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章:重逢
    ab组合来的时候很威风,退走的时候灰溜溜的还心事重重的样子。

    相比找回自家三代雷影的遗体,果然还是岩忍更重要。

    岩忍这一波爆发简直就不讲道理了,很猛很狂暴,大有巨浪滔滔席卷一切的架势。

    跟保家卫国比起来,老爹的身后事就不那么重要,可以暂时押后了。

    而且黄色闪光之美誉的波风水门不是已经承诺了么,会把老爹的遗体交出来。

    啊哈,ab组合,你们这两个不孝子。

    谈判结束了,波风水门跟犬冢獠简单的打过招呼,匆匆拿出三代给的信物,开始接掌统领权利。

    看着吃瓜群众众星捧月一样围着波风水门离开,一个个都闪着星星眼,崇拜的恨不得扑上去咬一口。

    犬冢獠看的糟心的很。

    继割草无双黄色闪光之后,犬冢獠给波风水门冠上了黄毛猴子的雅号。

    明明我们师徒两个劳心劳力跟ab组合怼了一场,你波风水门啥也没干,跑过来放了一通嘴炮就把最惹人眼的功劳拿走了。

    你这胜利果实摘的,还想让我说你点什么好话吗?

    背后有大佬了不起啊!

    信不信哪天给你的大佬整一身女装啊!

    哼!

    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相应的仇人眼里就没好事了。

    虽然是被推着上位,但波风水门确实是无辜的。

    之所以来去匆匆,也是因为事态紧急,时间不容浪费。

    不过并不妨碍犬冢獠心怀怨念。

    他的装腔作势太完美,以至于波风水门都没看出来他一根胳膊废了,所以才感谢并表示歉意后,急不可耐的去干正事。

    在来势汹汹的岩忍面前,一切基于个人感情的事情,都是细枝末节,一笔带过就好,不用着重落墨。

    大家会理解的。

    这大概是一心为公的波风水门此刻最真实的心态了。

    带着一脑门子豆大的汗,犬冢獠决定去找家长寻求安慰。

    “师酱,我的胳膊断了,粉碎性骨……”

    “正常。”

    然而识人不明,蛇叔那是好相与的吗?天生画风就不是温暖人心的那套可好。

    于是犬冢獠一句诉苦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蛇叔憋的差点没原地爆炸。

    日常坑徒弟系列,可是蛇叔的保留技能。

    “你那招叫什么名字?”

    蛇叔低头看书,扫都没扫一眼哭丧脸的弟子。

    “吔屎啦雷!”

    没好气的犬冢獠脱口而出。

    “嗯!?”

    蛇叔猛地抬头,锐目直视弟子。

    虽然听不懂,但蛇叔本能的知道,这不是个好东西。

    “吔屎啦雷,就叫吔屎啦雷。”

    犬冢獠一口咬定,就是欺负你不知道,就是欺负你读书少。

    有本事你咬我啊。你个没爱心的无良中老年。

    “啪~”

    蛇叔卷起了桌上的卷轴,以一个避无可避的姿势砸到了弟子身上。

    “嗷~”

    一声像是被切了蛋的野兽般嚎叫,犬冢獠抱着伤上加伤的胳膊蹲了下来,额头的汗水像断了线的珍珠,啪啦啪啦往下掉。

    “情况我都知道。资料给你,你留在这里养伤。既然走了截然不同的路,雷影就没什么好研究的了。你自己处理吧。”

    打眼扫过疼的怀疑人生的弟子,蛇叔拍屁股潇洒走人。

    蛇叔多干脆高冷的人,能动手绝对不哔哔。

    小子跟我玩心机,你还嫩点。

    “嘶~呼~嘶呼~”

    龇牙咧嘴五官扭曲的抽冷气,疼到想死的心来了又去,最终徘徊一阵,还是求生渴望占据了上风。

    蛇叔走了不知道多久,静悄悄灯火照应的地下,时间流动比较模糊,好不容易缓过来的犬冢獠只觉得口干舌燥。

    “决定了,我要叛逃师门啊!大蛇丸你天生就该天煞孤星自攻自受。”

    求抱不成,因为嘴欠反被艹,犬冢獠心态爆炸,一脚将蛇叔扔过来的卷轴踹飞。

    爱谁谁,稀罕你这破资料啊。三代雷影死兄贵一个,爱咋咋。

    嘴上嚷嚷的厉害,犬冢獠还是凄凄惨惨戚戚,孤零零的自己找了个静室,开始自己给自己治疗,等待伤势恢复。

    没有白丸在身边,电磁炮就成了他最后的杀手锏,有什么弊端让蛇叔知道还没什么,可在弊端解决之前,千万不能让锅王知道。

    不然准保没好果子吃。

    从锅王最近的行事手段来看,人家现在的策略已经完全改变,不疾不徐一反常态准备走细水长流路线。

    小蝎子就是明证。

    人家就等着他露出破绽,然后趁虚而入,有什么短板犬冢獠定然要藏得好好的。

    这样才能莫测高深,才能形成震慑。

    直到有一天,哪怕不设防的让锅王伸手,他的爪子也哆哆嗦嗦背在身后不敢漏出半个**。

    到那时,才算可以长出口气。

    疼痛这种问题,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就简单的多了。

    吓退小蝎子用了差不多一个月才恢复好伤势,这次有了经验,不足半个月便完成了治疗。

    期间吃喝不愁,不敢见人的犬冢獠百无聊赖,还是把蛇叔给的关于雷影兄贵的研究找回来研读了一番。

    不得不承认,蛇叔的科研能力就是叼。

    感觉也没多长时间,从拿到雷影的尸体,到事情败露,ab兄弟急吼吼打上门来,满打满算五八天,蛇叔已经拿出了一大堆研究成果。

    反复来回的研读过后,犬冢獠愈发坚定了目前道路。

    相比雷影一系利用雷遁强化内在,将身体作为容器不断深入开发,最终追求达成兼备最强之矛跟最强之盾的道路。

    犬冢獠还是决定选择坚持以雷遁为基础,开发各种强力的外在技能。

    比如沙铁,比如炮击,比如飞行等等。

    至于强化身体拥有打不死的最强之盾,还是不要窃取人家的劳动成果了。

    借鉴一下就好。

    哪怕变成男之娘,也绝不要变成肌肉兄贵!

    忍者世界虽然不是一个看脸的世界,但犬冢獠却来自一个颜值既正义的世界,肌肉可以有,但兄贵就真的恕罪,接受不能。

    这也是穿越者独有的骄傲啊,口胡!

    把雷影从外表上看不出曾经遭遇细致解剖的尸体用卷轴一封,当了快有半个月地老鼠的犬冢獠终于重见光明。

    大摇大摆的回归,看着乌央乌央人来人往,一副大战在即模样的营地,犬冢獠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神隐消失小半个月的擅离职守。

    两师徒快成一根绳上拴着的两个蚂蚱了,蛇叔要是连这点打掩护的默契都没有,犬冢獠也真的是要绝望,跟蛇叔约定来生,然后两个人抱成团一起去死好了。

    “看架势,这场决战应该就是最后的高峰了。之后就是趋于平静跟心照不宣的休战了。”

    “不知道,都来了些什么人。而且岩忍的情况出入也有点大啊。是蝴蝶效应吗?”

    人流虽不近摩肩接踵,但也是如水延绵,犬冢獠格格不入的晃悠着,看大家忙碌来去,心里开始琢磨。

    “啊獠,你出任务回来了!”

    身后有人手拍在了肩膀,耳边响起久别的熟悉声音。

    “你也来了啊,止水。”

    回头,入目的是越发丰神俊朗的宇智波止水。

    经历了大战的磨砺,他看上去愈发英挺干练起来。

    只是不知是否错觉,犬冢獠从他洋溢热情的笑容之下,看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忧郁。

    “獠,好久不见。你又长高了。不只是我,大家这次都来了!”

    老友久别重逢的热情,一见如故。

    “都来了啊。”

    犬冢獠漏出回应的笑容,隐隐有些感慨在心间生出。

    真是如你所说,好久不见啊。

    当初的小伙伴,你们都还好着呢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