什么的,静音你不用老是这样,反倒让我比较尴尬。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你自己多加小心吧。”

    有点无奈的跟一脸歉意,不停代替老师抱歉的静音别过,犬冢獠到没把纲手的恶劣态度放在心上。

    跟纲手的关系处成现在这种复杂的模式,已经无所谓去追究当初到底是谁身上的原因更多一些。

    反正开心就好。

    纲手这种典型白富美的大咧咧性格,只是不会掩饰,也不屑于掩饰心态罢了,倒不会真有什么坏心思。

    就是静音,现在才跟着纲手没多久,就有些小乖的谨小慎微了。

    也是够遭罪了。纲手那么大个人了,居然整天要一个小姑娘给她擦屁股,也是够了。

    希望叛逆少年阿斯玛能够给力吧,不然静音一直跟着纲手,估计还是摆脱不了既定的命运。

    至于说,不明身份的敌人毁掉了城墙这件事,犬冢獠也有自己的猜测。

    感觉上,不敢说十成,但至少有八分的把握,应该是斑爷搞的鬼。

    有这样的推断,不是因为斑爷跟木叶的恩怨纠葛,而是因为搜遍了记忆,目前忍界能够不声不响,瞒过纲手跟一群木叶忍者军团,在眼皮子底下毁坏城墙的,只有斑爷有这份能耐跟动机。

    所以哪怕这个锅不是斑爷的,也得给斑爷扣上。

    就在不久之前,黄毛猴子才坏了斑爷的好事。

    那么斑爷在临死之前,给木叶制造些麻烦作为报复,不也合情合理么。

    再一个,黄毛猴子可是跟他正面交手过的,斑爷的信息多少都泄露了出去。

    没拿到带土的眼睛,更没得到带土这个人,斑爷想要顺利布局的话,当然不能让木叶把精力转移到他身上。

    于是,关键时刻出手,让木叶陷入深层的战争泥潭,无暇他顾,争取一些时间完成布置就可以理解了。

    现在木叶首要目的是打赢眼前这场风云突变的战争,而不是去追查什么疑似写轮眼外流事件。

    “啊獠,怎么样?白丸还好吧?”

    回到营帐,因为人员激增,已经不可能再拥有独立帐篷,所以必须共用,作为室友的止水开口关心。

    “没事的。白丸的情况还不错。反倒因祸得福了呢。”

    想到静音转达,关于白丸正在蛞蝓仙人那里学习仙术,用以解决体内的复杂情况,犬冢獠就有些羡慕。

    仙术啊,我这边还没着落呢,白丸到是好,已经学上了。感觉自己不如狗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