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七章:啪啪啪
    “轰隆~”

    雷霆坠落,炽痕追击的终点,是摇动大地的爆炸。

    围观群众瞪眼看着奇拉比轰爆了大地,扬起的烟尘迷乱了视线。

    电光石火都有些不足以形容这次攻击。

    目光追进到雷霆落点的时刻,只看到一切似乎都成了定局。

    真是快的叫人来不及毛骨悚然。

    所以很多人没有看到,千钧一发间,有一抹不同的光芒像踩了尾巴的喵咪,窜天而起。

    “可恶啊……”

    “明明……”

    呐呐不知何言表达此刻的心情。

    “大蛇丸大人会发疯的!”

    有人显然想的更深远一些。不过却并不了解蛇叔为人做派。

    千手绳树挂掉的时候,蛇叔都能用调侃的刺激来安慰人,犬冢獠死在身边,蛇叔一样会生气,但并不会因为失去了这个优秀的弟子而难过。

    毕竟,蛇叔是个自负的人,感情方面很冷静,甚至多数时候都是冷漠。

    蛇叔要生气发疯,也是因为少了一个助手跟研究合作对象,并不是因为死了个弟子。

    何况犬冢獠也并不那么好杀。

    能在蛇叔面前连番作死还越活越滋润自在的人,怎么可能死那么简单。

    “看天上,快看!”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哪怕他们在吃瓜,但还是有人在那一瞬间的恍惚中看的很清楚。

    “他这是……飞起来了?!”

    有些不敢置信,更多的是惊愕。

    惊喜总是来得那么猝不及防。

    差点就吓尿了可好。

    蛇叔疯起来,谁知道能干出什么事?总之肯定不会是好事。

    身为木叶的一份子,大家还是很清楚耀眼又引人关注的蛇叔秉性的。

    “居然会飞!”

    站在自己砸出来的大坑里,四周是正在散开的烟尘,奇拉比仰望临空而落的犬冢獠,多少有些震惊。

    飞翔,人类基本与生俱来的畅想与渴望。

    这就亲眼见证了,有人可以飞,居然真的可以飞。

    没有翅膀,四肢俱全,不是鸟人,可就那么自然和谐的凌空飞翔了。

    “耶~你会土遁?土影老头的私生孙子?哦耶哟~比大人看穿你了耶耶~”

    震惊让奇拉比奇葩的脑回路死灰复燃。

    犬冢獠凌空而立,形象并不美丽。

    “你没救了。”

    臭臭着脸有些发窘,犬冢獠把脑袋上插着的细小枝叶取下来。

    刚才情况危急,一下子没掌握好力度,窜起来有点快,把浓密的树冠撞穿了个大孔。于是犬冢獠眨眼就换了一身鲜绿的环保装扮。

    新形象看上去有点囧。

    不过更囧的是奇拉比奇葩的猜测言论。

    虽然都会飞,但三代土影那个老头用的是重力,我用的是磁力可好。

    根本就是八竿子打不着,只凭外在表现就瞎比比。你从哪里得出来的诡异结论?

    大爷无论身高外貌,还是资质能力,统统秒杀土影那个糟鼻子小老头好吗?

    他的私生孙子是什么鬼?

    居然让黄土那个被大爷抽成狗的傻大个占便宜。

    要不是看你是八尾人柱力,干死了你,放出八尾,在场所有人都要倒霉,绝对要让你丫死的硬挺。

    跟傻吊就是不能正常交流。

    明明是傻眼了吧,大爷能飞!遇到奇拉比这么个奇葩,硬生生就给掰成了青青大草原血统是否纯正的哲学问题。

    面对这样的污蔑,能怎么办?当然是原……谅你妹啊,大爷抽死你!

    “有破绽,看比大人八刀流!”

    抓住了犬冢獠囧然残念的机会,奇拉比大叫一声,把手里的刀直扔上天。

    “啪~”

    抽空一声破响,烟鞭抽动,直接崩飞了长刀。

    “咻咻~”

    奇拉比不为所动,抖手又是两把长刀扔出来。

    “啪啪~”

    犬冢獠双鞭齐出左右开弓,抽爆空气的两声清脆声息后,再次让奇拉比的刀半途夭折,唯一付出的代价不过是沙铁崩断了一截。

    “咻—”

    奇拉比锲而不舍,这次索性把手里的刀统统扔了出去,足足有五把之多。

    看上去像是一簇箭雨,正在逆空攒射。刀身附加的高频震动彻底扭曲了空气。

    “啪啪啪啪啪~”

    可惜并没有什么卵用,犬冢獠无非是多换了几把鞭子,就讲奇拉比的所有刀具全部抽飞。

    留下一长串清脆悦耳的甩鞭声,奇拉比攻击徒留笑话。

    “来,继续,你不是刀多吗?八刀流不行,你可以八十刀八百刀流啊。我等着!”

    兵种压制,犬冢獠站在半空,冷笑着俯视。

    犬冢獠大有你厉害,等你来干我的架势。

    奇拉比这下真傻眼了。

    实力上明明占优,但人家会飞你有什么办法?

    人间大炮威力无穷,但你也得打得中才行吧。

    打不中的话,就只是笑话了啊。

    原谅走肌肉兄贵路线的奇拉比,他还真是没有什么对空的手段。

    “机会给你了。你不来,那我就不客气了!”

    “啪~”

    抖手甩了个鞭花,犬冢獠笑的既冷又开心。

    下面带来正确的打开方式——傻眼了吧,爷会飞!

    “唰唰~”

    忍具包整个翻过来一把扔,一整包的苦无手里剑统统出手,奇拉比顾不上看结果,头也不回的开跑。

    “大哥快来帮忙啊!”

    一转眼老母鸡变鸭,情况转变太快,奇拉比都忘了什么是说唱。

    “你跑啊,叫啊!今天抽不死你!”

    懒得再应付奇拉比乱糟糟扔出来的暗器,飞鸟似一个转弯就绕了过去,追到奇拉比头上,犬冢獠一双胳膊轮开了,劈头盖脸就开始抽。

    “啪~”

    叫你瞎比比。

    “啪~”

    叫你追着大爷跑。

    “啪~”

    叫你不配合。

    “啪~”

    叫你八刀流。

    “啪~”

    叫你说唱。

    “啪~”

    叫你能。

    “啪~”

    叫你爆发,大爷偷学你的招数是给你面子,不识好歹!

    “啪~”

    叫你……老子抽死你!

    “噼里啪啦~”

    枝叶与碎木乱飞,草皮上一道道鞭痕抽出了泥土。

    奇拉比在前面跑,犬冢獠在天上飞,所过之处鸡飞狗跳一路卷起狼藉如滚滚烟尘。

    先天性的兵种压制,重装步兵坦对上优雅威风的空军,也就剩下跑路一条道了。

    “你到是来追我啊?“

    “啪~”

    犬冢獠开始嘲讽,手上动作一点不慢。

    ”刚才不是挺厉害的吗,你跑什么!”

    “啪啪~~”

    “刚才不是很威风吗?你不是要认真吗?”

    “啪啪啪~”

    “把你能的,八刀流啊,我好怕啊,来打我啊,来呀!”

    之前的郁闷都被犬冢獠化作嘚瑟发泄了出来。

    奇拉比已经顾不上说话还嘴了,犬冢獠的鞭子被他舞成了一团如纱如雾的烟影,没头没脸的狂抽。

    吃瓜群众看的眼睛都直了。

    什么情况啊这是。

    刚刚还不是这样的,怎么一转眼的功夫都没有,就这样了?

    “啪啪啪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