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二章:他不是真的在意
    依旧是灯火通明的地下密室。

    蛇叔还是改不了他喜欢挖洞的秉性。

    做个研究而已,每次都非要弄的神神秘秘的。

    不挖洞好像就不舒服。但蛇的秉性好像也不全是这样的呀。

    看着摆在试验台上的雷影身体,目光一分一寸扫过兄贵一样棱角分明的尸体,犬冢獠撇嘴。

    虽然都是玩雷的,但才不要变成这个样子,简直跟户愚吕一样,看着就辣眼睛。

    尤其是,三代雷影仰面朝天平平躺在实验台上,不着寸缕,简直辣的眼睛要瞎掉。

    蛇叔的口味真不是一般重。

    烟秋秋的肌肉兄贵老男人,亏得蛇叔你下得去手。

    “三代雷影的事情想必你也很清楚了。一己之力跟上万岩忍大战三天三夜,影的境界,他已经走到了极致。从雷遁这方面来说,有很多值得研究的地方,而且非常值得你借鉴。”

    摆弄着试验需要的工具,蛇叔一边向犬冢獠说明。

    “不要,一点也不要变成他这种鬼样子。”

    犬冢獠一脸嫌弃的拒绝。

    “嗯?!”

    蛇叔一愣,抬头来看。

    犬冢獠毫不掩饰的嫌弃语气太直接。

    “一身肌肉疙瘩,烟不溜秋,粗狂的要死。七分不像人,三分更像鬼。比琢磨大叔还难看,要是变成这幅人见人怕,狗见狗嫌的鬼样子,我宁肯一辈子雷遁止步在目前。”

    迎着蛇叔的目光,犬冢獠的嫌弃掷地有声。

    大爷虽然不是颜党,但审美观也是正常的可好。

    三代雷影这种鬼样子,简直了。

    恕我接受不能。

    “雾忍七人众的首领,鬼灯满月的血继限界你应该知道。我的判断,那是单一属性走到一种未明的极致产生的衍生。雷影的雷遁殊途同归,同样也到了一种极致。那种烟色的雷电就是证明。”

    蛇叔尽管诧异,却并没有正面驳斥犬冢獠,反倒说起了看似不相关的事情。

    “那又怎样?没听说雷影有血继限界。”

    犬冢獠还是浑不在意的态度。

    “我研究,雷影之所以没能把极致的雷遁修炼成衍生血继,不是鬼灯满月比他强,而是因为雷遁威力太大。”

    因为威力太强,所以相应的难度就会拔高,难以掌控。

    “没兴趣。”

    一脸嫌弃的看着雷影,犬冢獠拒绝的很坚定。

    “雷影的雷遁衍生成血继的话,他的实力绝对会突破影级这个境界,到达一种未知的高度。”

    弟子的坚持出乎意料,蛇叔索性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愈发深入讲解前景。

    “那也一样不要。变成那种讨人嫌的模样,人不人鬼不鬼,即使实力得到了增强,失去的却更多。”

    蛇叔语含诱惑,犬冢獠坚定不移。

    论嘴炮,犬冢獠自信不弱于人。

    “哦,失去更多?都会失去什么?”

    见说服不了,蛇叔索性想听听弟子坚持的根由。

    “最表面原因是丑。最根本原因也是丑。丑人多作怪,相由心生,凶神恶煞不一定是坏人,但一定很难融入集体。实力不代表一切,为了追求实力,放弃自我坚持,才是得不偿失。”

    犬冢獠给出的理由看似高大上,实际上有些牵强。

    不过意有所指。

    “放弃自我坚持……失去自我吗?”

    蛇叔听懂了犬冢獠的言外之意。他放下了手上的工具。

    今天这个弟子来,看上去从根本上就不是来充任助手的。

    瞎扯了这么多,这个弟子想的似乎是要跟他再好好谈谈。

    这,就有意思了。

    自己的威严,在这个弟子面前真是越来越彰显不出来了呢。

    这种情况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好像不能说是开始,应该是从最初的接触,自己这个弟子就没有摄于所谓的威严吧。

    只是以前隐藏的比较好,直到最近却不再隐藏罢了。

    是因为实力的增长吗?

    看来是应该好好坐下来谈谈了。

    示意犬冢獠跟上,蛇叔出了实验室,三转两转来到了另外一处看上去像是会客用的静室。

    榻榻米上有矮脚的桌案,桌上一壶茶水正沸。

    “坐。有什么想说的,都说出来。”

    蛇叔的心态看上去很平和宽松,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

    “最近很难过。”

    先给蛇叔倒上茶水,顺便也给自己来上一杯,坐下来捧着水汽淡淡的茶杯,犬冢獠提起的话题有点偏。

    “难过什么?已经是上忍了,草之国的事情,虽然被压了下来,但老头子的性格,一定会有补偿。”

    没有动茶水,但蛇叔却意外的配合。

    “水门前辈被内推了吗,所以可以理解。但难过的就是因为这个啊。”

    呡了口茶水,清香充盈口鼻,犬冢獠看上去更难过了。

    “这有什么好难过。水门虽然是晚辈,但他的为人风格我还是了解的。他……”

    “咚~”

    蛇叔的话还没说完,犬冢獠手上的茶杯重重顿到了桌子上,将之打断。

    蛇叔的眼睛眯了起来,眼睑的缝隙中透露出一丝丝危险。

    你可真是大胆呢我的弟子,谁给你的胆量在我面前这么无礼狂妄?

    “师酱,太假了。”

    透过水汽的目光凌然不惧的对视蛇叔,犬冢獠带着点怒气。

    “真的能够做到目送水门前辈成为火影还心平气和吗师酱?”

    犬冢獠的问话**的揭穿了蛇叔的伪装。

    蛇叔不说话了,危机开始变成森冷。

    “是实力还是功劳?或者是资历?明明以成为火影为目标,努力奋斗了那么久,忽然被后来居上,师酱……你真的能够不在意吗?”

    盯着蛇叔危机泛放的双眼,犬冢獠的目光分毫不让的锐利。

    “研究什么雷影,师酱你这分明是要跟我做一番了结。不需要否认,我不傻,这点事情我还看得明白。”

    犬冢獠的话出口,危机骤然演化成杀意。

    蛇叔的骄傲被他侵犯了。

    “恐怕接下来,师酱还会跟小红豆也做一番了结。然后坐等水门前辈上位,您就要心无旁骛的开始报复,拼一个鱼死网破了吧。”

    天才都是高傲的,容忍不了冒犯。

    三代推水门上位的决定,对蛇叔来说是一种背叛。

    他不是真的在意火影之位,他在意的是那个养育并教导他成才的老人的认可。

    对骄傲的天才来说,他们是锋芒毕露又敏感的一种人,容易获得成功的同时,也很容易受到刺激乃至伤害。

    毕竟像宇智波止水那种豁达的天才,真的很少见。

    更多的是叛逃之后,让老师不得好死的蛇叔,杀光一族上下,独留下一个弟弟的鼬神,干掉了三代风影的赤砂之蝎,追求艺术宁肯自爆的迪达拉这种天才。

    幼年父母双亡,对蛇叔灌溉心血,将他当成得意弟子的三代,在心目中有着无可取代的地位跟高度。

    被三代的关注温暖,被三代的教导鞭策,被三代的期望引导。

    蛇叔不是想成为火影,而是要成为火影。

    因为那是无可取代的老师对他最大的期待,而一直以来也都是这份期待推动着他。

    所以,火影之位,对于蛇叔来说,并非只是位高权重,还代表着蕴含着别样珍贵渴求的寓意。

    那寓意叫做认可。

    而这份认可来自猿飞日斩。

    只是眼下,什么都变了。变化的突兀又决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