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八章:最出彩的那个总是最后才到
    正在狂抽奇拉比发泄心里的不满,明明愿意被你追的像狗一样乱窜,唯一的期望就是多偷学两招,你丫偏偏要爆发不给机会。

    现在好了,爷会飞,满足了吧你!

    “不好!危险!快跑!”

    突然传来一声惊呼。

    咦……为什么感觉这提醒很熟悉。

    更熟悉的是紧随着提醒而来,那种如芒在背的危机感。

    正疯狂输出的犬冢獠有些迷了。

    难道眼前这个被我抽的抱头鼠窜的奇拉比是假的?不然怎么会有这种熟悉的危机感。

    不……不对!

    手中的沙鞭几乎是本能的崩解开来,急速汇聚成盾牌的模样防御在侧。

    “咚~”

    就在盾牌成型的瞬间,一道雷霆狠狠撞了上来。

    慢了半步才追到的风吹过,穿透崩裂开来的沙铁盾牌刮面如刀。

    “咻~”

    在下一刻,一声急速的锐利声音由远及近传入听觉,那是终于追上来的破空声。

    犬冢獠像颗炮弹一样飞了出去,撞毁了大量树木之后,被倾倒的落叶断枝掩埋进废墟之下。

    “啊~可恶!”

    “大蛇丸大人到底在干什么?”

    围观群众这次再不能淡定了,愤恨的同时有人开始埋怨起来。

    不过下一刻,他们又集体闭嘴,动作整齐划一的看上去训练有素且赏心悦目。

    本被认为最少也该重伤的犬冢獠咧着嘴拨开废墟,重新站了起来。

    虽然在抽冷气,虽然一根胳膊耷拉着,虽然看上去形象很不好,但至少犬冢獠还活着,而且看上去还能继续战斗的样子。

    这就还有转机。

    “嘶~真疼啊。胳膊差点被你砸断,你准备怎么赔?”

    咧嘴斜眼瞅着偷袭的艾,犬冢獠一副绝不善罢甘休,穷追到底的样子。

    虽然最后关头多亏了从奇拉比那偷学来的半吊子高频震动抵消了一部分攻击,这才没有受到重创,但你以为我会说出来嘛?

    “小鬼,大蛇丸都被我打跑了,你认为你可以战胜我?”

    艾站在形象很不美丽的弟弟身边,看犬冢獠的眼神像看白痴。

    “你还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就你这样的,老师能打十个!”

    大话吗,谁还不会说是的。

    一边治疗着胳膊伤势,一边缓缓升空,犬冢獠不打算在地面开战。

    本来就不是对手,现在还被二打一,如果不好好利用自身优势,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对于艾所说的话,犬冢獠根本不信。

    蛇叔要是那么好打败,早八辈子坟头草割了都能编席子卖些钱了。

    但放眼四顾,确实已经没有了蛇叔的踪影,只留下狼藉战场中一处处破烂如稀屎的黄土堆,那是分身被干爆之后的残骸。

    虽然不相信艾的大话,但蛇叔真的跑了……跑了……

    俯视着并肩而立的ab组合,犬冢獠临空而立,可就算占据兵种优势,还是没能避免牙疼。

    日常坑徒弟系列……蛇叔你厉害。

    放我一个精英上忍对两个影级……简直呵呵哒。

    权衡了一番局势,犬冢獠忽然也有一种一走了之的冲动。

    反正又不属于田之国战场,就算现在拍拍屁股走人,应该也……没什么的吧……应该……

    再说了,蛇叔都跑路了……

    等等,蛇叔跑路……

    总感觉这画风不太对。

    蛇叔磨洋工偷懒有可能,毕竟在三代那里受了气,还不准人家发泄一下么。

    可是你说蛇叔跑路……

    这简直就是不可能好不好。蛇叔怎么可能是那种没胆子的人呢。

    大不了打不过你我加入你好了,这才是蛇叔的为人呐。

    从来不胆小怕事。惹事也不怕事才是蛇叔的风格啊。

    何况ab兄弟不见得就一定能打得过全力全开的蛇叔。

    但蛇叔现在确实跑了……总得有个原因吧?

    那原因是什么?总不可能是三代跑来了,不想见所以跑了吧?

    等等,三代应该是不可能的,不过蛇叔现在最不想见的人,除了三代之外,应该还有一个才对。

    “不要嘴硬了小鬼,你赢不了的。你还年轻,不想丢掉小命的话,告诉我,我父亲的尸体到底被你们藏在哪里了?”

    对犬冢獠的嘲讽视而不见,艾开始威逼利诱,看上去感觉胜券在握。

    他完全无视了那些始终都存在的吃瓜群众,好像乌央乌央的人头耸动在他眼里都是垃圾。

    老爹独自一个人大战岩忍上万,这份战绩狠狠的给了艾勇气。

    特么原来我们老艾家的绝学居然能够做到这种地步,那老子还怕个蛋蛋。

    天老大地老二,老子妥妥的的第三好吗。

    虽没有名言,但艾身上那股张狂的自信还是像尖锐的刀子,深深的刺进了很多人心里。

    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感觉出来了,艾的那份鄙视。

    他就连能飞的犬冢獠都不放在眼里。

    “呵呵,很好,很棒。就是这个眼神,就是这种高傲又骄矜的神态,请你一定要一直保持下去啊,未来的雷影大人!”

    甩了甩紧急治疗完毕,已经没什么大碍的右胳膊,犬冢獠笑的很开心。

    想明白蛇叔突然坑徒弟,一声不响跑路的原因,他就一点也不在乎ab组合的威胁了。

    至于艾的质问,犬冢獠理会都懒得。

    我不但知道你爹在哪,我还对你爹动手动……我又不是你爹……的谁……

    mmp,总之一句话,大爷凭什么告诉你!

    想知道的话,叫声……

    马丹就是不告诉你,肌肉兄贵统统都去死啊!

    脑子里突然就很不靠谱的,不停的闪过之前配合蛇叔做实验的辣眼画面,犬冢獠的脸一下子有变绿的趋势。

    大爷这辈子,再也不想看到任何一个肌肉兄贵的果体,不~不是!是不想看到任何一个肌肉兄贵在眼前晃悠,不然杀无赦!

    “突然好讨厌你们两个了。决定了,在这之前,先送你们上路啊!”

    想想之前遭的罪,犬冢獠突然觉得艾的两撇小胡子好碍眼,古铜色的深色皮肤也好讨厌。

    而且父债子偿,合情合理。哪怕真正不对的人应该是他自己才对。

    但这世界上,有一种没来由的感情叫做迁怒,还有一种叫做恼羞成怒。

    “滋滋~嗡嗡~”

    头发在身前凝结出莹白带着电光的苦无,手臂上烟沙如缎带环绕,一圈圈盘旋向肩膀,扭曲目光的空气开始汇聚。

    犬冢獠一把将苦无抓在了手上。

    一发,送你们两个肌肉兄贵归西!

    “绝牛雷犂热刀!”

    不知道犬冢獠为什么忽然性情大变,但一直都有所准备的ab兄弟却绝不疏忽,几乎与犬冢獠同一时刻准备发动绝杀。

    “咻~”

    一声并不多么宏大的鸣啸,甚至听上去还没有什么气势。

    但就是随着这一声响,通天般的激光贯穿了丛林,炽白光彩夺取了一切色泽。

    使出配合绝杀的ab组合,从来没有见过这般的招数,于是迎头撞向激光。

    双方的速度都是一种快到目光难以追击的迅捷。

    哪怕这是的奇拉比想要解放八尾也有些来不及了。

    “哈~愚蠢~”

    激光夺目的最后,犬冢獠将ab组合的动作看的分明,不禁翘起嘲讽。

    “各位,请先住手听我说几句。”

    突兀的有一个声音硬生生插入,一道黄色的闪光强行出现在夺目的激光色彩中。

    黄色闪光波风水门的出现犹如暖阳,瞬间成为了焦点中心。

    双手分对左右,一手将激光抵挡,一手将ab组合同时圈入,一眨眼的功夫,在出现的下个瞬间消失不见。

    “嘁~”

    犬冢獠撇嘴。

    波风水门你出现的还真是时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