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三章:何去何从
    天才是偏激的,否则不会那么容易取得成功。

    表面越是不在意的蛇叔,心里的波动就越剧烈。

    所以原著里,蛇叔才会肆无忌惮,才会选择叛逃,才会对自来也说,你不了解我。

    今天,相对而坐,犬冢獠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把这层布盖揭开了。

    面对最真实的心态被揭开,杀机笼罩在身的蛇叔,犬冢獠并没有惧怕。

    嘴炮能够解决的事情,都不是事。

    他不是在找死,他只是离不开蛇叔。

    他需要蛇叔,非常非常非常需要。

    因而,犬冢獠不想蛇叔走上原著里偏激的老路。

    蛇叔叛逃,必定牵连甚广,身为弟子,看红豆的待遇就知道会是个什么光景。

    何况团藏萨玛定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

    那想要蛇叔留下该怎么办呢?

    说难不难,说容易也不容易。

    犬冢獠今天来的目的,就是避免蛇叔叛逃。

    尽管这件事想要达成,难度很大,可身为蛇叔的弟子,身份摆在那里,也只能迎难而上。

    “师酱,年过三十了吧。三代大人当初也差不多这个年纪成为了火影。这些年他过得怎么样想必都看在眼里。斗胆问一句,师酱这些年过的开心吗?还想继续束缚在别人的愿望中束手束脚吗?”

    犬冢獠决定剑走偏锋,贬低火影之位,贬低三代,贬低一切在蛇叔的执念中有分量的东西。同时解放蛇叔心里的恶魔。

    除了获得火影之位,得到老师承认的执念之外,蛇叔隐藏更深的是追求长生。

    忘记前任最好的办法是再谈一场。同理,一个更深的执念可以掩埋另一个破灭的执念。

    人只要还有执念,精神就有约束,就不会破灭,也就不可能竭嘶底里走上极端。

    犬冢獠需要的是一个能打能战,能扛得住事情的蛇叔,而不是那个四战的时候,打酱油都费劲的时代眼泪。

    “自来也大人花天酒地活的多么潇洒自在。纲手大人虽然略有不幸,失去了很多,但至少曾经拥有。那么老师呢?”

    蛇叔的杀气没有散去,犬冢獠继续侃侃而谈。

    “咕噜噜……”

    自顾自添上茶水,抿一口解渴,犬冢獠看上去很淡定。

    “拿别人的错来惩罚自己,受伤的也只有自己。既然三代大人自己都放弃了,老师又何必还抓着不放?鱼死网破固然是两败俱伤,逞一时意气,当时出了这口而起,但事后除了加深伤口,能得到什么吗?”

    “除了憎恨,恐怕什么也得不到。哦,可能还有空虚寂寞冷。“

    端着茶杯耸了耸肩,犬冢獠试图用俏皮话缓解一下气氛。

    ”于其那样,为什么不用事实说话?既然三代大人放弃了,那就做到有一天让他后悔!”

    蛇叔一直很沉默,除了一身的杀气变幻莫测,看不出心里到底是什么状态。

    不过犬冢獠清楚,蛇叔只是安静的在看他表演。

    得益于成为师徒之后的多次沟通跟磨合,犬冢獠揭破了遮掩之后,蛇叔没有恼羞成怒当场暴起格杀,给了他一个演讲的机会。

    “后悔?老头子可不会,他坚韧着呢。”

    似嘲似赞,蛇叔终于开了口,声音嘶哑满是阴凉。

    “坚韧?也是,那么多年火影担任下来,一战二战三战,三代大人什么风雨没见过,什么风浪没闯过。“

    犬冢獠顺着蛇叔的话头到是真心诚意的称赞起来。

    事实也是,三代经历的大风大浪多了去了。还不是越发的老而弥坚。

    犬冢獠可不相信,三代在否决蛇叔的时候,没想过会是什么后果。但三代就是这么干了,证明再坏的结局他都承受得住。

    ”但那又怎样?我不知道三代大人否决老师的理由是什么,但老师,你说我们就沿着这条被否决的路一直走下去,直到有一天,所有人都在仰望,而三代大人也不得不承认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情景?”

    话锋一转,犬冢獠抛出了一个合适且宏伟荡漾的未来。

    蛇叔复又沉默,拿起茶杯喝了坐下之后第一口茶水。

    他身上的杀气开始收敛了。

    有人开解跟自己钻牛角尖就是有差别。

    原著里蛇叔被否决,开解他的是不怀好意的锅王。那能好得了才才有鬼了。

    现在揭破了遮掩的是犬冢獠这个通晓整个事件前前后后的穿越者,事情就有所转变。

    没有直接上手去掰,更不阻止去报复,甚至还大力支持。只不过是变换一种方式,不那么激烈的方式,却未来可期的方式。

    对蛇叔来说,定然是未来可期,哪怕这个未来看上去很艰难。

    天才就不怕困难,一切艰难险阻都等闲视之。

    何况,犬冢獠嘴上说着不知道三代否决蛇叔的原因,实际上当初抛出血继限界概论的时候,早就给今天打下了伏笔。

    不就是害怕蛇叔追求永生么?既然毁了蛇叔成为火影的执念,那用永生为饵料,勾住蛇叔就无可厚非了。

    背靠大树好乘凉,木叶毕竟是首屈一指的第一势力,想要干什么借力起来都方便。

    不到万不得已的那一步,蛇叔也不会鱼死网破,也没有必要。

    血仍未完全冷却的蛇叔,到底还是有点人性的。哪怕很多人很多事都可以不在意。

    但从小到大一起成长的纲手跟自来也之间的牵绊,他还是在意的。

    向往美好与幸福是人的天性,纲手跟自来也又没有伤害他,没有烟暗的引导,蛇叔即使气蒙了头,一时半会也割舍不下。

    这一走,可就不是简简单单的三代对他的否决而已,那是代表着连自己也否决了这几十年的人生,剩下的就只有活在悔恨跟疯狂之中了。

    自古艰难唯一死,自我否决这条路,可不是谁都有勇气义无反顾。

    蛇叔原著走上叛逃这条路,选择用最直接做刚烈的方式反抗来表达自己的不满情绪,十成里到是有九cd是锅王的功劳。

    毕竟蛇叔是三忍之一,同为三代的弟子,哪怕反目成仇,只要不明面撕破脸皮,三代退休之后,势力就将大的严重危害团藏的经营。

    纲手那时已经心灰意冷选择出走,蛇叔一叛逃,连带着自来也一起离开。

    木叶固化了几十年的势力因为三忍走的走逃的逃,定然是留下来大笔遗产,得利最多的当然就是锅王。

    火影系的威望因为蛇叔的叛逃遭遇空前打击,势力真空形成又给了团藏进补的机会。

    三代的势力被削弱,纵观左右,老的老小的小,后继无人,此消彼长之下一石数鸟,团藏就有了绝好的操作机会。

    三代老了,四代死了。无论资历还是实力功绩,都有资格接任成为五代的三忍散了,下面的幼苗还没成长起来,对团藏来说,多特么美好到蜜汁美妙的机会。

    可惜机关算尽太聪明,神特么料到三代毅然决然的重新出山了。

    大好前途算计毁于一旦,到底是猿飞日斩技高一筹。

    于是气急攻心的团藏选择暗杀三代也就能够理解了。

    猿飞日斩你麻痹,我这一辈子我容易么我!你特么不给老子活路,老子就先送你上西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