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一章:由血继限界想到的
    “算了,守成之君,谨小慎微。”

    独自郁闷的发泄了一番,犬冢獠也是有些理解三代的选择。

    到底是时代不同了。

    初代筚路蓝缕的创业,二代披荆斩棘的进取,三代兢兢业业的守成,性格决定命运。

    中途匆促上位,兢兢业业了一辈子,猿飞日斩不敢选择野心勃勃的得意弟子接权也是情有可原。

    乱世才是野心勃勃的蛇叔乐园,忍界制度走到如今这个成熟的时代,波风水门这种亲和力点满,小太阳一样温馨的领导才是抢手货。

    连云忍这种从上到下都是武斗派,一门心思都想着开拓,历代雷影也够强够厉害,却在忍界制衡的时代,进取无门的情况下,不也就落了个脾气越老越暴躁,自己折磨自己么。

    一辈子都努力维护两个老师打下基业的三代,他不是老糊涂了,而是世事如此,让他不得不选择昏聩。

    就是知道自己的选择亏了得意弟子,才会放纵蛇叔发展壮大,最终亲手了解了他自己的性命。

    一饮一啄,皆是因缘。

    想通这些,犬冢獠也就不想再骂三代睁眼瞎老糊涂了。

    蛇叔哪怕跟团藏决裂,可天性的野心注定了三代不可能选择他。

    “世事弄人啊。”

    只能说,初代跟二代太猛,没给后辈子弟留下什么腾转挪移的空间。

    他们把事情基本都做完了,后辈只要守成就是胜利。

    火之国与木叶已经得到了太多太多,幅员虽不是最辽阔,物资却是首屈一指的丰饶。

    天下膏腴十分,火之国已经占了七分,再进取又还能得到什么呢?

    除了一统忍界,二代之后的历代火影,貌似除了守成之外,也不可能有更多的目标了。

    但真的想要一统忍界的话,就有些好高骛远过犹不及了。

    初代他们那一辈雄才大略都没能做成的事情,小小蛇叔恐怕还力有未遂。

    搞不好就是群雄协力,群起而攻的下场,最终落一个心比天高,命比纸薄,赔了夫人又折兵的结局。

    纵观一战二战三战,起因各不相同,木叶的境地却都差不多,都免不了被天下围攻。

    归根结底,还不是因为火之国占得好处太多。

    早在初代分发尾兽,风影烈斗提出的要求就已经直指根本性问题所在了。

    天下五大流氓,火之国就是最肥美的骨头,其他四个恶狗谁都想咬一块。

    所以,三战即将结束的关头,木叶需要的四代是个长袖善舞的温和领导,波风水门最合适不过。

    至于像蛇叔这种野心勃勃,上位之后注定要开拓进取的人,也就注定只能被三代冤死。

    短时间内不想再打四战,想要休养生息一段时间恢复元气,有且只有波风水门上位才可以。

    倒不是说,锐意进取的领导有错,只是不合时宜。

    好心办坏事的人多了去了,不差蛇叔这一个。

    这个时代,大家需要的都是和光同尘而不是出类拔萃。

    所以蛇叔的失败,不是三代否决了他,而是世事早就已经决定过了。

    “哈……论证到最后,都是世界的错啊,诚哥是无辜的。也是呵呵哒。”

    犬冢獠哭笑不得,自嘲都没有什么心气。

    感觉被打击了,却报复无门。

    世界那么大,你可以去看看,想伤害想报复的话,她一定不会理你。

    “简直马丹……算了越想越郁闷,我还是看书吧,亡命书生哈……”

    牵强的自嘲了一下,犬冢獠觉得脑仁疼,准备换换项目,醒醒脑子。

    打开蛇叔给的资料,犬冢獠强迫自己沉浸进去,把糟心的事情抛到一旁。

    因为在田之国没有什么熟人,本职归档在泷之国奈良鹿久领导下,所以除了蛇叔,也就没人来打搅。

    而且蛇叔现在指定比他还郁闷,一门心思的扎进研究中逃避现实,化悲愤为动力发泄不满,除了刚来那天,之后基本没有再见过面。

    于是直到错过了饭点,被空空如也,饥渴到咆哮的肚子惊醒,犬冢獠一抬头才发现,不知不觉天就烟了。

    “虽然这种时候不应该打击蛇叔,不过还是要说,有点失望啊。”

    把蛇叔给的资料通读了一遍,还有深入细思体会,可有了大体认知,再结合往日所学,犬冢獠不禁皱眉。

    不能说蛇叔的最新研究成果没有深度,毕竟蛇叔的科研功力摆在那里。

    分别了大半年快有将近一年的时间,天纵奇才的蛇叔怎么都有点成果的。

    只是,可能血继限界真的比较高难度,蛇叔这次虽然说有了眉目,但真的就是有了点眉目而已。

    真的,就一点点罢了,感觉完全匹配不上蛇叔的聪明才智。

    到没有怀疑蛇叔因为波风水门造势事件,心有不满,故意跟他藏拙。

    蛇叔多骄傲的人啊,一码归一码,完全犯不着。

    所以就有些失望吧。

    “仅仅论证到血继限界是一种内在的忍术复合,进一步扩展到属性融合,到底都还是概论,虽然目标明确了,可具体操作还是一头雾水呀。”

    复合忍术犬冢獠不陌生,他自己也能用,更教导过自己的小伙伴怎么用。

    可作为复合忍术大家,三代目的得意弟子,蛇叔也花了快一年时间也就研究出这么一点东西,感觉进度还是太不理想。

    “血继外在表现相近的是复合忍术,反推到血继内在是属性融合,这特么根本就是放屁的鸡肋。”

    本来就郁闷,像从蛇叔的研究成果上得到点愉悦,不了却更难过了。

    穿越者谁特么不知道血继限界是属性融合啊,虽然没想过复合忍术会是血继的外在表现开端,但重点是怎么融合好不好。

    蛇叔你是不是偏题了。

    “看你的样子,是不是有点失望。”

    正在犬冢獠愁眉苦思的时候,消失了好几天的蛇叔进来了。

    “没有。”

    犬冢獠睁眼说瞎话。

    “血继限界本来就不是什么容易的东西。如果那么好破解的话,也就不是血继限界了。我只是再想,我们目前的方式方法是不是走错了。”

    “哦,方式方法错误?你有什么想法?”

    蛇叔的兴致被勾引出来。本来淡漠的眼神泛出了一丝光彩。

    自己这个弟子,总是有非同寻常的想法呢。

    “我再想,我们这样盗墓挖尸埋头做研究,都是单方面的。一切千头万绪都需要我们自己去琢磨去思考去探寻。有没有办法找个愿意合作研究的血继限界呢?”

    犬冢獠将自己的考量娓娓道来。

    “你是这么想的吗?”

    蛇叔目光中的光彩散去了。犬冢獠的想法有些异想天开,让他失望。

    忍界形成了几十年,有名有姓的血继限界都各有所属,想要找一个自由身的都难。

    何况就算找到了,血继限界是人家的立身根本,只要不是傻子,谁愿意跟你合作革自己的命。

    “师酱也觉得不靠谱吧。还有更不靠谱的呢,我还想着,如果不愿意配合的话,就强行控制配合呢。”

    将蛇叔溢于言表的失望看在眼里,犬冢獠反倒说起了越发不靠谱的想法来。

    但犬冢獠知道,他所说的操作的是靠谱的。

    关键在与强行控制。但他不能明说,只能用引导的方式。

    “强行控制!?”

    果然蛇叔一点就通,眼神瞬间又重复亮了起来,而且亮的前所未有。

    他也整备研究进度所阻碍,迟迟没有什么进展,不然也不会冒险去强雷影的尸体。

    雷影虽强,但并不是血继限界。

    “很好的思路。”

    意味深长的看了犬冢獠一眼,蛇叔赞叹一声,有些迫不及待的离开。

    “今天好好休息,明天开始做我的助手。”

    营帐外传来一声匆匆的交代,蛇叔已经走远了。

    “看来想到了啊。不愧是蛇叔。”

    渐渐被烟暗包容的营帐里,有朦胧的火光透入,犬冢獠攥着蛇叔给的卷轴,笑的很开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