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一章:老友相见,就是应该互相伤害才对
    “獠,你长高了!”

    “真的啊,高了不少。”

    “啊,这人真是,连长个子都比我们快。”

    所以老友重逢你们就这么欢迎我的吗?吐槽?抱怨?嫌弃?

    说的我以前好像很矮是的。

    身高跟你们比起来,我一直都是优势明显好吗?

    有计划的科学成长训练不是你们这些小破孩能懂的。

    一群嫉贤妒能的家伙们,你们的妒忌犬冢獠大爷收下了!

    还有啊,你们的态度真的很有问题,难道就一点都没察觉吗?

    这是欢迎老大的态度吗?

    我一把屎一把尿拉扯你们成长,我容易吗我?感恩的心都喂狗了?

    跟着止水,与小伙伴们重逢的第一时间,犬冢獠还没开口,七嘴八舌的小伙伴们就让他吐槽都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比较好。

    瞬间那股激动的热情就消失不见了好吗。

    你们这群家伙,简直一点长进都没有,还是一副老样子呐。

    生疏的隔阂还没有出现,就在这一番连绵的吐槽中消泯。

    打眼扫过,越发精壮的迈特凯,咧嘴笑的白牙都闪光了。

    叼着千本的不知火玄间,不正经的模样已经很有浪子的派头。

    已经不叼牙签的阿斯玛,正在跟静音站在角落。

    除了阿斯玛看上去长得急了点,截一下眼睛的话,两人站一块,还是能看出来那么一点郎才女貌的。

    嗯,真的就只有一点点而已。

    初步摆脱了甜美,有了那么一丝未来魅力的红,宝石般晶晶亮的双眸闪啊闪,全都是甜甜的笑。

    习惯性想鼓起包子脸却没忍住笑意的小红豆,个子还是那么矮一个。

    不过也没办法,谁叫红豆年纪小呢,人家还没开始发育呢吗。

    依旧看上去有些格格不入,但还是来了的日向孝。

    咋咋呼呼的带土,温和的野原琳,酷酷的卡卡西。还有两个以前并没有见过的人。

    但犬冢獠都认识,烟眼圈很重,看起来有点酷的是月光疾风。

    另外一个,在室内都还带着圆圆墨镜的不出意外应该是惠比寿。

    除了犬冢獠,以及寥寥几个没来的,现在聚集在这里的,都还半大不小的人,可以算得上是同届入学的精英了。

    哪怕以后跑龙套打酱油也好,至少都是太子时代的原著里有名有姓。

    这些虽然已经走向成熟却还显得稚嫩的脸庞,未来都会是木叶的中坚。

    群英荟萃,欣欣向荣。

    莫过于此。

    “长不长高我是没留意啦。不过我到是好奇,静音你什么时候跟阿斯玛这么要好了?阿斯玛,你才多大就长胡子?还有啊,打算什么时候请家长啊!”

    顺着人群让开的道路融入其中,犬冢獠笑眯眯的来到阿斯玛两人面前,一开口就让静音招架不住。

    “啊獠~”

    对于犬冢獠一上来就调戏的做派,静音脸红,难得娇羞起来。

    经历的多了,年龄也见长了,知识不断丰富,知道的更多,静音的脸皮却越发薄了。

    阿斯玛是懵的。

    我怎么你了?我没说话好不好?悄悄站一边也碍着你了?一开口就怼我,你这是要搞事情啊?

    “小红豆还是那么一点高的个子。红,战争这么激烈,你居然还胖了,看来风之国就是好水土呢。迈特凯你的牙要不敲掉吧,看着好晃眼啊。玄间你脑门怎么了,为啥总是包头巾?孝别翻白眼,你的眼睛已经够白了。”

    没有给阿斯玛还嘴的机会,犬冢獠一口气把最熟悉的几个伙伴都怼了过去,一个也没放过。

    既然敢埋汰大爷我,就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做舌战群儒。

    分开这段时间,我长起来的不单单只是个子,还有口才!

    尤其是你阿斯玛,是不是看白丸暂时不在了,你就截静音跟前,故意在我面前撒狗粮虐狗?

    别以为不说话我就不知道你的小心思。

    别忘了,静音可是大爷我撮合给你的!

    你这种媳妇还没娶进门,媒人就扔过墙的做派,要不得啊。

    得教训。

    “犬冢獠你这个混蛋!”

    “白痴!”

    “脑子瓦塔了吗你!”

    “你这张嘴越来越臭了啊獠。”

    “獠,我要打败你!”

    红豆张牙舞爪的尖叫,红没好气的骂声,不知火玄间的嫌弃,阿斯玛的躁动,还有迈特凯不合时宜,中气十足的挑战。

    一切生疏与隔阂,都在这通指责中消失。

    然后在新来的面面相觑中,几个人相视一笑,又一副其乐融融的和谐场面。

    啊……你们都是神经病吗?

    这边犬冢獠几个人笑的开心,那边惠比寿跟月光疾风四目相对就剩下尴尬。

    你们就是这么相处的吗?画风全变了好吗?

    所以……犬冢獠完全就是见面不如闻名啊。

    感觉有点失望啦。

    明明说好的天才跟史上最年轻的上忍来的……原来是个脑筋缺根弦的臭嘴少白头。

    “喂喂,为什么没有我?为什么没有我?”

    带土直觉的感觉受到了冷落,于是撇下了琳,咋咋呼呼凑了上来。

    我也是当初最早有接触的几个人之一好不好,犬冢獠你,还有止水你们几个,这是歧视!

    “哦,是带土啊。差点忘了,恭喜你开启了写轮眼。不过呢……貌似还是吊车尾一个啊,加油,你可以的,保持下去,看好你哦!”

    有人故意凑上来找怼,犬冢獠自然是不会客气的。

    老友重逢,而且到的这么齐,心情自然很棒,自然就是有求必应,力所能及的满足大家啊。

    “犬冢獠,你这个比卡卡西还讨厌的臭嘴白头,宰了你啊!”

    感觉心情像木偶,线扯在犬冢獠手上,一句话说的带土先是高兴,可还没得意的笑出来,就急转直下,一头扎进了深不见底的烟窟窿里。

    什么叫吊车尾加油保持下去?

    把你的看好给我收回去啊!

    凑上来送脸上门的带土变得比红豆刚才还张牙舞爪。

    看好你妹,吊车尾你妹!

    带土大爷现在是中忍,中忍好不好!

    “哈哈哈~”

    可惜,带土的自找没趣只得到一阵哄笑。

    这次连卡卡西跟琳都没忍住。

    一样都没变啊,连带土也一样,依旧是那副冒失的蠢模样。

    空前的大战近在咫尺,外面是来来去去忙碌不休的同僚,四面八方的高手大拿都向着这片注定被蹂躏的土地汇聚。

    营帐里,已经成长,等待着成熟的年少伙伴们,清脆且充沛的笑声满盈着朝气,一如将要振翅高飞的雏鸟,向世界做第一声宣告。

    旧的时代将迎来最后的璀璨巅峰,新的时代已经隐约看到了崭新的一角。

    心情像系在云端,要翱翔向青穹无边。

    决战在即,好友汇聚重逢,一起去往未来,看明日辉煌绚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