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章:造势(求收藏)
    “那么厉害吗?”

    “可不是,整整一千人往上的军团呢!”

    “真是不敢想象,居然能做到这种地步。对方全灭啊!”

    “明明才二十出头,居然就能做到这种事情,想想真是不可思议。”

    “由良,怎么了?这么消沉?想什么呢?”

    “没什么啦宫城,明年我就三十了,什么时候我也能做到那种地步啊。岂可修……想想都让人绝望。”

    “你可能老了啊由良,所以别妄想了。老人家就要有老人家的心态。安心混到退休吧,哈哈~”

    “宫城你这个欠揍的家伙!”

    “哈哈……”

    熟人朋友聚在一起的闲聊,最终以宫城的恼羞成怒,跟由良打成一团,在大家的哄笑中结束。

    正巧路过的犬冢獠面含笑意,仿佛是路人看个热闹,没有表现出任何不适。

    犬冢獠很清楚他们说的是谁。

    虽然没有具体的名字出现在几个人的谈话中,可作为亲身经历者之一,不客气的说还是起到了关键作用的一个,他不可能不知道这个谈话的核心人物是谁。

    他们几个谈论的人正是波风水门,谈话的核心是刚刚过去不久的草之国狙击。

    最近这段时间,云忍跟岩忍闹腾的厉害,闲下来的营地里到处都是讨论这件事的人。

    谈论的话题跟套路也基本上大同小异,就连最后的佩服也差不离。

    羡慕嫉妒都有,但更多的却是敬佩。

    没错了,就是敬佩,无论年岁,无论身份,但凡有人挑起了相关的话题,归纳到最后,都只剩下对波风水门的钦佩。

    真理越变越明,对波风水门的钦佩,就在这一次又一次,看似不经意间的闲聊中,慢慢的一点点被塑造,然后巩固了起来。

    强者为尊的忍界,单人挑翻岩忍千人军团,救灾难于万急之下,波风水门原来就不差的名声,日渐隆盛。

    大家的态度很是高度统一的样子。这明显是有人帮着造势。

    雷影死了都有两个多月了,犬冢獠从泷之国出发前往草之国的时候,别说信息了,连传言都没有。

    相比较岩忍的千军覆灭,难道不是雷影死亡更具有震撼性么?为何确实波风水门的名声传播的更快?

    只要不是傻子,都看出来了,必然是有人有心为之。

    而且,事件中非常非常非常突出了波风水门,至于犬冢獠跟卡卡西他们几个人,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人提上一两嘴,可渐渐就变得可有可无。

    至于到了现在,已经彻底隐身了。

    说的好像所有功劳都是波风水门一个人似的。

    对此,犬冢獠不能不心怀怨念,可惜有口不得言。

    难道还自己赤膊上阵跳出求反驳说,波风水门的功劳至少有老子一半?

    你神经病啊!

    骄傲的矜持不允许犬冢獠这么做。

    黄色闪光威武霸气,是架海紫金梁,是擎天白玉柱,挽大厦于将倾。

    波风水门你还当什么火影,赶紧飞上天,与太阳肩并肩,用你的光辉明照万里,跟辉夜姬双宿双飞吧!

    草之国事件,不敢说犬冢獠的功劳大过波风水门,可拿不到首功,次功怎么看都少不了吧?

    结果,到了这些吃瓜群众嘴里,除了波风水门力挽狂澜,其他人都特么是打酱油的小透明。

    三代你给波风水门上位造势,简直就是丧心病狂,睁着眼睛说瞎话吶。

    对此,犬冢獠能做什么呢?除了礼貌又不失体面的微笑,还能作甚?

    这就知道蛇叔为什么对调遣他来田之国的本职工作不上心,反倒一门心思的跑去做研究了。

    在总体实力不占优势的情况下,逆流而上,首开胜局的砂忍战场呕心沥血。

    基本以一己之力扭转劣势,打破整体战局僵持,蛇叔都没得到波风水门这般的追捧。

    嗯,虽然犬冢獠的功劳不小,但弟子的功劳,也可以归功给老师么。

    所以风之国战役,蛇叔居功至伟。

    那么,蛇叔又不是没脑子,看着如今舆论沸腾,一面倒的捧高波风水门这么一个小辈,还不能说明问题么?

    木叶的态度这就摆明了,就是要让波风水门上位。

    真正的竞争还没有开始,蛇叔就已经输了。

    那我特么的还有什么心情去工作啊!你们爱咋咋,蛇爷不管了。

    “感觉有点糟心吶。”

    回到自己的营帐,犬冢獠也没心情看蛇叔给的东西,颦蹙着眉头,不开森。

    政治有时候就是这样,恶心的人要死要活,恨不得掏心挠肺。

    因为某个身居要职之人的一句话,就能完全扭转风向,决定另一个人的命运,抹杀他的功劳。

    同时又因为没有话语权,除了默默承受,沉默寡言之外,剩下的反抗就只有破罐子破摔,鱼死网破一搏了。

    皇权之变,莫过于此。

    火影的村长之位,假假的,也算是个缩水缩水再缩水的皇权吧。

    “唯名与利啊,世人多跌堕。”

    思考了一阵,犬冢獠叹息的像个看透世事的哲人。

    此时此刻的心情,有些复杂。

    有事不关己,加入吃瓜群众之中海侃的冲动,又有自己的努力被人一言而绝的郁闷跟愤懑。

    努力想推蛇叔上位,暗地里做了辣么多,冒险说动了蛇叔,生生把他跟团藏的苟且掰断,却不料三代还是走了老路。

    到没有觉得这是什么狗屁不可变更的命运。

    只能说,世事弄人吧。

    “三代大人哟,比起你的两个老师来,你真是差远了啊。力推水门上位这件事,做的一点都不大气。”

    相比掰弯基友,合力终结乱世,开创忍界制衡局面的初代,相比杀伐果断,顶着雄才大略的大哥压力,一意孤行当断则断的二代。

    猿飞日斩这个三代目,为人做事的气魄上真的差了不是一星半点。

    仅仅只是惧怕蛇叔偏于阴暗的野心,就抵死不敢让蛇叔上位,宁肯捧一个小年轻出头。

    简直就是妈卖批。

    “几把毛的野心阴暗。蛇叔上位,猿飞日斩你又不是当场就死了。还怕没有制衡?“

    ”蛇叔是你的弟子,只要你活着,哪怕手无缚鸡之力,几十年积累下来的威望以及恩情,还引导不过来蛇叔了?”

    “就算真引导不了,你也是一尊定海神针般的大佛好不,走能兜底的不是?”

    越想越郁闷,一腔付出都化了流水,犬冢獠也是要骂人。

    “你要是力主推蛇叔上位,凭借这份恩情还有师生之谊,你就是木叶的太上皇。“

    ”自来也跟纲手都在的情况下,让团藏跟蛇叔打擂台,你携势夹恩剧中调停,木叶再差也不会落到被云忍蹬鼻子上脸的份上吧。”

    精明了一辈子的三代,临近退休,反倒感觉突然就糊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