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六章:纠缠
    烟沙飞舞,时而化作刀枪剑戟悬空砍杀,时而化作触手长鞭试图束缚。

    春芽已经成为齑粉,喷吐嫩叶的枝丫折断的满地都是。

    草皮已经不能看了,断裂的枝桠参差在地,破碎的嫩叶残缺不全,悲哀的在初生时就被剥离开来,一层层覆盖在地。

    本就已经足够破碎的地面,此时一簇又一簇,一股又一股的烟沙从地下喷射出来,将摧残过后,勉强用脆嫩春色掩盖住的狼藉弄的千疮百孔,愈发不能入眼了。

    “呼~”

    覆盖雷光纱衣的身影已经飞过去良久,尾随不及的风才姗姗来迟的吹过,只凌乱了草木间脆嫩的生机。

    就像经历了台风的肆虐。

    枝桠崩断,春芽化作了糜粉。

    本应该是欣欣向荣的季节,这方被战斗波及的森林,却被残酷的反复蹂躏。

    雷光如虹在飞,烟沙做灵蛇飞舞,似缎带飘逸,追着奇拉比转折如意。

    犬冢獠在躲,奇拉比在追,而他的身后,是一直尾随,不能摆脱的烟沙。

    正面硬碰一次,犬冢獠还有自知之明,绝对不是奇拉比的对手。

    或许硬刚起来,他敌不过奇拉比三拳两脚收拾。

    同样修炼雷遁,人家是肌肉兄贵,自己却随着年龄增长,越来越向小白脸靠近。

    这就没发比了啊。

    都是雷遁强化身体,一个强成了肌肉兄贵,一个强成了男之娘。

    这妥妥是变异了。

    正面硬上,犬冢獠就是在送羊入虎口。而且这只羊还是他自己。

    凭借查克拉深厚这张牌,用些取巧的方法到还比较可行。

    虽然比不上人柱力,但这场战斗又不是全拼消耗,犬冢獠足有旁人数倍的查克拉还扛得住。

    比如说现在这样就很好。

    看上去被人追的上天无门的样子,实际上两人与烟沙之间形成了一种诡异平衡的脆弱关系。

    犬冢獠不敢跟奇拉比正面硬碰,害怕一个不慎恐又有难言的隐患被爆出来。

    那就真是得不偿失。

    凭借磁力操控烟沙,跟奇拉比交手,试探并了解他的能力。

    奇拉比别看人有点傻,总是咋咋呼呼,说着不靠谱的,似是而非随心所欲的说唱。

    但人家心里却很老练,并不会轻易就陷入了犬冢獠的陷阱。

    烟沙是很难缠也很厉害,哪怕奇拉比有震刀在手,应付起来看似随手一刀就一切两断,但实际上只有奇拉比知道,想斩断这些烟沙,真的是越来越难。

    不过战斗才刚开始不是,且待后效。

    “那家伙是谁?”

    “没见过,不认识。”

    “好像是大蛇丸大人的部下,我见过他跟大蛇丸大人说话。不过叫什么不知道。”

    “他不是我们这里的,只是暂时过来。”

    看着虽落了下风,跟自己老师一样被压制的犬冢獠,但也算勉强应付住了局面的犬冢獠,吃瓜群众很好的发挥了他们心大的作用。

    从惯性的担忧变作惊异,继而归于平淡带着些许好奇,开始讨论起来。

    “我知道,是犬冢獠,上忍来的。今年还不到十四岁,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上忍。大蛇丸大人的弟子。”

    人民群众的力量是广大的,哪怕主职是围观吃瓜,不过依然有人短暂的时间里,三言两语就把犬冢獠的老底揭出了一部分。

    言外之意,那是个天才。

    “哦~”

    人群一阵原来如此的恍然大悟,继而就是,理所应当的感觉。

    好像身为蛇叔的弟子,能够缠住奇拉比就是天经地义。

    你们到是哪里得出来的结论?

    红豆就算现在变身成肥豆,一样是给奇拉比送菜知不知道!她也是蛇叔的弟子!

    不过好在战斗中的犬冢獠听不到这番议论,也感觉不到热情群众们的心态变化。

    否则指不定要好好说道说道,你们凭什么这么自然就否决了大爷我自身的努力?

    大爷能有现在这份实力,靠的不是拼爹,更不是靠蛇叔得来的。

    这一切都是大爷一点一滴自己夯实基础,十几年如一日努力,几次险死还生拼搏换来的。

    而且大爷是天才好不好!

    嗯,天才如犬冢獠大爷正在现场学习,偷师后施展乾坤大挪移,一点一点把奇拉比的东西嫁接到了自己的攻击之中。

    虽然还很稚嫩,虽然看上去有点不协调的搞笑,叫人忍不住想要呵斥训诫,忍不住蠢蠢欲动,好为人师的感情冲动。

    “哟耶~小家伙狡猾~偷学比大人的东西。让比大人告诉你,你太天真,耶哦耶~”

    追着犬冢獠转过一颗古木,一条如抢的烟沙自古树背面穿爆了树干,刺到了奇拉比面前,让他不得不停了一步,挥刀破解。

    沙枪悄无声息,洞穿古树就像穿过一块豆腐,等奇拉比发觉时,已经刺面生寒。

    “当~”

    紧急住步挥刀,沙枪突刺的前路被斩断。

    无声的高频震动让看似凝实的沙枪短暂僵持后崩解开来,重新变成毫无威胁的沙砾。

    不过奇拉比却真实的感受到了沙枪上蕴含的变化。

    同样的高频震动,只是还显得生涩不协调,但本质上却实实在在跟他所使用的震刀一毛一样。

    犬冢獠正在偷学他的东西。

    沙枪崩解,碍眼的残留在树干上,还在流出烟沙的平滑孔洞,进一步落实了奇拉比的猜测。

    只有跟震刀同出一源,才会留下这种痕迹。

    不过奇拉比并不在意,反倒觉得有趣。

    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敌人,除了云忍之外,居然还有别的人可以将雷遁推动到这种高深的地步。

    甚至能够现场战斗时偷师学艺,照猫画虎。

    “奇拉比大人要认真了!”

    挥刀斩断身后抓来的烟沙触手,奇拉比罕见的没有再逗比。

    犬冢獠不是一个相同以往的对手,他必须得承认,这是个让他感兴趣的棘手敌人。

    哪怕犬冢獠硬实力上不如他,从形式上看,一路都在被打的乱窜。

    但没有什么比敌人明目张胆的偷师学艺更叫人恼火的事情了。

    这可不是简简单单一加一减那么好算。

    不合时宜的好为人师感触结束,取而代之的是奇拉比的必杀决心。

    把优秀的敌人变成死掉的敌人,才是最好的释放自我方式。

    “雷犁热刀!”

    斩断烟沙触手,争得了片刻空间,奇拉比认真起来,骤然爆发。

    肌肉兄贵化身为闪电,用目光追之不及的急速,冲向了已经拉开了一段距离的犬冢獠。

    “不好!危险!快跑!”

    围观的吃瓜群众中响起惊呼。

    奇拉比的速度太快,哪怕同样化身雷霆的犬冢獠也比之不及。

    差距一目了然。

    但吃瓜群众也就这点扯开嗓子叫嚷,苍白无力的提个醒的能耐了。

    危机如针扎,刺入脊梁。

    犬冢獠不需回头,不用提醒也知道,奇拉比出绝招了。

    闪电所过,拦路的树木无论大小,统统无视,合身一穿而过。

    春芽化作尘粉,枝桠破碎成渣,大地上的炽痕焦烟,一路尾随,却追不上前头突进的闪电。

    惊呼入耳的时刻,奇拉比的绝杀就到了身边,已经能够感觉到那一往无前无所阻挡的凌厉杀机。

    连眨眼都显得奢侈的瞬间,绝杀罩头。

    替身术什么的,再快都来不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